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抗日将领被“除名”
-- 記曾担任抗战时期四川省主席的王缵绪将军

嚴家偉

去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全球华人都在为此举行盛大的庆祝和隆重的纪念。抗日战争的胜利当然首先应归功于当年我四万万七千万同胞浴血奋战拚死抗争,与国际友邦、特别是美利坚合众国巨大无私的援助。在领导我全民抗战中,居功至伟者自然非蒋中正委员长莫属。而在蔣公麾下名将如雲,英豪辈出者,也已名垂青史,自应流芳百世。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中国大陆一位曽叱咤风云,力拒日軍于大后方四川之外,稳定了全四川的局面,确保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及陪都重庆之安定、安全的重要人物。当年曾担任抗战初期的四川省政府主席、后來为抵制日军入川即请缨出战,效命沙场多年,从而又继任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第九战区及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及重庆卫戍总司令的我国抗日名将王缵绪將軍,却至今被大陆官方,故意“遗忘”。 还被“封杀”处理,更惨遭乱泼污水,蒙冤受辱,甚至禍及子孙。笔者作为中国公民,忝与王将軍生于同一时代,且笔者先父,曾在將軍手下効力,今受其孙輩之讬,上忠于民族大义,下无愧对父辈先賢。遂不揣淺陋,不慮人微言轻,冒昧将此历史公案披露于此。以慰将軍英灵,以正国人视听。

王缵绪将軍,生于1885年,故于1960年。将軍别名治易,号厔园居士。1885年生四川西充。幼年师从于一位飽学举人,曾考取秀才;1904年考入顺庆(今南充)中学,与刘湘、杨森等人同窗;1906年考入四川陆军弁目学堂,后转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炮科。毕业后从事军、政工作长达40年之久,先后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抗战初期(1938年)刘湘病逝,蔣中正委员长先是任命张群为四川省政府主席,但受到当时四川省地方一部份軍方人士的反对。蔣公协调各方意见后,411日,蒋公召集何应钦、贺国光、王缵绪、邓锡侯、唐式遵、王陵基到京和谈;426日,行政院会议决议王缵绪代理四川省主席。427日,王缵绪在前线致电蒋委员长,恳请收回主川政成命。53日,蒋委员长致电王缵绪:“成都王主席治易兄,感电悉,情殷抗战,具见忠怀,至深嘉佩。惟此次决定川中军政人选,以此最为相宜。吾兄向以中央意志为意志,应即遵令就职,勿再谦辞。”

58,王缵绪通电就任四川省政府代主席职。81日,正式任四川省政府主席,同任四川省保安司令兼任四川肃清私存烟土督办公署督办。这时的民国政府处于內忧外患,腹背受敌之境。尤其是野心家张(学良)、杨(虎成)妄想篡夺軍政大权发动“西安事变”, 劫持国家元首。虽经谈判和平解决。但所谓的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只是-纸文书,延安只是口头上接受中央政府领导。实则是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根本不听中央政府指揮。毛泽东甚至將服从中央政府指挥批判为“右倾机会主义”。 而蔣公此时軍力与日本相比,武器裝备完全落于下风。尤其困难的是蔣委员长没有-个安定的抗战后方立足点。就在这样决定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王缵绪将軍以其大智大勇和众望所归的品格,恊调好了川中各派力量,迎接中央政府进入四川。而四川沃土千里,天府之囯,人力充足,易守难攻。从而极大地扭转了不利的局面。这样的历史功绩,绝对应予肯定!

抗战初期王缵绪就任四川省政府主席后,立即推出一系列新政。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支持抗战所需之人力、物力、财力。王將軍凭他的智慧和毅力,不断推出新政,使整个四川省出现了抗战万众一心生机勃勃的局面,从而极大地增强了中国国民政府在抗日主战场上的力量。这些新政措施包括:一、裁撤骈冗机关,节省公帑;二、整理财政,彻底清查过去账目,严惩贪污;三、减征田赋,决定二十七(1938)年度减为一年二征,二十八(1939)年度减为一年一征;四、地方附加亦将严为规定,俾得减轻人民负担。王缵绪还大力推出禁烟土(鸦片烟)措施。其宗旨是:肃清私土,绝毒禁种。这些亷政、愛民之舉措与政绩。即使放在今天也是十分进步和开明的。

