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名將王纘緒之長孫王鳳昌致馬英九的公開信


尊敬的馬英九先生:

國民黨敗選退出執政黨寶座,作為國民黨抗戰名將王纘緒及王澤濬將軍的後人,是極不願看到這個現實,基於國民黨竟毀在您的手上,也不得不向您喝一聲倒彩。

為此,我再次向您一提,在抗日戰爭時期,曾擔任過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纘緒及其為國矢志效忠的長子王澤濬父子倆人,六十年來遭大陸刻意封殺,將其汙名化,因國共敵對,中共所為是可以理解。但對當今的國民黨而言,曾為國民黨效力並留落在大陸人士,以及抗戰國軍將士們的冤魂!請問馬先生及您的麾下,還有幾人記得他們?更何況,大陸近年來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解禁”,允許影視作品或書刊上出現國民黨軍隊抵抗日寇侵略的場景。雖有歪曲的成分,但畢竟不再諱言國民黨抗日這一鐵定事實。

而臺灣呢?這個在國際上號稱尊重人權、講言論自由的地方,在您執政八年,卻不曾為大陸罹難國軍及抗戰過的將士們講一句公道話,辦一件公道事!而國民黨歷史最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不正是領導八年抗戰、打敗日本侵略者嗎?可是每逢紀念抗日多個周年時,也僅在去年給大陸極少部份抗戰將士發個紀念章就算了事。在宣傳國軍英烈的程度上,甚至還比不上禁錮言論的大陸,這奇不是怪事嗎!也難怪不讓人說國民黨沒有抗日,倘若連這一點都被你們默認或是自願放棄的話,那國民黨在中華民國的歷史上,就失去它存在的重要意義!

近年來,廣大民眾多麼期盼貴黨能完成一部真實的抗戰影視作品,來證實歷史。可是在閣下執政期內,不但無視為國捐軀的將士英靈,反倒蔑視國民黨抗日的重要性,不僅沒有宣傳抗日英烈,反倒以共馬首是瞻,像您這樣已丟掉原則的人,若不遭到臺灣民眾以及大陸民眾的排斥,那才叫怪!

回顧當年,蔣公之所以成功地領導八年抗戰,其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有了一個安定穩固的大後方——四川。從而極大地扭轉了不利局面。可是,這個後方如何而來?請看歷史,早在1920年王纘緒任川南道尹時,就招兵買馬建立起具有規模的自家軍隊。自1932年“二劉大戰”爆發(劉湘對劉文輝),而劉湘失利之後,就加緊聯合川中實力派王纘緒,任其為北路總指揮,乃誠若戰勝之後撐控軍中大權。王纘緒則消除內戰,還民生機,即揮戈征戰,戰至轉年12月27日,將劉文輝部驅逐到西康邊境,掃除宇內,統一四川。至此,川民得以安居樂業,並極大地增進了國民經濟,為後來的四川能成為全國人民抗戰的大後方,打下了堅實基礎。僅此而論,王纘緒乃厥功至偉,假如沒有四川的統一,又何能成為全國人民抗戰的大後方呢?

民國時期,蔣公為統一中國,以壯大實力,極力拉攏王纘緒帶著軍隊(後稱第29集團軍)加入國民黨。

七七事變,日寇鐵蹄橫掃了大半個中國。當面臨全民族的生死關頭,王纘緒促蔣抗日,是靠他在川中威望,加緊恊調了川中各個派系力量與支持,並達成接應中央軍入川。鑒於中央入川之後,為解安置困難,王纘緒將自已的居所及他創建的巴蜀學校(園內)兩大處房屋貢獻出來,作為“抗戰陪都”軍事駐地。(現如今:重慶抗戰遺址,王纘緒舊居,已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給後人留下歷史見證。)

又在抗日爆發同一時刻,王纘緒任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率軍奔赴抗日前線,由川鄂大道出發東下,向宜昌集中,增援平漢鐵路沿線,並取得首戰勝利。

不料,抗戰不到半年劉湘病逝。則引起川系爭鬥,加之中央入川也未就緒的情況下,整個四川一派混亂。就在危及時刻,迫於無奈,蔣公只好急電召回正在前線指揮作戰的總司令王纘緒回川主政。

