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人民日报一篇千字文就打发文革五十周年?

闵良臣

  2016年,是由坐在“神坛”上的毛泽东一人发动、中共全党“齐参战”而臭名昭著的“文革”政治运动五十周年;而五月十六日,即以中共中央名义下发《五·一六通知》那一天,又是公认为“文革”运动肇始日。
  然而,对这场几乎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浩劫,做为“喉舌”的人民日报却并没有“当回事”,更没像筹备别的一些其实并不重要的事件那样早早用心筹备且提前发声或造势,甚至发表所谓“社论”,而是在感觉海内外人士包括中国大陆亿万网民舆论汹涌如潮不能不出来表个态后,在五月十六日的“24小时”已完全过去的凌晨,匆匆刊出一篇不足一千五百字短文,即所谓《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让我这个亲眼甚至“亲身”经历过这场毫无人性可言的政治运动的大陆民众,感觉人民日报实在太荒唐、太不像话,至少也是“太轻飘”、“太漫不经心”。即如有网友在发来的手机微信中所说:“文革既然是错的,为什么不批判,不反思,不检讨,不认错?”“执政者做错了为什么不道歉?”“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追究?”若是允许“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容本人不合时宜地套用一句当年“文革”时大字报上的常用语,真个“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人民日报即使表了态,但只要是一个理智正常而又经历过那场“文革”的中国人,在这篇所谓“表态”式的文章中一眼即可看出,其主基调非但不是反思文革,“以史为鉴”,反而声色俱厉地指责那些真正反思文革的亿万民众包括广大知识分子及海外一些有良知的华人,说什么“《历史决议》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
  好一个“‘文化大革命’时期”!意思是你们不要借反思文革来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否定中共历史;如果反思文革就要反对共产党领导,否定中共历史,那么,中国大陆也就不需要反思文革,甚至绝不能反思文革;换而言之,中共宁可不反思文革不记住这个惨痛教训,也不能因此有损中共形象。若是再按合理推测,人民日报还有害怕说出来的话,那就是:一反思,一道歉,这个执政党还有何威信可言,还怎么统治下去……
  既如此,那么请问这个代表人民日报的“任平”(意思是“人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此乃定理。所谓“‘文化大革命’时期”,与文革“政治运动”,可以说是“水乳交融”,不分彼此:没有“‘文化大革命’时期”,何来文革“政治运动”?而文革“政治运动”难道还不能代表“‘文化大革命’时期”吗?“文革”期间虽然也有“卫星上天”等成绩,可总的来说:第一,把七八亿人民害苦害惨了,特别是有山区乡民穷得连裤子穿都没有,而在有的人家,更是谁出门,谁才“有资格”穿那裤子。这种贫困,你“任平”知道吗?听说过吗?二,这场几乎彻底毁灭中华民族文化(以所谓“破四旧”名义完成),将中国大陆民众自一九五七年“打右派”后尚存的一点道德良知甚至人性毁灭殆尽的“文革”运动结束后,中共也不能不承认,中国大陆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而这一切,不正是这场长达十年之久的“文革”所导致吗?如此这般,你“任平”还有什么理由为“‘文化大革命’时期”拉客观、找借口,甚至涂脂抹粉?如果说,就因为“‘文化大革命’时期”也做出了那点成绩,那么,与这场政治运动的灾难相比,除了你“任平”包括人民日报,估计任何一个心智正常者都会说,宁可不要那些所谓成绩,也不愿意发生这种大浩劫。
  否定文革,绝非只是否定“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而就是要否定——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时期”,否定那段历史。不然,再请问,除了人们几乎只需掰着指头就能数过来的那几项“成就”,整个“‘文化大革命’时期”难道不是让亿万国民甚至让整个国家都胆战心惊的“时期”吗?在这整个“时期”,除了毛泽东以及他的夫人江青,还有谁不是胆战心惊?“文革”十年,就是无法无天的十年!当年一句“砸烂公检法”,就是最好的佐证。难道“任平”觉得这样一种“时期”还不够“彻底否定”的“资格”吗?
  在一切经历过“文革”而又心智正常者心中,“‘文化大革命’时期”,就是一场“人类浩劫”,只是这场“浩劫”具体落在被专制了两千多年的一个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头上。文革后即有人认为,“文革的本质”,就是革文化的命:从语言到文字,从艺术到生活习惯,从个人心智到社会环境。如此这般,可以说,“‘文化大革命’时期”,“从头坏到脚”。“文革”后,很多有良知者都在反思:我们这个民族到底造了什么“孽”,上帝或称作上天,要让中华民族遭受如此惨痛的劫难作为惩罚!
  然而,就是这样一场浩劫,让代表这个国家的最高级“喉舌”轻描淡写,区区不足一千五百字,且骨子里不是反思文革,而是指责、批判那些真正反思文革者。请问:你们的良心何在!难道这就是人民日报的“党性”,或者说,你们就是宁要党性,不要人性!细想想,其实这也正是为什么“文革”已经过去五十年,人民日报及其领导者之所以不向全体大陆民众道歉的症结。现在可以,甚至完全有理由说,中华民族的道德、人心(也就是赵家人天天吆喝的真正的“正能量”),正是几千年来统治者尤其是1949年后的统治者败坏殆尽的。
  不错,眼一眨,漫长的半个世纪过去,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时期”至今仍健在的中国大陆普通民众包括知识分子,他们一定还记得,中国大陆“文革”十年的“天空”是灰暗的,基调是反人类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祖国山河”确实“一片红”,但那“红色”却是用这个国家人民的血染成,非但不好看,且还因为非常血腥而显得恐怖。所以说,“‘文化大革命’时期”,与其说“祖国山河一片红”,不如用唐朝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诗句来形容更恰如其分,这就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浅泪,恨别鸟惊心。”在这样一种灰暗的天空、反人类基调的时代,人民日报却要人们来肯定这个“历史”,肯定这个“时期”,这种报纸这种人如果不是“用心良苦”,那么其良心就一定是让狗吃了!
  对“文革运动”甚至所谓“‘文化大革命’时期”,当然要作客观分析。但无论怎样客观,都不能忘了当时的“天空”,忘了那样一种“气氛”,忘了当年整个国家的“基调”。离开了这种认识,就一定会歪曲人们对那个时期对那场政治运动包括对中共历史的认识,而歪曲对“文革”的认识,不仅对不起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些遭受非人磨难甚至丢了性命的无辜者,对不起毁掉的那些宝贵的民族文化以及中华民族应保留的美德,而且也一定会遗患中华民族子孙后代。人民日报,还有这个“任平”,为什么甘做这种“千古罪人”!
  今天不仅是信息时代,对有些人而言,恐怕更要认为是“非常时期”,于是,给人的感觉,也就像“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给亿万网民包括广大知识分子的感觉,就只有“恐惧”两个字:。最近接连发生的几起事件,不论是海口联防队员毫无人性地群殴当地村民中的妇幼,还是雷洋惨遭当时无执法标志的警察迫害至死,抑或郑州范华培因强拆他们家的房屋,导致其“激情犯罪”,连杀三人后被警方击毙,可以说给十三亿多中国大陆民众带来的,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难道这就是“任平”抑或人民日报所说的“以史为鉴”,所说的“更好前进”吗?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