1939919日,国民政府公布:“四川省政府主席王缵绪,志切抗战,请缨出川,恳辞主席职务,英勇卫国,殊堪嘉尚。王缵绪应准率部驰赴前方,悉力御侮。”101日,王缵绪通令全川各县县长,指示后方防务工作要点:一、各级地方军事政治训练机关,应即加紧训练整理,用备整编补充;二、积极组训民众,开发生产,加强军政联系,以增厚抗战力量;三、坚定必胜信念,毋为流言所惑,照常推行政令,用奠后防,藉固前线。

10月底,王缵绪辞去省政府主席职务,继任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重返前线作总指挥。他在前沿阵地向官兵训话:“各位官长、各位兄弟,莫要开口说四川,我们是中国人,努力抗战不单为四川争光,是为中华民族争生存。第二十九集团军是信崇三民主义、拥护总裁的革命阵营,是国家的骨干,是民族的灵魂,决不是私人的武力。我们这个团体要使上官爱护,莫使上官厌恶。要配做一个革命军人,连营便是我们的家庭,抗战就是我们的生活。不畏难,不怕苦,见利不先,赴义恐后,既能流汗,又能流血,忠愤耿耿,精诚团结。民族独立的金字塔,要拿我们的骨肉去砌成。要达到这个目的,非一洗过去苟且偷生、争夺抢劫、分歧错杂、自私自利、虚伪奸巧、因循腐化种种恶习不可成功。”王将軍这些掷地有声的宣示和他毅然辞官,奔赴沙场的行动,不仅在当年是民族的表率,也必将彪柄于抗战的史册。


王缵绪將軍出征之后,有数多年来驻守前线,指挥作战。为抵抗日军犯川,他的部属驻守湖北省境内,长期驻扎在宜城、襄阳、樊城、桐柏、大洪山一带。他经历了数年浴血奋战,坚守与阻击日军妄图攻打四川。可以说,他的部队是保证抗战后方的存在、稳固的-座用血肉筑成的长城。守住了四川省的大门,确是“一將挡关,万夫莫开”。 从而极大地稳定了抗战的局面。

1939年冬,我国軍发动冬季攻势,第二十九集团军参加第五战区之冬季攻势,拒止北进之日軍。12月中旬,于襄河东岸南下攻击钟祥洋梓敌人据点,占领王家店。1940年1月,日军13师团增兵反攻,窜占长寿店、王家店,旋经友邻部队增兵逆袭,将王家店收复。该集团军乘势推进连续猛攻,敌我双方伤亡均重,形成对峙。至3月终,冬季攻势结束,第二十九集团军推进鄂中京钟公路,直入大洪山核山寺。王缵绪采取斗智斗勇与日军争夺青峰山,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坚持奋战了一年四个月,最终拖住了日軍西进,粉碎了日本作战计划。王缵绪因此荣获“大洪山老王推磨” 之美譽,轰动全国。5月,国民政府加授王缵绪陆军上将衔。

王纘绪英勇抗日的勋绩,就連中共的朱德先生也十分欽佩。致书王将軍称:“吾川对国家民族,殊多贡献。省中健儿在南北各战场与全国友军携手并进,以头颅捍卫国土,以鲜血换取民族的独立自由,为川人增加许多光辉。西望故土,殊令人兴奋鼓舞不置……在坚持抗战到底,争取最后胜利的任务中,今后四川将肩负更重大之责任。吾兄领袖群伦,深信必能巩固并扩大统一战线,组织人民,动员物资,遵照抗战建国纲领与蒋委员长之历次指示,为抗战建国大业而奋斗到底。”----这可是中共高层由衷的赞美。由于王将军战功卓著,累获国民政府颁发勋章嘉奨,并当选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制宪国民代表大会和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代表等诸多军政要职。

