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為何民進黨執政下,五星紅旗能在台灣迎風飄揚?


許劍虹


~~
(網路截圖)

從蔡英文於2016年1月16日當選中華民國總統開始,統派團體在公開活動中打出五星紅旗的頻率有明顯增高的跡象過去只會在台北101與法輪功相互叫囂的中華愛國同心會,也刻意選在5月24日與25日還有6月25日及26日兩個週末,在台灣獨立建國大旗隊的老地盤,也就是西門捷運站的出口前插滿五星紅旗

雖然在過去八年內,統派團體偶爾也會高舉五星紅旗表達訴求,但是比起過去陳水扁與現在蔡英文執政的時代,這類行為在馬英九主政時明顯收斂了許多與之相反的是,懸掛台獨旗幟的團體在馬英九時代十分高調,但是等到蔡英文執政後則陷入沉寂這種民進黨執政時五星紅旗飄揚,國民黨執政時台獨旗幟高掛的情景,值得在此做個簡單的討論


做為統派旗幟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其實,台灣統派人士公開打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的案例,首先發生於陳水扁即將上台執政的2000年5月當時有一名自稱為「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的男子戴忠,率三五好友駕著懸掛大面五星紅旗的汽車環島,並在行駛到中南部時引發轟動。從那個時後開始,五星紅旗逐漸為越來越多的統派人士視為抗拒獨派的象徵,而開始於各種遊行與集會活動上揮舞。

儘管舉這些認同中共的人士,在泛藍陣營整體支持者中的比例還不算高,而且中國國民黨也會主動與他們保持距離,不過五星紅旗在台北街頭迎風飄揚的情況,不要說兩蔣時代了,就算是李登輝時代也是很難想像的。那麼,為什麼反而在民進黨執政以後,反而出現了這種五星紅旗廣泛為統派人士接受,至少不排斥的情景呢?

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在於民進黨的執政,讓不少過去堅信中華民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統派人士對自己的信仰產生了動搖。過去兩蔣時代,接受反共教育薰陶的他們都是頑強的右翼統派。在他們的心中,統一的中國只可以是秋海棠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被視為蘇聯扶持的外來魁儡政權,根本上就不被列入選項。

李登輝上台以後,許多右翼統派因為國民黨逐漸與民進黨合流而選擇脫黨加入新黨,或者留在黨內成為遭受本土派排擠的「非主流」人士。即便如此,右翼統派對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也沒有徹底失望,而是選擇相信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總統或者黨主席,也就是李登輝個人。只要哪天李登輝被迫交出黨主席的位置,他們就還是願意回頭去擁護中國國民黨。

當然,主張台灣應該「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聲音不是沒有,但是即便在新黨裡面都相當渺小。根據早年積極參加新黨活動的某位義工回憶,凡是在他們造勢場合舉五星紅旗的人,都很有可能遭到外省掛出身的支持者拖到一旁去毆打。該義工表示,當時他們這些支持者都認為,會舉五星紅旗參加新黨活動的肯定都是民進黨或者李登輝派來搞破壞的,絕對不會是自己人。

前面提到的戴忠,是外省族群中少數從李登輝時代開始就親近中共的左翼統派人士。為了吸收更多同志以強化自己的左統理念,戴忠早期也十分積極參加新黨的活動。只是戴忠宣揚中共的行為並不見容於當時仍高喊「捍衛中華民國」口號的新黨,所以他在與包括秘書長趙少康在內的黨籍幹部與支持者發生多次激烈口角之後黯然離去。

90年代的新黨雖然已經喊出了兩岸統一的主張,但是同時卻也堅決反對中共以大吃小的方式併吞台灣尤其是在1996年爆發台海飛彈危機的時候,新黨還於3月10日發起過針對中共的「黃旗反戰愛和平」遊行活動。時任新黨召集人的王建煊與趙少康,也都明確表示如果兩岸開戰,他們願意與獨派人士攜手抵抗武力犯台的解放軍。

由此可見,至少在李登輝下台以前,右翼人士的聲音在統派內佔了壓倒性的優勢,完全不是左派可以輕易動搖的。當時中華民國在經濟發展上也遠比大陸進步,因此無論是統派還是獨派,在潛意識中似乎也相信兩岸統一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華民國國旗也就成為了在島內代表統派的唯一象徵旗號。


