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如何走完臺灣建國的最後一里路


曾建元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及多元文化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




王獻極創辦人、曾肇昌律師、傅雲欽律師、施正鋒教授、黃聖峰創辦人,以及各位聽眾,大家早安!


兩岸非分裂而未統一

   關於臺灣獨立建國最後一里路的問題,其實我跟傅雲欽律師的看法是相同的。就從法律的觀點來看,雖然民主進步黨的〈臺灣前途決議文〉主張臺灣已經獨立,國號叫做「中華民國」。但事實上,現在的《憲法》當中,仍存在著所謂的中國架構。比如說:《憲法增修條文》前言界定兩岸的關係是屬於「國家統一前」。什麼叫「國家統一前」?那表示什麼?你可以對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它說如果臺灣宣布獨立,要派兵以非和平的手段來解決臺灣問題。那為什麼現在它沒有派兵?為什麼現在臺灣事實獨立的狀態下,還沒有派兵來?因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它的法律觀點,現在還沒有到分裂的狀態,所以還沒有構成《反分裂國家法》當中對臺灣用兵的法律條件。所以現在兩岸的狀態是什麼,我想就很清楚了,是「非分裂而未統一」的狀態,這也導致在處理南海問題或者現在東海跟日本在釣魚臺的海域糾紛的時候,我們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糾結不清,結果是什麼?敵我不分。


國民需要精神武裝

   所以臺灣的國家利益在哪裡?我們的國家利益在哪裡呢?我們的執政者常搞不清楚。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我們的執政者,很多也都是學法律出身的

,卻變成法盲。因為他專注、陷溺在這個《憲法》條文當中,──《憲法》告訴他,現在是國家統一前的狀態。所以我想,怎麼樣讓《憲法》符合臺灣的現況,未來我們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因為,如果要通過修憲,顯然我們還要爭取更多的國會立法委員席次,爭取人民更多的支持,才有機會通過修憲程序來完成法理上的獨立。而如果通過制憲的途徑,我們也要有全民共同來為臺灣努力、奮鬥的精神武裝。我是覺得我們都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不過,目前民進黨全面執政,總是為我們邁向臺灣的法理獨立,至少,有機會往前跨一步。可以先從什麼著手?就是如何讓臺灣事實獨立的這個狀態,在法律的架構上、在制度的架構上、在整個國家資源的分配上面,更符合我們臺灣人民的需要。這個部份,由於我們現在掌握國會的多數,我們可以一步一步慢慢地來清理,比如說:剛才林昶佐立法委員要回去處理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當中,對於中國國民黨的黨產問題、歷史責任清算問題,等等,正要一一地來處理,因為只有把這個東西處理乾淨,我們對於國民的精神武裝,才有辦法建立起來。否則的話,大家觀念不清,是非不分,如何來為未來臺灣的共同理想來付出?這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共產黨拒絕憲法一中

   在520之前,我們都知道,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蔡英文的總統就職演說,非常地在意,最近不斷頻頻有些政治上的動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或學者來臺灣的時候,都會釋放一些消息出來,我也跟他們有一些接觸。蔡英文說要「維持現狀」,要以《中華民國憲法》現行規範、現行的憲政體制,來因應所謂「一個中國」或「九二共識」的問題。我告訴各位,我很清楚地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來的學者口中聽到,他們不會支持、更不會贊成蔡英文的憲法一中。在此之前,光他們的外交部長王毅講的,臺灣「他們憲法」怎樣怎樣,光是「憲法」這兩個字,都在他們內部引起很大的爭論。他們現在全部都收回去了,他們的政府明白地表達出來,就是臺灣要表達「兩岸同屬一中」。現在當然我們要堅持住、挺住,蔡英文才會不敢在這個地方輕易地讓步。中國共產黨的立場非常清楚,希望臺灣清楚地表達「兩岸同屬一中」。


《中華民國憲法》具多義性

   我們現在就是有一個罩門,我們的《憲法》當中有一個這樣的漏洞,有這樣被詮釋為「兩岸同屬一中」的空間。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要講《中華民國憲法》呢?或者說,為什麼共產黨還是反對《中華民國憲法》?我想這邊,有一個在我們臺獨運動當中,階段性對《中華民國憲法》作用的認識。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學者跟我講說,他們為什麼反對《中華民國憲法》?因為《中華民國憲法》講現在是國家統一前,裡面把中國大陸人民,排除在我們國家對於人民基本權益保障的範圍之外。亦即除了普世的人權之外,我們國內有關人民的規定,並不適用於於中國大陸人民身上。他們覺得,這部憲法,也已經把總統或整個國家秩序、國民主權形成的基礎,立基在臺灣這個地方。所以他們認為這部憲法很弔詭,因為它具有多重性、多義性,可以被解釋成「統一憲法」,也可以被解釋成「華獨憲法」,也可以被解釋成「臺獨憲法」。他們說,如果任你講《中華民國憲法》,有可能被你偷渡到臺獨或華獨,這是他們非要全力防範不可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反對《中華民國憲法》。