王將军在战场上是英勇衛国的斗士,在地方上则是勤政爱民的好官。不仅自身亷洁,关心民众疾苦。更大力兴办学校,开啓民智。尽其个人之力,1933年在重庆嘉陵江畔的张家花园創辦了巴蜀学校。以实现他改变西南落后教育面貌,创造新的教学制度,实行新的教育 之理想。并筹资从上海购置了大量教学用具,聘用教育家周勖成担任校长,以及孙伯才、卫楚材、卢作孚、康心如、何鲁等教育专家主持教务,王缵绪任董事长。并制定公正诚朴的校训,在重启发和实践的教育理念下,采用手脑并用,身心互通的方针,以儿童本位教育原则及教养兼施的教育模式,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的能力。几年后学校由幼稚园和小学扩展办起了初中和高中,当时在全省乃至全国就已被公认为著名的学校。

1936年,巴蜀学生的生活照片和学业成绩代表中华民国参加英国伦敦国际教育博览会,获得嘉奖。著名教育家、作家叶圣陶曾任学校国文教员,为巴蜀学校作词,普写了精典的校歌,至今仿佛还在巴蜀校园依然荡漾。19374月,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肯定创办巴蜀学校题赠了“成绩斐然”四个金色大字匾额,赞扬巴蜀学校办学成绩。     “七七事变”爆发后,学校即成为“战时学校”。在整个抗战中免费承担起抗战军人子女与失落儿童就学。在抗战之中,十周年校庆这天引发了近百名军政要员及社会名流高度赞誉及肯定,他们纷纷以亲笔题词赞许王缵绪先生开创的巴蜀学校办学成功。当时,因媒体版面受限,《大公报》仅载题词内容及人员有: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财政部部长孔祥熙、司法院院长居正、军政部部长何应钦、教育部部长陈立夫、社会部部长谷正纲、粮食部部长徐堪、交通部部长曾养甫、农林部部长沈鸿烈、中央宣部部长王世杰、军委会第三处处长陈果夫、国民教育辅导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朱经农、法规委员会委员余井塘、重庆卫戍司令部总司令刘峙、赈济委员会委员长许世英、重庆市党部主任委员杨公达、社会事业专门委员会专任委员张一尘、军事委员会第三厅厅长郭沫若、财政部金融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顾翊群、重庆市教育局局长雷啸岑、重庆市社会局局长包华国、重庆市临时参议会参议员温少鹤、重庆大学理学院院长何鲁、重庆市临时参议会副议长李奎安、重庆巨商汤壶峤以及黄炎培和郭松年先生等。与此同时,孔祥熙、何应钦等人带头出资并发起《为王缵绪先生持教精神的集资活动》,并制定修建王缵绪先生兴学纪念堂,以志景仰。

事后,由校董王缵绪执意将这笔巨款用作被日本炸毁学校的修复工程,未能实现众官所愿。但却体现了王將军的高风亮节。由此可见,一所私立学校,会有如此百官重视,在中国历史上纯属绝有,非同寻常,这无疑是体现了王缵绪將軍的爱国情怀与忧国忧民的民族精神,以及创办了成功的巴蜀学校和办学成绩。1950年,王缵绪将一手创办21年的巴蜀私立学校捐献给国家。此外,中华民国主席林森早在1937年考察巴蜀学校时,便已题赠“成绩斐然” 四个大字。又在十年校庆再次题词赞许巴蜀学校,一月后林森因病去世,这份题词尤显珍贵。而所有军政要员诗赋内容均载入校史。

试想今日的政坛诸公,大小“公仆”,有的虽富甲天下。公子千金,大奶小三,移民“美帝”, 购豪宅一掷千万美金,吓得洋人直伸舌头。虽然大扬了我党国威,但又有几个人肯为失学儿童捐点小錢?所以王將军今天即使拿共产党员的N条标准去衡量他,他也不会脸红.

1949年王纘绪婉拒了当时蔣中正总统请其赴台之邀.直坚持到19491225日,才与中共谈判达成了所谓“和平解放” 成都的协议。从而避免了一场徒使百姓生灵涂炭的战争。王將軍也就成了中共所称的“起义將领”。以后历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川西文物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文史馆馆员等“民主人士”职銜。

