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已经报道过,原胡锦涛的得力助手,被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令计划,将在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几乎是披露此消息的同时,已退休的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打破曾有过的“退休之后,隐身林泉”的承诺,却高调在内蒙亮眼,这大概是表明他要避开居住的是非之地,以免被加上干扰令案的嫌疑吧,但这一微妙的细节也从侧面显示,胡温还是心连心的,他并不赞同习王拿下“小令子”。但中共高层的内斗向来以反腐为利器,抓令标志原先针对薄熙来的胡习联盟已经破损,尽管温家宝有点恋旧,但政治斗争是不讲情面的,习不这样做,因倒薄而声誉鹊起的团派来势过猛,19大可能面临人事安排的挑战,习王及其团队不得不翻脸无情。

 

凭心而论,我认为胡锦涛政治生涯最闪亮的光点在于倒薄,而令计划想必是忠心耿耿的操盘手,虽然,至今不太清楚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前后的一些细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官媒所报道的文字,海外所流传的故事,是政治家们希望民众知情的东西,未必都是事实,可能我胡编滥造的小说《王立军的自白》更比较接近于事实,总之,我绝对不相信令计划是“四人帮”成员的说辞,他不可能是周永康一伙的,政治家不要再挑战观察家的智商和法眼,他很可能是倒薄反弹后,江派肆意鼓动,得便宜卖乖的一种谬论,以遮挡高层内斗的真相,正如以前权势者强力绑架林彪与“四人帮”于一伙的一样,我近期读过全套的《邱会作回忆录》,《吴法宪回忆录》与《张春桥家书》等,证实了这一点,终于走出了权势者谎言的迷雾。

 

这回走出奇谈怪论不需要许多年,因为网络时代有助于信息快速交流,如果真的“依法治国”就应当不论官民一视同仁,令计划的儿子是怎样死的?这早已成为闹得沸沸扬扬的公共事件,应当查明真相,向世人交代清楚,既使令计划最终被判有罪,儿子也不至于处死,既使判死,也要通过司法程序,任何谋杀都是要被警方调查,由法院宣判惩处的,如果仅仅是一场偶然巧合的车祸,也应向民众告知前因后果,但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总之,较之于薄熙来和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下场最惨:自己身陷囹圄,太太也受其牵连,儿子死于非命;而薄熙来和谷开来双双入狱,但他们的掌上明珠——“小儿子”留美还经常高调亮相,不断地“呱呱”;周永康的另一个儿子也目前没事,据说定居美国了;徐才厚猝死是挺惨的,但中断了司法程序,免于牢狱的羞辱,个人财产也保住了。大概所谓“四人帮”,只有“小令子”鸡飞蛋打,刑期无尽。

 

有海外媒体报道说,胡锦涛赞同抓捕令计划,这也是他们戏弄人的判断力的例证,怎么可能呢?他跟随胡锦涛许多年,事无巨细一把抓,是他得力而忠诚的秘书,如果真的胡与令早已分道扬镳,薄熙来事件的结局就可能改写了,胡的一只手不可能变得抖动不止;令原以为倒薄后,可以在中国高层的政治舞台上,为自己加分,混个类似曾庆红的棒角色,但令彻底地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其实,令计划没重视笔者的建议:当他参与倒薄事件时,就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起家于草根布衣,提升来自于委曲求全,依据能力和材学,就是一个拎包的拿笔杆子的料儿,当个宣传部长还行,不配做大官,一是不要奢望跟随胡锦涛可以高升,二是家人亲友千万要廉洁,一点钱财都不能沾,我曾写过类似的话:倒薄后,与薄一伙的或被“薄骗子”忽悠的一大批人,就会把对胡的怨恨转嫁到他身上,用“放大镜”找他的腐败问题,一旦发现,必抓无疑,他不听文人的规劝,还在搞什么“内部民意测验”啥的,当个中央委员兼统战部长还不知足,竞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迷惑人家,试想,老习深谋远虑,久经沙场,自有一批弟兄,怎么能信任你呢。

 

我猜想的情况是,拿下薄熙来之后,太子党遭受相当大的打击,共青团派成为后起之秀,势头威猛,尽管江是太上皇,以徐和郭挟迫胡,但温与胡有旧,李与胡“老铁”,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他们连手抵御老江,势力也算了得,何况,他们多年也培养不少嫡系,而且,官场普遍的多领域贪腐与制度性溃败,已波及许多人,清算薄的贪污受贿罪行,必将刺激江派一些人的與论反弹,刚成为“一把手”的老习,原本是以不偏不倚的中间派而渔翁得利的,一时自己的嫡系尚未全部进入指定位置,必得给江派一点面子,尤其,更为诡异的是,“小令子”多年挟天子以令诸侯,早被各地封疆大吏所忌恨,自己却不知不觉,有点得意忘形昏昏然,对下属包括习王也有点牛逼烘烘的,什么“西山会”之类的,也挺亮瞎眼的,习近平“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于是,就发生了“双规”令计划的“变化”比“计划”大的事件。

 

当然,抓捕令计划,如同对待周永康一样,普通老百姓不在乎,你抓得官越大,他们越拥护习王,因为他们认为反腐就是要打“大老虎”,越多越好,越大越妙,但就中共高层的政治版块来说,像初春化开的冰河,立即失去了平衡,显示了裂缝,原本,太子党与共青团是一张桌子的两个侧面的支点,现在断了一条腿,难免东摇西晃,忽左忽右,再加上各个省市的贪腐老虎纷纷入笼,他们纠结一起“不作为”或搞阴谋,于是,就出现了许多突发事件,甚至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事,藏在背后的江派势力蠢蠢欲动,在美推出了“倒习公开信”等等,尽管习王改组了中央警卫局,改“军区”为“战区”,但依然身处极度危险之中。

 

无疑的,抓捕令计划的好处,可以巩固习的权势,但弊端则是,他分散了官心,许多官员会想,你刚利用人家胡锦涛抓了薄,“大阿哥”战胜“小阿哥”,还没感谢人家就翻脸不认人,以后谁和你玩呢?而且,抓捕和即将调查的官员越来越多,恐慌情绪变成瘟疫,他们连成一气,反盯习家的故事,就有了“姐夫”之议。李克强虽然书生气太重一些,但毕竟一身廉洁,抓不到一点把柄,气得政敌没招,这也许是他横眉冷对老习的底气之源吧。依笔者之见,处理令不如包容他,抓捕更多的人,不如改变和加强监督机制,更有助于官员尽责,政局稳定,及早抓江的时机已错过,不该抓的“小令子”却动了,只把“鸡毛”当“令箭”,实在是下策。

 

因此,审令是一场重戏闹剧,不仅胡温不自在,而且众多团派也紧张,故此,安排在离京较近的天津可能利于掌控,但正如薄案周案,这都是上级操控的表演小品,罗列的贪腐证据早已量身定做,绝对不会像对薄案那么透明,审薄时周永康发力,还搞点狗血剧般的笑料;而审令时,胡温已是墙上“虎皮”,全是失势者的眼泪。不过,唯一的制约因素是,他的弟弟令完成,滞留美国,隐姓埋名,尚未完成他的使命,假如其兄是极刑,判得太重,必得发飙;假如反之,就忍气吞声,成为入海泥牛。我推断令案,可能像对待周永康一样,简单地走走过场,判个无期完事。派别对立的几位高官,却在同一个罪名面前跌倒,没有自辩的权力,却被同一杆红旗遮掩,要一起在秦城集合,并渡过人生最寂寞的长夜,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也许他们不约而同地念及一句古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2016623于加拿大。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