紅二代任志強“利用微博反黨”事件可謂鬧得沸沸揚揚,而同時民間輿論也幾乎一邊倒的支持任志強。為什麼要說“幾乎”呢?因為還是有些不同聲音的。

對近代史,尤其是共運史下功夫較深者,皆了解中共的本質是一個搶劫強盜集團,所以都抱定“洪洞縣里無好人”之心態分析現實問題,深深詬病任志強的紅二代身份。主要有幾種觀點:

1、任志強是體制內的人,發表一下對現行制度的不滿,是中共內部家務事,說到底任志強還是改良派,是要中共主動改良的;

2、這是中共刻意導演的一出左右互搏的大戲,以給民間輿論一個發洩出口而已;

3、任志強等人是中共埋下的暗莊,其目的為極權崩潰后,前中共成員借尸還魂繼續執掌政權,而預先將一部分人“洗白”,以獲取民心,也就是未來的選票。

對任志強這種種判斷,其實主要因為其“紅二代”的身份。九十餘年來,中共幾代人的滔天罪惡,國人有目共睹,一個人只要沾了“紅”,給人們的感覺就是永世也洗不掉的污點,所以作為“紅二代”的任志強自然也就不被正直之士所接受。

不過,筆者雖然是堅定的反共者,但覺得關於任志強“反黨”事件或許有過度解讀之偏。

“紅幾代”的身份是否就是永世的污點呢?至聖先師孔子已經告訴過我們了:

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論語 雍也》

意思是說,普通耕牛(品相不好,不適合用於祭祀)的後代,如果品相周正(骍:顏色鮮紅;角:角生得端正),人們雖然覺得它出身卑賤,不欲用來祭祀,但山川神靈卻不捨得不用。

這也是儒家經文中反對血統論的重要論述。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任志強雖然生於紅色幹部家庭,但其能夠站出來反對紅色體制,並且被民間稱為“任大炮”,這也是應該值得肯定的。中國近代史還有一個人綽號也叫“大炮”,那可是我們國父啊。“任大炮”這個綽號可謂比一般公知大V不知高到哪裡去了。

有良知的紅二代們對於體制抱有改良幻想,這是來自於家庭的牽絆。他們小時候比普通人接受過更多的紅色教育,吐狼奶的過程勢必要慢一些,我們不應過高的要求。畢竟,我們不是中共,不能像中共一樣要求人家在批鬥大會上高喊“打倒我爹!”從道德來說,這是有違倫理的。

至於“演戲”、“暗莊”之推測,不可不信,但在今天也不必過於擔憂。從司法角度來講,對任何人都應該實行“無罪推定”,直到找到有罪的證據。然而,這些陰謀推論的證據,現在的我們是無法找到的。就如同被麥卡錫所指認者,不也是在蘇聯檔案解密之後才證實其準確的嗎?從現實角度來講,極權崩潰后,各方勢力紛紛角逐於政壇,互相牽制,沒人有能力以當今的極致模式來維護一個謊言,至少揭穿陰謀的成本(坐牢等公開迫害)比現在要降低很多了,如果真的是陰謀,相信到了那個時候自然會被揭開。

而在當下,任志強的言論還是起到很大的正面作用的。普通民眾看到的是“有人膽敢站出來公開反對習近平的倒退模式”,並且在社會上引發了更多的議論,使政治問題進入更多人的視野,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既然當下有這麼多的正面作用,那麼不如就讓他繼續正面下去吧。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