1957年一场食言自肥而失大信于天下的“反右运动”, 光臨中国大陆。此事件不但历史早有定论。中共自己也已把它当年所划的“右派份子” 中的99.95%的人都作了所谓“改正”(“小平同志” 却说这“只是扩大化”了,不免滑尽天下之大稽)。 虽然半掩琵琶,羞羞答答,总也算是认了个錯。但刚直不阿的王纘绪对这个运动则十分反感。特别是看到他身边的好友都被打成了“右派”。如:台盟中央主席谢雪红,起义将领龙云,民盟中央章乃器、罗隆基,民主人士鲜英,就连曾动员他起义的中共党员、四川省政府参事室主任高兴亚也被打成“右派”。如此荒唐怪异的现实情况让他无法理解。明明是阴谋暗算整治人,官方却提出所谓“阳谋”的说法,更让他无比愤概和鄙视。他认为,这样极端地发动政治运动,制造“阳谋”,把大批受人尊敬的有识之士和德高望重的学术大师打成“右派分子”而感到震惊;同时,他看到各级领导干部把“宁左毋右”奉为圭臬,否则便被视为“右倾”而受到批判,甚至受到处分;而不少党棍把奉行极左路线,作为升官揽权的不二法门,一朝权在手,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便得心应手地结党营私……他把这些弊端看在眼里,自然心生愤恨,于是写出了几篇揭露和批判文章,急欲带到境外发表。

为此,王缵绪以赴港就医为由,请假前往香港。不料此事被他的秘书陈子庄告发。陈子庄为了“靠近组织”,邀功求宠,于是卖主求荣,向当局告密。当局便在深圳预先布控,待王缵绪过境之时,将其扣押至成都。接着中共的四川日报便以通栏标题称:“反革命份子王缵绪偷越国境被抓捕” 一时轰动国内外。

明明王将軍是请假获准赴港就医,何来“偷越国境” 之说;而且尚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官方报纸就将王缵绪先生“判”为“反革命份子”。 -张报纸就可定人之罪?!可见早有预谋,无法无天竟至于此!而且王缵绪当时是中囯公民,有权对国家之事进行评论。何况王先生是民主党派人士,按中共自己的说法,他有监督执政党、参政议政之权利。写了几篇文章,持不同观点,声讨“阳谋” 请问“ 反” 了谁家的“革命”?

正因为当局自知于法、于理均站不住脚。于是当局将他欲向境外发表揭露和声讨国内“反右运动”真相的文章视为“绝密”。采取销声匿迹,将他定为终生羁押。就连新闻已报道了他随身携带的57份反右运动剪报和约52万字的个人日记,也从未曝光,至今无法看到。王缵绪在看守所关押3年期间,既不提审,也不定罪,就是要终生羁押关死了事。与此同时,相关当局更纂改了与他相关的史料,否认他的抗战经历和率军起义事实,将其打入“另册”。在中共官方史册中,好像历史上从未有过此人。让其从人间“蒸发”,不为人知。如此高明的技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王缵绪将军在成都四川公安厅看守所內与世隔绝3年。于1960,终因绝食抗议而死于四川省公安厅看守所内。一代抗日英雄赍志以殁,以他古稀之年(75岁)的生命谱成了一曲不向专制低头的现代版的《正气歌》!

更可悲的是,王缵绪一人之灾更禍及家族。曾与他并肩抗战八年的长子、国軍中將王泽浚(第四十四军军长),在国共內战的徐州会战中,因头受重伤被俘,后以“战犯” 之罪名被关在抚顺监狱前后24年之久,是仅有未被特赦的国民党高级官员。文革时被打死于狱中。王將軍之孙王复加是人民出版社总编审,后因家族背景,被打成右派22年,下放劳改。王复加之女王宇知,迫于政治压力,怕不能升学,甚至不敢姓王。为了能读书与生存,已改名随母姓郑。

呜呼!抗日莫非有“罪”?! 其子孙更是无辜!竟遭此塗毒,公理何在?!令人扼腕!

去年是抗日衛国战争胜利70周年,台湾、大陆及全球华人均在隆重庆祝纪念。中共而今也终于承认了国民党是当年抗日正面主战场的担当者。既然如此,像王缵绪將軍这样一位在正面主战场上横刀立马、独当一面,力挽狂瀾的英雄將领,豈能因莫须有的政治罪名,將其从人间“蒸发”。 这无异于是对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莫大的嘲讽。只能令全球华人伤心,痛心!

因此吁请中共捐弃政治成见,以民族大义、爱国情怀为先,立即为王將軍恢复名誉!以伸张民族大义,以慰藉抗战英灵!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