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親日台灣人哪像日本人?


江翔宇



台灣曾經受日本殖民統治51年,所以現在的還台灣留下很多日據時代的建設,比方說現在博愛特區的政府辦公大樓,如總統府、司法院都是日據時代的建築。有些日本人來到台灣,看到台灣的地名,就覺得特別有「家鄉味」,像是松山、板橋、神岡、美濃、高雄…之類的,因為國府光復台灣後,並沒有改這些地名。甚至在日常生活習慣,台灣人計算房地產時,仍在使用「坪」為單位,這單位就是從日據時代一直使用到今日。


由於日據時代留給台灣這些硬體建設,讓很多人也相信日據時代留給台灣的精神建設,還存留在今日的台灣人身上。十幾年前有個日本人小林善紀還畫了本書「台灣論」,要在台灣找「日本精神」。後來有個叫蔡焜燦的台灣人,也寫了本跟風之作「台灣人的日本精神」,一樣是訴求台灣人與日本人很像。這些親日的立場在政壇上,大部份都集中在即將成為執政黨的民主進步黨,他們也認為這一層與日本的關係,是未來執政的優勢。


這些說法似乎有些道理,但是長期以來一直欠缺驗證。好巧不巧,近日台灣與日本出現漁事糾紛與島嶼爭端,我們可以趁此機會檢視,這些自認繼承日本精神的民進黨人士們,到底像不像日本,或者哪裡繼承日本精神?


距離台灣1600公里的太平島,是目前中華民國最南方的領土,面積0.51平方公里,上面有天然淡水供應,並且有海巡隊員駐守。由於菲律賓向國際仲裁法庭提交仲裁,要將南沙群島都降格為「岩礁」,其中就包括中華民國仍擁有的太平島。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於是在民國105年1月28日向國際媒體發出說明:「太平島是可供人居住的島嶼,絕非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岩礁。」.


馬英九總統並且親自帶領著國內外媒體登上太平島,邀請這些西方媒體飲用太平島的淡水與自產的食物。這些做為,都是為了捍衛我們對太平島的主權,也避免菲律賓方面片面的矮化太平島的島嶼地位。


但是這些捍衛主權的做法,卻遭受到民進黨的強力反對,並且不分地位輕重,都是同一種調性。


民進黨立委趙天麟說:「馬總統登太平島,民進黨不接受,予以譴責。」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說:「馬總統宣示主權,朝野都同意且支持,但若宣示主權會破壞區域和平穩定、增加區域緊張,作法就不適當。」


民進黨立委林俊憲批評「太平島離我們那麼遠,是守不住的。」


這些人物都是民進黨非常資深的立委,絕對具有指標性,並且包括蔡英文準總統的民進黨中央,也都沒有提出過反駁的意見,著實令人耐人尋味。


到了5月,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毛治國與現任經濟部長鄧振中,國安會副秘書長趙克達等人再一次飛去太平島宣示主權。


民進黨立委們再一次的強力反對,並且刪除公務預算的部分,因此這趟行程,是由郝柏村前院長自費進行的。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表示:「美國向來打著捍衛民主自由的大旗,在國際上到處申張其利益,礙於現實,部分國家跟美國結盟;但南海這麼有爭議的地方,台灣不能逞匹夫之勇,到處比拳頭,不論是不是美國戰機,都顯示周遭高度敏感,台灣應在國際法庭上爭取,而不是去散散步、做做運動就可說哪一塊島礁是我們的。」


民進黨立委陳其邁說:「除了C-130的油料,空軍還派護衛機,還有海巡、海軍,整個專案恐花費超千萬元;用千萬元代價,不但沒達到宣示主權效果,也引起周邊國家緊張,這只是滿足少數人的無聊舉動,對釐清太平島主權沒任何幫助。」


也在同一時間,台灣的漁船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礁海域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扣押,並且要船東交付170萬的保證金才可釋放船隻與船員。


要先說明清楚,沖之鳥礁是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以戰勝國之姿從德國政府接收到的2塊礁石,僅有7.86平方公尺與1.56平方公尺小,滿潮時只有1.5公尺高,距離日本本土1700公里。日本曾經在2008年向聯合國大陸棚界限委員會申請大陸棚劃界案,要將沖之鳥礁為基點的200海浬以外大陸架,卻在2012年遭到聯合國否決。


日本在扣押的過程中,還曾下令東聖吉16號的船員們脫光衣物檢查,並在身上綁上繩索以免脫逃。


日本此一行為,激怒中華民國政府,總統馬英九下令派出海巡艦巡護九號與宜蘭艦到該海域進行「自由航行權」,並且保護該海域的台灣漁船的作業自由。


此一命令,卻引起民進黨立委們的不滿。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抨擊:「馬政府讓人覺得莫名其妙,軟弱了8年,最後2周突然神勇起來,碰到誰都要比拳頭,這是暴衝的反應;她要提醒馬總統,應從國際法層面努力,停止這些幼稚的行動。」


即將派駐日本的民進黨前黨主席謝長廷:「台日若有爭議及衝突 就當是偶發。」


馬英九總統進行捍衛領土的宣示與保護漁民的政策,都受到民進黨的批評與嘲弄,似乎馬英九總統做的一切都是愚蠢並違反國際慣例的舉止。


我們可以比較一下日本的對海外領土的反應,日本內部並沒有人說「沖之鳥島太遠,是守不住的」,也不會有人說「派那麼多海上保安廳的巡視船在沖之鳥島海域巡航燃料費驚人。」


日本人對領土是寸土必爭,屬於自己的領土一定要保護,不是自己的領土也要想辦法擴張。絕不可能說出「守不住」、「浪費錢」、「去是作秀」、「幼稚行為」…這種話。就算聯合國已經否決申請大陸棚劃界案,日本政府照樣在那邊對台灣漁民進行「執法」,完全不理會聯合國的裁決。


以這次沖之鳥礁事件為例,日本在沖之鳥礁海域至少就有4艘船隻在巡航,而且一直輪班。單是維持這樣的執勤能量,所付出的燃料成本就是台灣2艘船的好幾倍。現在日本的經濟持續衰退中,但是他們的政界並不會抨擊這些公務支出,不會動輒換算成「學童營養午餐」,並鼓動民眾支持刪除這些預算。


但是台灣那些自認為親近日本的泛綠人士,不論是政治人物還是媒體人,都能很輕易的說出拋棄領土發言,或是為了鬥爭政治對手而要討好外國勢力。


日本並沒有對民進黨做出任何承諾,要給民進黨多少好處,或是利益交換。民進黨就單方面,努力的給足日本政府面子。


日本對民進黨這些行為當然是非常滿意,因為民進黨的論述完全符合日本利益。民進黨卻還能沾沾自喜的「驕其國人」說:日本政府對民進黨比較信任,台日友好。


其實,只要比較對於領土的珍惜程度,就可看出親日的泛綠人士與日本人完全不像,他們沒有寸土必爭的精神,沒有面對強國不卑不亢的尊嚴,沒有任何鬥志。泛綠人士連一點點的「日本魂」都不具備。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