不再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中華民國

可是,民進黨在2000年的上台卻徹底打破了原本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統派代表旗幟,八辦菊花旗為獨派代表旗幟的結構。這主要是在於,許多右翼統派人士誤解了國父、蔣公還有經國先生的思想,不知道兩蔣時代的威權統治其實只是讓充滿內憂外患的中華民國過渡到民主時代的一個手段而非目標。因此他們下意識就認為,中華民國應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是個以黨領政的國家。

在他們的認知裡,中國國民黨是中華民國唯一而且永遠的執政黨即便對李登輝深感厭惡,基層的深藍支持者們仍舊認為那是黨主席個人的問題等到哪天李登輝被趕走,換一個外省人回來主持中國國民黨,一切問題就可以撥亂反正也因為相信黨與國是綁在一起的,因此他們也相信只要國家還牢牢的控制在國民黨的手裡,那麼中華民國就還有希望

然而,2000年的政黨輪替,卻讓很多國民黨與新黨的支持者突然發現到中華民國是可以換黨執政的政黨輪替對深藍支持者帶來的衝擊,並不僅是一個主張台獨的政黨也能夠成為執政黨,而是讓他們當中的許多人首度產生了「原來中華民國不是我們的」想法。由一個仍緊抱《台獨黨綱》的政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在他們看來,顯然也不再是自己從小到大認識的那個有深厚感情的中華民國了。

面對來自於美國與中共的雙重壓力,陳水扁政府不敢宣佈台灣走向法理台獨之路。為了安撫深綠人士,民進黨當局唯一的選擇就是讓中華民國走向「台灣化」或者「本土化」的道路,盡可能的切割這個國家在1949年以前與大陸的一切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多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時代,與中國國民黨沒有仇恨的年輕綠營支持者也開始搖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自此開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做為統派圖騰的地位就此消失。雖然在民進黨的造勢場合中,仍很少看到獨派人士揮舞這面他們心中的「車輪旗」,但是卻不可否認從2000年開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在島內已經成為了一個超越統獨的中性符號。此刻,泛藍陣營還是在台灣捍衛中華民國的主要力量,但是中國國民黨很顯然的也已經不再公然追求兩岸統一了。

居然中華民國已經不再只是深藍支持者的國家,而且民進黨人也開始捍衛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起來,部份的右翼統派人士出於維護兩岸固有領土完整的想法決定放棄與中共的意識形態之爭,開始從民族主義的角度出發接受甚至認可了五星紅旗。不過,在陳水扁執政的第一任期內,接受五星紅旗的統派人士還相當稀少,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可能還是2004年的三一九槍擊案」。

由於認為陳水扁是靠製造假槍擊案而於當年獲得連任,連戰與宋楚瑜的支持者在選舉結果公佈後聚集到凱達格蘭大道上發起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原本彼此之間還互相視為同胞的統獨兩派正式走上了「準內戰」的地步。對於很多的深藍支持者而言,這不僅意味著自己又選輸了一場選舉,同時他們也相信自己無法透過任何合法手段贏回中華民國的執政權。

外加當時身為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出於早日恢復社會秩序的責任感而派遣鎮暴警察到凱達格蘭大道上驅趕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深藍支持者,讓他們更加相信中華民國國旗已經無法保護自己。2005年4月連戰訪問大陸後,國共和解的氛圍感染了台灣的深藍外圍團體。從此以後,台灣的統派政黨與團體即便沒有公開懸掛,也不再敵視五星紅旗

過去曾經強烈反共的中華愛國同心會,就在2005年10月1日於凱達格蘭大道前舉辦首次的「十一國慶」升旗活動。與愛國同心會有共同淵源的中華民國反共愛國陣線雖然沒有改掛五星紅旗,但是卻也將組織名稱中的「民國」與「反共」四個中共看來敏感的詞彙拿掉,更名為中華愛國陣線來響應當時國共和解的氣氛。

只是,這些激進的行動,並沒有辦法在大多數國民黨支持者心中引起共鳴到了此刻,國民黨主流已經認知到了國共和解的重要性,而且也明白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上已經不代表中國,至少不代表唯一的中國之事實,但是他們也並不打算順了中共的意讓兩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幟下統一因此國民黨的做法就是與深藍外圍團體做適當的切割,並且不再以「統派」自居。

而從台灣背後的最大靠山,也就是美國的角度來看,極端的台獨與統一思想都是違反亞太區域穩定的行為尤其是在陳水扁執政末期,推動了包括凍結《國統綱領》廢除國家統一委員會以及發起入聯公投等明顯向法理台獨路線靠攏的政策,更是讓美國相信未來的台灣領導人無論是來自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罷都不應該有太強烈的統獨情緒。

