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已坐失良機   洪秀柱莫重蹈覆轍

——讀《王纘緒長孫王鳳昌痛責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公開信》有感

作者:王舒


放在兩年前,假如有人預告大選的蔡馬易位,我會嗤之以鼻。誰料轉瞬間,這已成了鐵定事實。

馬英九先生曾被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看好,他也的確有著不少別人難以企及的優勢:比如,他曾是蔣經國的秘書,文質彬彬且書法超群;他廉潔自律,經常吃便當,當了臺北市長還住的是普通民居……然而,一個名副其實的“人民公僕”,為何反遭擁戴他的平民拋棄?看了《王纘緒長孫王鳳昌痛責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公開信》,不難發現,馬英九先生是一個好官,卻不是一個好總統,他最大的失策,或許就在於只注重個人形象的塑造,忽略了國民黨整體形象的塑造,使得國民黨的地位一落千丈。

毋庸諱言,國民黨曾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只因被對手咬住了“一黨獨裁”的軟肋,結果本應享受八年抗戰的勝利成果,偏偏惹得四面楚歌,致使風水輪逆轉,“兵敗如山倒”。退守臺灣,元氣大傷。幾十年過去,所謂的“反攻大陸”,淪為笑柄。

自蔣經國先生執掌帥印之後,打破一黨獨裁的禁錮,實行政體變革,風氣煥然一新。奉行獨裁的國民黨曾經讓人厭惡;實行民主的國民黨卻賺取了良好的口碑。可以說,至陳水扁下臺,馬英九登基,國民黨在臺灣的威望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天時地利人和,馬英九先生正該借勢造勢,讓人們對東山再起的執政黨有一個全新的認識。這時,無須組織御用文人虛張聲勢,只要實事求是地“閃回”歷史。正如公開信所言:“而國民黨歷史最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不正是領導八年抗戰、打敗日本侵略者嗎?”朝花夕拾,並非難事,而是時代的車輪又向前推進了一步,許多被掩埋或篡改的真相已漸漸浮出水面或水落石出。“更何況,大陸近年來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解禁’,允許影視作品或書刊上出現國民黨軍隊抵抗日寇侵略的場景。雖有歪曲的成分,但畢竟不再諱言國民黨抗日這一鐵定事實。”相形之下,“而臺灣呢?這個在國際上號稱尊重人權、講言論自由的地方,在您執政八年,卻不曾為大陸罹難國軍及抗戰過的將士們講一句公道話,辦一件公道事!”

據相關資料可知,當年通過秘密策反,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和接受和平改編共188萬人,包括將領1500余名,涉及陸軍240個師。但其後他們的命運坎坷,大部分被清理於鎮反、反右、文革等五花八門的運動。其中,也有一些人卑躬屈膝,苟且偷安,甚至不惜出賣靈魂。真正像王瓚緒父子將星這樣的錚錚鐵漢,無疑堪稱國民黨的楷模。而在這188萬龐大的群體中,命運悲慘的比比皆是。他們多年來掙扎在苦難的生命線上,亟待受到來自寶島的關注——實際上,自從國共關係的逐步化解,這種關注已經並非奢望。可馬英九先生的過分“冷漠”,實在是失去了眾多的國族民心,就連我這個局外之人,也都感到寒心。難怪公開信會指責:“可是在閣下執政期內,不但無視為國捐軀的將士英靈,反倒蔑視國民黨抗日的重要性,不僅沒有宣傳抗日英烈,反倒以共馬首是瞻,像您這樣已丟掉原則的人,若不遭到臺灣民眾以及大陸民眾的排斥,那才叫怪!”

試想,連國民黨元勳的後裔,都無可避免地發出了如此悲傷的慨歎,那麼,偌多的不明歷史的民眾,豈不是只有跟著喝倒彩的份。因此,國民黨的這次失敗不過就是失去了民心,在如何找回民心問題,是該好好的總結總結了!

總而言之,王纘緒將軍父子的功績,原本無須將軍後裔出頭呼籲,就早已廣為傳誦並為臺灣民眾耳熟能詳。甚至還能“牆內開花牆外香”,花開寶島,香飄大陸。那些身在大陸的原國民黨將士的無數後裔,也盼望能通過臺灣的努力,得到熱情的關注。但由於馬英九先生的麻木,已經坐失良機。如今,洪秀柱女士掌印,新的大幕已經開啟!我與所有讚賞臺灣民主體制的人,對此寄予厚望!


2016年5月26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