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澄商榷: 短評《南海纷争与我们的关系》
與辛峰老師簡單探討

一、我們是誰?
我們是我們,也非我們,辛文之我們似乎不包括華南沿海祖祖輩輩打漁為生的貧家漁民,這其中也有在下祖上幾十世至今的閩南漁戶,南海漁業一直是中國人近海生存的空間,這也是一個「自古以來」;

二、自古以來?
歷史並非過去,今天仍然歷史。自古以來,即從今往後。南海漁場,不僅是是祖產更是遺產,如果辛老師講的「我們」泛指我們所有中國人的話,繼承、保衛祖產,傳遞給后代繼世,不正是「我們」的天然使命和文化責任嗎;

三、仲裁真相?
南海衝突時間不久,肇因遠的是西方「國家、民族」与中方「天下」、「世人」的概念之對立,此暫不深究。近的源起是油氣、漁產、航道、旅遊、科研、軍事和地緣政治等等資源或潛資源和利益,辛文幾近乎略這方面的現實因素,至少乏善可陳;

四、政治地緣?
南海的英文全稱是「中國南海」,東海也一樣。海與洋不同,更何況,加勒比海實際上已經是某國的內海,該某國欲霸太平洋、大西洋等大洋為己之內湖,而印度一貫噫控印度洋為內海之夢,遑論越南之「長沙」和菲律賓之「西境」,辛文嚼紙上之所謂「法」、咬空中之莫需之「理」,少切實際,而於殘酷的現實中,大家心中明瞭:強權即法理,反之亦然,你不佔我就搶,她不守他就偷;

五、獨立思考?
這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在人類有史以來從未真正發生過,包括思想獨立、精神獨立、⋯⋯、民族獨立和國家獨立也一樣,是有如共產主義鳥托邦般的理想、夢想甚至空想,隨便說一句,民主和自由也是這樣。一方面個別讓大家可以追求「⋯獨立」著玩,另一方面是大家被個別以此為名來玩。所以,我們還是各思各想、各說各話、各辦各事、各爭各利、各玩各戲,博弈,比的是力量、勇氣和智慧,有強有弱;

六、得道多助?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
⋯⋯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言而總之,各有各的道理、立場、利益和影響,南海與我們的關係複雜多變,最接地氣的一點,就是,請我們為我們的漁民同胞多想一點吧。

謝謝辛峰老師指教,薄見奉上,供斧正、玩味或忽略,在下頓首。

西歴2016.07.13於遠西

附上【原文】

《南海纷争与我们的关系》

辛峰

南海仲裁结果出炉,不出所料,中国的九段线主张被裁决为非法,中国的一些岩礁以及填礁造出的岛屿也不能产生二百海哩的专属经济区。在当今国际法领域,虽然许多规则都以成文法制定,但法庭或是仲裁庭的裁决还是具有判例的作用。所以尽管中国一再声称仲裁庭的结论是废纸,但这一“废纸”的意义却不“废。除了加拿大这样的位置介于两大海洋中间,外海没有什么国家,无须担心专属经济区与他国重叠,也不用划出九段、十一段线或者填礁造岛去拓展自己更多领海的国家之外,世界上大多数海洋国家都将会以此判例为依据,去处理与邻国的海洋纷争。

南海问题,远开八只脚,本来轮不到我们关心,加拿大的主流社会对此就根本不重视、西人群中知道此事的人也寥寥无几。但是,这桩与我们加国的生活本来毫不相干的事,却在这里的华人圈内讨论热烈,一些华人社团也开始发功,网上和纸媒都出现了痛斥菲律宾政府、批评国际仲裁法庭、对美国喊打喊杀、要用热血和生命捍卫中国主权的誓言。多伦多41个华人社团更是在联合声明中特别指出:中国自秦汉以来就对南海有管辖权。

以历史为由对争议领土提出索求,我们早已耳熟能详。从小到大,每当中国与他国发生领土纠纷时,我们就会听到电台播音员义正辞严地嗓音:自古以来,那里就是我们神圣的领土。殊不知,在这次仲裁庭的判词中,这一中国官方和传媒常常教导人民的“自古以来”理论,竟然惨遭滑铁卢,据此而衍生出的九段线理论、历史性主权也都成为了非法。