太強烈的獨派領導人可能迫使美軍與解放軍在台海發生戰爭,然而太強烈的統派領導人則可能讓中共的勢力在亞太過度膨脹,都會危及到美國的利益。因此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掌權者若想要獲得美國支持,首先要處理的就是控制住自己陣營內的極統與極獨,走「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換言之,兩個政黨的領袖都必須向美國證明,自己能更有效率的鞏固具備高度中性象徵意義的中華民國。

顯然的,馬英九在2008年與2012年的兩次選舉中,都因為達到了這個鞏固中華民國的標準而獲得美國支持。由於放棄了「終極統一」路線,甚至於不願意在公開場合強調自己是中國人,馬英九與深藍外圍團體確實結下了不小的樑子。不過出於結束台獨政權與建立穩健兩岸關係的想法,深藍人士在那兩次的總統大選中還是含淚的把選票投給了馬英九。

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去統化」與「中性化」幫助馬英九贏得了不少的選票,但是同時卻也帶給他的政府相當大的後遺症。由於他的中華民國政府同樣的不願意以中國自居,令更多的深藍與右翼統派人士懷疑自己過去的信仰與理念。最後的結果,就是讓台灣的統派支持者不分左右都更加相信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才能完成兩岸的統一。


統派人士相對自制的馬英九時代

馬英九上任後,快速的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與中共開展經貿與文化上的交流。到了這個時候,由於國民黨在政治路線上已經不再講統一,而且中共也已經發展成了世界第二大的軍事與經濟強權,島內的統派團體已經完全認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的事實。只是胡錦濤與溫家寶等當時的中共領導人,顯然也不希望為了意識形態破壞兩岸關係的進展而要求這些團體自我克制。

甚至有一段時間,經常駕駛自己懸掛五星紅旗,播放《義勇軍進行曲》的小汽車,在台北街頭上宣揚理念的戴忠,也疑似在北京的建議下暫時停止了活動。除了來自大陸的壓力外,很多深藍支持者也是因為看到國民黨重新贏回政權,又對中華民國產生希望而選擇拋棄五星紅旗的。畢竟對他們而言,中華民國只要不再走陳水扁的台獨路線,就還可以是一個偉大的國家。

由此可見,馬英九的當選對於想在台灣島內掛起五星紅旗的團體與個人而言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打擊。過去陳水扁執政的時候,他們還可以「反台獨」為理由正當化自己高舉五星紅旗的行為。而在中國國民黨出身的外省人馬英九執政的情況之下,他們這樣的行為也註定會被其他沒有那麼激進的深藍人士視為「豬隊友」看待。

所以在馬英九執政的八年內,雖然張安樂的中華統一促進黨與中華愛國同心會偶爾會有舉五星紅旗的脫序行為,但是在大多數的時候還是會自我克制比方說2014年張安樂為了反制太陽花」學運,曾經號召統一促進黨與新黨黨員在被占領的立法院前組織反制活動。雖然是公開主張一國兩制的政黨,但是統促黨在那次的活動中舉的清一色是中華民國國旗。

相反的,馬英九雖然努力的壓制國民黨與泛藍陣營內的極統勢力,但是他外省人的身份還是給民進黨找到了操弄的政治空間。利用台灣本省民眾擔心被國民黨與外省人「出賣」給中共的心理,蔡英文號召年輕人發起了一場又一場目的在於阻礙兩岸交流的群眾運動。這些群眾運動的結果,確實為民進黨累積了足以翻身的人氣,但是卻也將法理台獨的聲音推向了新一波的高潮。

畢竟在過去八年,真正從大陸對台灣的「讓利」中獲得好處者,還是以聚集在連戰、江丙坤與吳伯雄等國民黨大老身邊的企業主與資本家為主,再來則是旅遊業者與中南部的農漁民。沒有直接得到好處的台灣年輕人,自然很容易質疑兩岸經貿交流的正當性,進而為蔡英文還有其所培育的獨派側翼團體吸收利用而走偏鋒。

久了以後,他們不僅認定一切由馬英九政府與大陸簽署的經貿協議都是不公不義的,而且也開始質疑中華民國存在的正當性。與過去願意接受以中華民國名義維持實質獨立的老一代藍綠支持者不同的是,這些激烈的青年不只主張台灣走法理台獨的路線,而且還想要徹底埋葬中國國民黨。也難怪他們穿的黑色T-shirt上常會出現「我主張台灣獨立」或者「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等白色字樣。

