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俚语有云:怪事年年有,今年更稀奇。日前台湾有-群下了台、闲来无事的政坛人物如前副总统吴敦义,前总统府秘书长曾永权,在野的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前资政白冰冰、廖了以、赵守博、胡为真等人突发奇想,搞了个联谊会,会中并联名推荐前总统马英九与中共党首习近平为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据说马英九对此“充满期待”。而北京当局虽未作公开正式回应。却暗中支使其“体制內”的文人对此一唱一和,要求將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习近平与马英九。以表彰去年“习马会”的成果。据说此事若能如愿以偿,其长期效应比签订两岸和平协议还重要。叫人听了真不知是幽默,还是搞笑?

 

顾名思义,诺贝尔和平奖,当然应颁给对人类和平事业有杰出贡献的人或团体。该奬项根据瑞典科学家诺贝尔的遗嘱,应该奖给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而习近平与马英九2015年在新加坡的握手,根本对取消或裁减軍备、军队未有任何贡献。只不过就是中共眼见国民党在台湾2016大选中,选情低迷面临溃败,于是为了拉抬国民党-把,令其知恩图报,继续倾向北京而作的一场政治表演“秀” 而已,与人类和平毫不相干。

 

我们不妨设想,如果去年新加坡马、习握手言欢时“习总” 能大大方方地说一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中共决定永遠放弃以武力进犯和“统一” 台湾的打算。如果这样,那到也确实是对世界和平的一大贡献。然而根本没有。我们不妨再退而求其次,如果当时“习总” 能大大方方地宣佈:中共將立即撤除部署在大陆沿海、針对和威脅台湾的上千枚导弹。那么这也不失为是对和平的-大贡献(至于口惠而实不至,则又当别论)。然而就是这样的“口惠”也没有。据说马英九也曾低声下气地向习总提及此事。但据马总统后来说,习的回答很干脆“那些导弹,不是針对台湾的”。言下之意与你马英九无关,你少多嘴。那么是針对谁的?据中共官方“经典” 的解釋是“只針对台独份子,不針对台湾同胞”。 于是有网民调侃云“中国的导弹大概比美国先进多了,弹头上长有眼睛,能识别哪个是台独份子,哪个是台湾同胞”。 这不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商吗?可见这种握手秀,根本对和平无任何贡献。更何言有什么资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众所周知,诺贝尔奖共分设五个奨项: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文学奖、和平奖。根据诺贝尔遗嘱,在评选的整个过程中,获奖人不受任何国籍、民族、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的影响,评选的唯一标准是成就的大小。因此一向被公认为是世界的最高荣譽,公正和公平的奨项然而北京当局对此却-贯釆用双重标准取“我” 所需,唯“我” 所用的立场.

 

例如人尽皆知的华人作家高行健2000年获诺贝尔文学奬,大陆当局对此事便采取全面封杀。那时大陆互联网还不普及,普通民众基本上蒙在鼓里根本不知有此事。原因就在于高行健的政治观点不合中共的“圣意”。于是当局极尽全力,不让此事为民众所知。高行健的作品在大陆更成了“禁书”。并视颁奨与高行健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为“敌对势力”。充分体现了北京官方执行愚民政策的“坚強”决心。然而当莫言获得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时,因为莫言不但是中共“体制内”的文人,且公然宣称“中国是个有言论和创作自由的国家”。甚至胡说:这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时代 如此与“我党” 高度保持-致,当局态度便來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官媒一片热烈欢呼。诺文学奨评委会,不但不再是“敌对势力”, 而改称“这是一件大好事”,“体现世界对中国文学的认可” 等等。这便是当局高超的“変脸”艺术。

 

至于诺贝尔和平奖,则被中共当局向來视若寇仇。当1989年西藏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中共竟无视事实与藏人的情感,称达赖喇嘛“不是宗教人士”。而是什么“民族分裂主义份子” 甚至使用“披着羊皮的狼” 这样赤裸裸进行人身攻击的粗鄙词语来诬蔑-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使文明世界大为震惊。

 

而更令文明世界震惊的是,中共至今还把因起草《零八宪章》正当行使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刘晓波博士,判以11年的重刑囚于狱中且长达6年之久。此事本已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刘晓波博士的夫人、诗人刘霞女士无端竟被株连,长期遭到软禁。精神遭受摧残,甚至有病也得不到诊治。引起海内、外舆情广泛公愤。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一个-向视诺贝尔和平奨为洪水猛兽的中国之领导人习近平主席,豈不让他感到接受与否都左右为难么?而他治下的中国公民,同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刘晓波博士却因言获罪,被中共的恶法冤判受辱囚于狱中,这豈不更是天大的“悖论” 和古今无双的大笑话吗?

 

更应该指出的是,十八大以后,中国国內民族矛盾愈趋激烈,特别是藏人的自焚和新疆民族冲突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而民主宪政、人权、自由、司法独立等理念更由“敏感词” 而成禁忌词。直到“不准”讲。特别是压制言论自由,打压与抓捕记者、709大抓捕维权律师,甚至抓捕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民众之类的事件-再上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不言而喻,诺贝尔和平奖只应成为对促进民族团结友好有卓越贡献的民主政治家头上的桂冠。怎能变为独裁专制者脸上的“美容霜”?

 

就在中共将刘晓波博士投入监狱后的2010年初。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评论题为《中国要设立“孔子和平奖”》。 鼓吹用“孔子”奖 來代替诺贝尔奖。接着便由一个叫谯达摩的人发起设立这个莫名其妙的奖项,这位谯达摩据说是一位“诗人”。与谯达摩共同发起设立这个奖项的,还有一个叫谭长流的据说是“哲学博士”。 这兩个无名小卒当时打的旗号却大得有点吓人。叫做“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传统文化保护部 孔子和平奖评委会”。声称立此奖是为了与诺贝尔和平奖“分庭抗礼”经过一番捣鼓和黒箱操作,便“评”出了第一届的得主是台湾国民党的连战,可是在中外一片嘲弄声中,-向对中共十分友好的连战也不敢来“买账”,表示“不知情”, 連战本人也未出席颁奖礼。以笑话收场。

 

但这帮子人并不死心。一連又搞了五届,历届的得主分别是:连战、普京、袁隆平、安南、一诚法师、卡斯特罗。但可怜的是,除第四届得主一诚法师与主办方主要人物合影并接受了奖金之外,其余的几位得主都没有露面,无人理睬。因此一直被人视为是一场闹剧。

 

中国商界有句成语叫“出口转内銷”。 意思是说有的商品或因质劣,或因价贵,出口卖不掉,可以拿到国內市场來让自己同胞享受。这个“孔子和平奖”,不但俄罗斯总统普京、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古巴大独裁者卡斯持罗这些洋人都嫌弃不要。連“血浓于水” 但居于海外的連战同胞也不领情。看來“出口” 是没啥希望了。唯一的希望只有“内销”。 而习主席与马总统都“同属-个中国” 在“一中架构”下“內銷” 应是顺理成章之事,如比则既可搞笑“诺贝尔”,又可消费“和平奖”, 一举兩得,豈不美哉?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