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一篇被迫取消的“生日发言”


《公民议报》首发



编者按:本刊辗转收到文革受难者刘文忠先生的一篇生日发言稿,授权本刊发表。刘先生的胞兄刘文辉,因书写和寄发反对文革的传单,被上海革委会判处死刑,于1967年3月被杀害。刘文忠做为同案犯,被判有期徒刑13年。出狱之后,刘文忠以残疾之身下海经商,成功创业。近十几年来投身著述,出版了《反文革第一人及其同案犯》、《风雨人生路》、《一个文革受难者的新海国图志》,《反思吧!中国(一个基督徒残疾老人百国行)》等著作。最近,刘文忠七十大寿,朋友和家人筹备好寿宴,刘本人准备在宴会上发表感言。后因当局干扰阻挠,原计划好的寿宴被迫取消,改为家人小宴,发言被禁。万般无奈之下,委托朋友投书《公民议报》刊发,作为反思文革和祭奠胞兄的一点心意。望读者明察。


《生日发言》原稿


作者:古稀老人 刘文忠


今天,我家人为我办七十岁寿宴,感谢在座各位亲朋好友们的光临。在场一百多位嘉宾除了我亲属,都是我尊敬的朋友。这里有我长期交流自由民主思想意识的各类朋友们,有我三哥这代中国知识精英国宝57老右们,有我同龄文革期与我一起被打成反革命政治犯的监狱难友们;有仍前赴后继为自由民主奔走的各位民主人士,特别是华人独立笔会的同行们。还有我宗教信仰中具有基督普世价值观的教会兄弟姐妹们,以及改革开放早期一起经商打拼岀来的朋友们,甚至有走遍世界各国的旅游达人们,和我一起长期坚持游泳健身的朋友们;你们都让我感到可敬可亲。我真诚交上你们这些朋友们,既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们共同价值观的体现,你们是我七十年有意义人生的见证人。


我的人生经历复杂坎坷,从小因父亲受政治迫害遭受岐视;19岁文革开始因参与三哥“反文革十六条”重案坐牢,而13年苦难的牢狱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幸运的是79年平反重获自由后娶妻生子,这里最要感谢得是妻子37年风雨同舟的生活照顾,和儿子对我人生道路选择的理解。改革开放80年代我在三姐帮忙下闯荡深圳下海经商,90年代再战上海生意场,经历了20年商场脱贫致富;2003年结束忙碌生意,想追求实现一直埋藏心底的人生另外一种非钱财的精神愿望。游泳健身、环球旅行、岀书立传、冼礼入教。从物质到精神的追求,归依基督教后让我学会忻悔与反思……。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常问主:要我做什么?主告诉我:“小子,你在港澳岀的几本书中都讲述了苦难牢狱之灾中,接触到不少背负十字架,“道成肉身”的优秀传教人的故事,你就继续学着写吧!”于是我带着基督普世价值观行走百国,写下这第四本书“反思吧!中国(一个基督徒残疾老人百国行)”。


亲朋好友们: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纪念日,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基督徒残疾老人。借此机会,也沉痛道念十年文革浩劫中所有被整、批、斗、被逼死亡的中国人,特别是我心中永远的精神榜样、反文革第一人刘文辉烈士。今天我借生日献上这本花十五年时间铸成的书《反思吧!中国”》。这本政治游记叙述了我15年行走百国的真实见闻,但此书并非普通游记,这本厚厚书的核心仅为两字——“反思”,它也是我行走百国行囊里的唯一负重。“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十几年来,我一直咬牙坚持,与时间赛跑,要抢在“太阳落山前”实现行走百国的愿望,不留遗憾。“百”代表圆满与完美,人生至多也不过区区百年。完成此书,我长舒一口气,默默对天上的辉哥说:“这是九弟能给您的最好礼物了,我没辜负您对我的期望——‘正义也许迟到,反思永远不会过时!


写本书第一驱动力还是我三哥,他生前一直想逃离专制国土,他希望我能活下来,将来有机会走出国门,代他去看看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尤其对比一下“东风”、“西风”两种制度。所以我旅行全球,肩上扛着强烈的历史使命感,背负着两条灵魂走出国门,一条是自己的灵魂,另一条则是最亲爱的三哥刘文辉烈士的英魂。写这本书目的,我想告诉九泉之下的三哥:九弟没辜负他的夙愿,我一直努力为在民间推动中国的宪政、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而奋斗。向三哥报恩是我一生的愿望,宣传他的事迹也是我的责任。另外,也是为孙子刘济赫,我想告诉他,爷爷上天堂前,给他留下一笔比金钱更珍贵,更有意义的精神遗产,希望他长大也能“独立思考”,学会反思,做一个知道真相有良知有骨气的中国人。最后我再次感谢各位亲朋好友们能光临我的70岁生日和新书赠送会。谢谢各位!


准备的发言稿因以下原因被迫取消,同时回绝了所有朋友。十分抱歉!


4月18日派出所所长带了三位国安局人员找我谈话,开门见山要我答应二点。“第一、取消24日这次邀请一百多人参加的‘70岁生日和新书赠送宴会’,理由我请了不应该来得人和不少社会敏感人士;第二、你的新书岀版赠送会是违法,因为没有国家新华社批准书号,而港澳国际书号在大陆岀是不允许岀版发行的,属于犯法、要没收。另外他们认为:我写得书内容有问题。双方为书名:‘反思吧!中国’。发生一场争论。他们严厉警告我,‘中国政府不需要我来反思。如果你不配合答应,我们将釆取措施”。结果原计划好得生日会被迫取消。


4月24日儿子在小范围继续为我做生日会,被迫按国保要求只限亲属,只摆了4桌,停止赠送新书。可是他们还是不放心,在我们包房对面也安排一桌,全程监视到结束。这就是做一个中国人的噩梦!可悲!可恨!



落笔人:刘文忠

2016年4月23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