在國難當頭,既是王纘緒承擔起這付艱難重擔,作為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就任以後,他不僅是徵兵訓練、徵購糧藥送往前線。還要接納洶湧而至來自淪陷區的千萬難民,以及工廠和學校等機構遷入。他夜以繼日地苦心謀劃,制定與推出諸多新政,逐步完成由平時經濟向戰時經濟的戰略性轉移,施行工業以國防軍事化建設為主的戰時工業經濟政策,以軍事工業成為戰時後方工業建設的中心任務。是在他的不懈努力及付出後,使整個大後方步入了正軌。(在王纘緒任內,據國府統計:入川難民達千萬之餘,內遷工廠448家,生產各種炮526門、炮彈60.9萬發、槍3.35萬支、槍彈10700萬發、手榴彈4.55萬枚、甲雷3.82萬個、炸彈包2.00萬個、光彈2.01萬棵;並且搶修了相當數量的槍械,以及研發製造了必須的軍需用品及藥品等。以上物資,均如數安全地運到前線。)

也正是中央入川,日軍以集中火力地輪番攻打四川,四川也處於危在旦夕。出於保家衛國,王纘緒再次請纓出征,主席職務由蔣公代任。就此,王纘緒攜嫡子孫三代重返抗戰前線指揮作戰。他率軍發動對日軍作戰的“冬季”攻勢,以強有力的突擊方式,夜襲鐘祥、洋梓日軍的重要據點,殲滅日軍上萬餘人,誓死堅守了四川大屏障。其戰役中,王纘緒父子率軍欲血奮戰,阻止日軍奪取大洪山,拖住日軍西進。為此得名“大洪山老王推磨”於天下。而這一事實早在抗戰時期,就已轟動全國上下,迄今讓抗戰老兵還津津樂道。

在八年抗戰中,他們父子因戰功顯赫,國府授予王纘緒陸軍上將、王澤濬陸軍中將,及共同授予過無數獎項。在抗戰前線,父子並肩抗戰八年之久,共同親歷了武漢會戰、隨棗會戰、棗宜會戰、湖濱戰役、豫南會戰、第二次長沙會戰、鄂西會戰、常德會戰、長衡會戰、西峽口戰役等十大戰役。已稱作是父子兩代抗戰名將,同在中華抗戰史上鑄下了輝煌成就。

再說蔣公退台前夕,將固守四川的重任交于上將王纘緒,任命為西南第一路遊擊總司令。他忠於職守,頑強抵抗。至使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時,宣稱“全國解放”。事實上,王纘緒已是國民黨在大陸最高權力人,他始終拒絕接受中共策反使者們的談判條件,負有實力,拒不投降。遠未到執行蔣公命令:“在萬不得以炸毀成都與重慶城市計畫”,但必竟是大半個中國失守的情況下,他能做到誓死鎮守大陸最後的雲貴川,並長期與共對峙成膠著狀態。但從這點而論,在國民黨的史冊上,王纘緒是當之無愧能堅守大陸最後一個的高級將領。

直到1949年12月25日,王纘緒陷於兩難決擇,如決戰到底,城毀人亡。最終他完全出於保全兩大城市及七千萬百姓生命財產免遭內戰戰火的塗炭與毀滅,才不情願地接受了“城下之約”,由王纘緒親自出面在成都正式宣佈四川和平解放。自12月31日,接受賀龍率部進入成都。

可天理難容的是,國民黨將帥退逃大陸並無說詞,反倒對最後鎮守大陸將士頗有微詞。用當今觀點而論,王纘緒出於保護四川七千萬民眾的生命財產和兩大城市來說,這難道不是一大幸事嗎?

再觀其後果:國民黨上將王纘緒始終保持著獨立人格和軍人的尊嚴。對中共所賜職銜束之高閣,凡是要求參加各種會議概不出席,既讓中共高官十分頭痛。而他的長子王澤濬任第9綏靖區副司令長官兼第44軍中將軍長,在1948年,碾莊戰役又稱淮海戰役(頭部炸成重傷)被捕。這在當時,成為中共與王纘緒談判條件,可查看當時王纘緒致毛澤東的一封公開信,也足夠表明他的立場,更讓國民黨的党中人士極為佩服。故此,中共以“戰犯”罪名將王澤濬關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進行了長達26年的苦刑折磨,直到1974年被打死在獄中。這本屬以身殉國,可馬當局回復:“不能算是忠烈,因未戰死”。則從這點而論,王澤濬在戰場上頭部炸成重傷被捕,已被監禁26年,卻是中共唯一未被特赦的國民黨高級官員,又被子活活打死在獄中,像這樣的死,難道馬當局認其白死,而當局外之人嗎?像這樣的父子被你們排斥在党國忠烈之外,天理不公!