也因為堅信台灣獨立是追求社會正義的唯一方式,這些所謂的「覺醒青年」也很積極參與一切目的在於否定中華民國體制的群眾運動。無論是在立法院前由公投護台灣聯盟擺的攤子,還是在西門町的獨立建國大旗隊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很諷刺的是,也只有在馬英九執政的時代,能看到那麼多的台灣年輕人熱衷於參加高舉台獨旗幟的群眾運動。


五星紅旗將再度猖獗的蔡英文時代

2016年1月16日,蔡英文當選了中華民國總統,原本選擇銷聲匿跡,潛藏於泛藍陣營內的親共人士又開始活躍了起來經歷了李登輝陳水扁與馬英九三屆總統的打壓之後,許多原本屬於「藍統」的右翼統派已經轉變為了「紫統」甚至「紅統」,並且滿腦子期待高舉五星紅旗上街的時代能夠再度到來。而民進黨的再度執政,顯然給了他們這樣的機會。

除了愛國同心會兩次針對西門町獨立建國大旗隊發起的行動外,深藍群眾在洪素珠事件爆發後歷次包圍台灣民政府的抗爭場合中,也都可以看到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舉著五星紅旗到場聲援。很顯然的,在進入了民進黨時代以後,泛藍支持者對五星紅旗的容忍度也比馬英九時代還要高出了許多。畢竟過去民進黨為了奪取政權操弄民粹的手段,已經嚴重激怒了許多的藍色選民。

這些藍色選民未必真的喜歡或者認同中共,但是為了教訓靠謊言與仇恨執政的民進黨,他們願意採用任何激烈的手段,其中也包括了利用北京的力量。而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過去八年來對民進黨一路退讓妥協的行為,是這些泛藍支持者所極度無法接受的。他們當中已經有不少人相信,居然依靠藍的沒有辦法教訓蔡英文政府,那麼就只能依靠紅的。

然而,光依靠已經在快速萎縮的深藍或者統派支持者,可能還不足以讓五星紅旗在台灣迎風飄揚。筆者預料,未來會高舉五星紅旗參加群眾運動者當中,可能會有一半以上是現在所謂的「天然獨」世代。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年輕人最終將會因為發現蔡英文不敢走法理台獨路線,而產生自己被民進黨政府欺騙的感覺。尤其是民進黨若無法解決分配正義的問題,他們滑向支持中共的速度將會更快。

我們不要忘記,現在有很多「紫統」或者「紅統」人士,都是接受兩蔣時代愛國教育長大,對中華民國有強烈感情的前右翼統派。如果連曾經參加過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的郁慕明,都能夠在當上新黨黨主席以後成為中共體制在台灣的辯護者,那麼這些從青少年時代開始就被民進黨教育要否定與推翻中華民國的台灣青年為了利益而倒向對岸的心理障礙顯然只會更小。

伴隨著中共軍事與經濟實力的成長,乃至於北京開始將統戰重點轉移到台灣的年輕人身上,未來勢必會有更多無法從民進黨政府手中拿到好處的「天然獨」世代轉變立場成為統派。這些人如果在未來與新黨、中華統一促進黨還有中華愛國同心會合流,將會成為自1949年以來台灣境內規模最大的紅色統派力量他們不僅將令民進黨政府感到如芒刺被,而且還會積極奪取中國國民黨的主導權

甚至,原本就受社會主義薰陶的左翼獨派青年,也有可能直接加入與壯大包括中國統一聯盟與勞動黨在內的「老紅統」社團,從而形成與藍綠兩陣營分庭抗禮之勢,極大的改變當前台灣的政治生態。過去一個多月以來,蔡英文政府的失能已經成為了「現在進行式」,無論是「紫統」、「新紅統」還是「老紅統」都找到了千載難逢的壯大機會。

除非民進黨調整政策或者國民黨再度執政,否則台灣人民勢必會如同過去陳水扁時代一樣,為了追求穩定的日子而選擇靠攏中共。尤其是在中共龐大的經濟壓力與攻勢下,一定會有不少的台灣青年為了當新一代的「買辦」而爭權奪利。這樣下去,兩岸還沒有統一,五星紅旗就可能真的要在蔡英文執政的台灣迎風飄揚了。

所以,現任的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在花心思監督蔡英文政府兩岸政策的同時,務必要防範這些親共人士的滲透。尤其洪秀柱當前在黨內的地位並不是十分穩固,更要小心自己被統一促進黨或者愛國同心會勢力牽著鼻子走的情況發生。若不格外注意「紅統」的影響力,等到四年或者八年後國民黨若執政,也只會成為中共的代言人與馬前卒,而這絕對不是大家所樂見的。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