依据“自古以来”理论提出对争议领土的主权索求之所以站不住脚,其主要原因何在?第一:这“自古以来”究竟是多久、多古?谁说了才算?如果争议的甲方以八百年前计算自古以来的话,那么乙方就可以用一千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就有人居住或被管辖为由进行反击。所以“自古说”在年代算法上就根本不科学,更无法取得共识。第二:现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的版图都不会和“自古以来”完全一致。如果大家都按自古以来重新确定自己国家的边界,那世界岂不乱套?地图不是也要重画吗?多伦多41个华人社团声称:秦汉时期,南海就属于中国。但他们不知,现在的中国版图和秦汉时期已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依照他们的说法,那么现在的中国应该把以前不属于中国的地方划给他国,或者将当时属于自己,而现在又是他国的领土拿回来。第三:当前国际社会在处置争议领土方面,早就不再用“自古以来”的历史理论为依据,而是以实际管辖为出发点,英法之间曾经有过的海洋小岛争议,就是通过仲裁,依据实际管辖原则得到解决的。“自古以来”的理论充其量只能说明“自古”,对学者研究有参考作用,对现实的领土之争没有根本意义。

尽管有许多人不爱听,或者会咬牙切齿、破口大骂,但笔者始终认为:既然生活在加拿大,无论是华裔个人还是社会团体,在审视祖籍国和世界发生矛盾时,还是应该以国际秩序、国际标准来分析问题,而不是以祖籍国官方的立场、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或其他中国御用学者的理论为思考基础。

关于南海问题,无论在仲裁庭的决定出来之前还是出来之后,国际上大部分智库和学者对此事的分析论述都认为:中国应该去仲裁庭积极阐述观点,并遵守裁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头埋在沙堆中,视仲裁庭为无物,将裁决当作废纸。事实上,中国执政当局以历史权利作为领土索求的依据,早已遭到过不少邻国的反对,只是国际上没有公认的合法机构来一锤定音而已。这次海洋法仲裁庭的裁决彻底厘清了海洋国家在处理这方面纠纷中的模糊和误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虽然中方舆论一面倒地在包括社交媒体的各方面发动宣传攻势、煽动民情,但作为生活在加国,可以从多方面汲取资讯、掌握实情的华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头脑,不应在洪水般的所谓“爱国”激情的冲击之下失去了理性判断。在这桩争议中,国际仲裁庭究竟是合法还是越权?裁决有没有道理和法律效力?这当然不是只由当事双方说了算,这是国际海洋公约所决定的。事实上,除了俄罗斯和一些小国之外,西方主要大国和地球上大部分国家以及联合国官员们都对仲裁庭持尊重认可态度、表明支持立场。而我们的加拿大,也在此事上作了正确的选择,站到了国际秩序一边,支持仲裁庭的裁决。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加国华人在南海问题上“选边”,自然也应该以“道”为标准,这个“道”既不应该是血缘上的联系、也不是政治立场的左与右,而纯粹是讲理和法律观点。在仲裁庭的497页的仲裁书中,仲裁员们详细地分析和阐述了九段线不合法、哪些地方是岩礁不是岛,以及填礁造岛没有领海权和专属经济区,这种行为影响海洋生态的理据。作为没有受到新闻封锁困扰的加国华人,完全可以在了解了仲裁书的内容之后,再作出选边,站在道理和法律秩序一边。群情激愤、拉破嗓子、喊打喊杀,这没任何鬼用!

在不少海内外的中文论坛中,还有论调将这次南海纷争解读为中美之间的较量,因此中美的军事冲突也将一触即发。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缺乏对南海问题的本质了解。南海问题说穿了就是沿海诸国扩展各自领海和专属经济区范围的一场比赛,而中国要独占九成南海面积,被所有相关国家都认为是索求过度。所以菲律宾挑头,希望由国际海洋法仲裁庭来判断对与错。中国身为海洋公约签约国,在眼看情形对自己不利时,既不退场(退出公约),又不理游戏规则,而且频频军事演习,这样才有了现在的看上去颇为紧张的南海局势。这里并不存在仲裁庭被美国控制主导的问题,而且如果南海大部分地方都被国际海洋法视为公海,那别国的舰船也自然有了在那依法行驶的权利。

加拿大杜鲁多政府执政以来,其政策在许多方面都有考虑不成熟,“新手上路”或过于政党化的缺点。但是,这次在国际事务南海纷争方面,加拿大政府支持仲裁庭的裁决、支持公义,这实确值得一赞!我们许多一贯紧跟联邦自由党的华人社团,这次反其道而行之,没看小杜的眼色行事,确实有点奇怪,看来在“爱”哪个国方面,不少侨领还是有自己心里的小算盘的。

这次多伦多41个华人社团发表声明挺华贬菲、贬国际仲裁庭,不知这又代表了多少华人?有没有开过会员大会、或作过民调征求意见?如果没有,那么那纸声明又算不算“废纸”呢?


出處
: 公民力量郵件組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