所以近年來,一直盼貴党能秉公對待忠烈之士,也多次向您申請,均遭拒絕。照公理來說,作為軍人,兩軍對戰,各為其主,王家父子是為党國死而無憾!何需中共平反!但對國民黨而言,像這樣有過突出貢獻的抗日名將,曾在大陸遭受了幾十年種種非人的折磨而死在獄中的將領,難道沒有資格進入忠烈祠嗎?是將真正的忠義之士排斥在外,難道不覺得良心有愧?

再來看看其他的國民黨官員又是如何?在國共內戰時,哪個不是及早地選擇投誠,爭取特赦,進入中共高層效力。甚至還有更可惡的是,在國民黨還沒敗時,就有國民黨人士,腳采兩隻船,名為國軍,實為他軍效力,而這類人物也正是大陸現今能夠認可的國民黨党中人士,繼續利用他們代表國民黨作偽宣傳,後果如何?不堪入目!

1957年“反右運動”初期,王纘緒好友章乃器、章伯鈞、羅隆基,謝雪紅,龍雲,鮮英等,一大批相繼被打成“右派”,這讓他無法理解,在憤怒之下,為了廣大受害者,在烏雲籠罩,人人自危,處處都已草木皆兵地恐怖時刻,他鋌而走險,以筆桿子代替槍桿子,疾書52萬字痛斥毛澤東的文章(被稱是“反動宣言”),則急速帶到境外發表。在赴港之前,他以就醫為由准允出境,不幸真相被他的秘書陳子莊告密,中共以事先布控深圳,將他扣押至成都省公安廳看守所內。至此長達3年之久,既不提審也不定罪,並內定為關押致死,不得與外界聯繫(包括家屬),就此已改寫了他相關史冊,否認他父子抗戰經歷與歷史貢獻,至今網媒採取人身攻擊、詆毀形像,不准報導有關王纘緒的真實文章。

1960年11月,王纘緒以絕食抗爭,死於看守所內。而王家父子相繼死後都未通知家屬,至今屍骨不知去向,以及52萬字“反動宣言”,至今不敢公開。

作為王纘緒的長孫、王澤濬的長子王鳳昌,在抗戰時期還是個初中學生。也被祖父王纘緒派到抗戰前線,為搶救傷患,成為一名軍醫,承擔進口藥品翻譯、處理用藥成份以及保管藥品等工作。我祖孫三代,為國為民,齊上抗日戰場效命之家,則是中華抗戰史上絕無僅有之家。

在王纘緒被關押之後,與他相關親屬全部受到株連,曾被打成右派及反革命的都在22至32年以上,不是下放勞改就是入獄,還有未婚入獄至出獄,就已成了60歲的童男經歷。僅我個人家庭而言,我被打成“右派”23年,我的子女從上小學就被迫離開父母,改名換姓,顛沛流離地生存下來。現今,我的家族被稱之是“右派、反革命”大家!諸如此類大陸國民黨將士的生存狀態,臺灣媒介極為開放,又有誰會為此關注?對這樣有過重要貢獻的歷史人物,難道不值得國民黨大書特書嗎?僅憑這點證實,馬先生在執政期間,不但無視大陸被害的國民黨將士英靈,更不顧及忠義之士的命運,這種作法自然會讓眾多國軍後人為之心寒,以至眾叛親離受到民眾的倒戈相向,最終不得不把您請下臺去!這在國民黨百年歷史的史冊上,注下一筆,以警後人!

謹此奉達   順頌

政祺

抗戰名將王纘緒的長孫王鳳昌

2016年5月




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纘緒辭官抗戰 —— 為堅守四川大屏障而獲《大洪山老王推磨》(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671)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