中國共產黨害怕憲政主義

   所以我覺得,從共產黨的這個邏輯來看,顯然就是說,目前《中華民國憲法》,在某種程度上面,也是臺獨憲法。因此,在整個臺灣人民對於臺獨的法理問題還沒有認識清楚之前,因為現在《憲法》的修正有它的困難度,我們就應當就《憲法》規範以下的一些法律的規定和行政措施,讓它一步步地去落實「臺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現狀,在法律當中或在行政命令當中,把臺灣跟中國大陸的關係,更清楚地來加以區分。我覺得這是我們現在可以去努力的部分。另外一點呢,無論如何,《中華民國憲法》已經過臺灣人民修憲的過程,無疑地,它是一個憲政主義的憲法。它基於權力分立,也許制度設計上面有問題,但是對基本人權的保障、對國民主權的肯定,都是建立在憲政主義這個價值之上,而這個價值,是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常在意而不願面對的。所以你一講《中華民國憲法》,它就擔心你會偷渡自由人權的東西過去,令它無法接受。這是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兩岸或中國跟臺灣的關係,對於520蔡英文演講的內容非常在意的原因。


爭取兩岸兩府平行外交

   最後我再講一句,今年年初,美國一個專門從事亞洲安全與公共政策的智庫,2049計畫研究室(Project 2049 Institute),他們的項目執行主任石明凱(Mark A. Stokes)最近到印度訪問,正好遇到我們臺灣到印度達蘭薩拉(Dharmsāla)參加活動的朋友,我的朋友代他發了個電子郵件輾轉傳給了我。石明凱跟我謝謝,說我在《民報》的社論〈由國家正常化轉向特殊國家論──蔡英文的外交功課〉中,提到他們對美國政府提出的主張,即如果現在兩岸關係沒有變化和突破的話,他們希望,以「一中兩府」的方式,讓美國重新建立跟臺灣的關係。這表示什麼,就是說,美國意識到對臺灣的關係

,如果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法理上面進一步加以阻礙的話,對美國在亞洲的利益或對臺灣的防衛都會造成很大的問題。現在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還沒有辦法走出中華民國的話。怎麼樣讓臺灣,在走向正常國家之前,透過特殊的地位安排,而能夠得到國際社會共同的支持?我想這個部份,正是我們的政府要去努力的,也就是說,雖然一般的正式外交關係,也許目前有所困難

,可是我們要透過像美國的《臺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或者建議日本未來制訂臺灣關係法等等,跟臺灣建構特殊的外交關係,用這種方式

,在外交領域來確保臺灣國家的安全。我想,在現階段,中華民國的這種性質,我們有不得不接受、必須認識的地方。但是在這個限制之下,我們仍要想辦法進行努力跟突破!


特殊國家的特殊安排

  我補充兩點:第一點,520後,新的政府要成立。這是臺灣人第一次選出來全民支持的政府,我希望我們未來蔡英文總統要誠實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怎麼樣讓臺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也就是怎麼讓國際交往的能力更加充實。

   現在國際上,雖然說美國和日本不承認我們臺灣是一個國家,但是,我們在雙邊或多邊的關係上,還是要想辦法讓臺灣有參與國際社會的資格,特殊的安排也好,但是在名稱上不能矮化我們。就是說,讓我們在特殊的安排下,能夠跟各個國家平等交往,比如說,我們派出駐在各個非邦交國家的代表,能夠享有等同於大使的外交禮遇。我們努力的重點,要放在幾個重要的大國,如美國或者是日本。我覺得我們要推動日本制定臺灣關係法,跟歐洲聯盟也需要有類似這樣法案的推動,這可讓臺灣的國際地位能夠得到鞏固。在國際法上面,我們不是一般的正常國家,但是我們不是不正常,而是特殊的國家,就好像科索沃、巴勒斯坦等等。它們在國際法上不是一般的正常國家,可是呢,任何國家不能隨便侵略它,因為它的國際地位是基於國際法上的特殊安排,它的國家安全,聯合國還是有一定的責任,這是對外。

   對內的話呢,就是我們要好好把我們的憲政體制、把我們的法律,好好做一個清理。現在難得有一個機會,國會我們可以有多數、我們有發言、我們有決定的權力,我們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不要懈怠,要加強對民進黨、蔡英文的一個監督。


人民準備好了,隨時可獨立

   當然,最後一點就是說,什麼時候臺灣有機會可以獨立呢?其實,我也不覺得說一定要通過制憲、修憲的這些程序。因為獨立是一種革命的行動,當我們人民精神武裝準備好了,當這個國際的或區域的條件,我們有這樣一個把握或認識要去面對,其實總統宣布一下就好了。但是和平革命的基礎在哪裡?我們全民,要有這樣的認識,要願意去支持跟願意去承擔這樣的一個責任跟挑戰,我們要有這樣的準備。所以,我認為,這也許是一個長期的國民啟蒙運動或者是全民精神武裝運動。這個部份,不能依賴政府,要靠我們民間大家共同來努力!我們之前在臺灣國辦公室舉辦的活動中討論過這個問題,如果說共產黨中國打過來,我們的總統在總統府前面豎白旗怎麼辦?那就由我們來宣布獨立好了!我們人民發出這樣的聲音,宣布臺灣獨立,然後自我組織,展開抵抗,在國際法上,也可以造成一個革命的效果,而中止佔領的時效。我們隨時要做好這樣的準備。只是說,我們的準備,開始了沒?



(2016年5月6日上午在臺灣國辦公室假臺北市臺大校友會館3A室主辦之《如何走完「臺灣建國的最後一里路」?》座談會上的發言,感謝黃維然的整理)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