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媒体发达,山寨版新闻也随之增多,针对中国大陆的消息尤其如此。这当然跟国人爱制造伪劣有关,同时也跟新闻当局黑箱作业不无关系。本来不需保密也要保密,自然给小道消息提供市场。以讹传讹的结果,即使“事出有因”的真消息,也难免蜕变为山寨新闻。最新例证,当属毛泽东僵尸的未来去向问题。


据香港《争鸣》8月号报导,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再次发起联署议案,建议将毛纪念堂(应该含僵尸在内)迁移至韶山,在中共政治局讨论表决时获得高票通过。习近平更在表决后表态,说问题早晚要解决,如果本届余下时间不能顺利解决,下届任期内也一定要解决、处理好,云云。


香港《争鸣》月刊的老板,跟我有一面之交,我曾当面向他请教:大陆内部消息的可信度究竟有多高?他坦承,能有五成可信就不错。尽管某些消息来源人诚实可靠,但也难免水分。有些水分没法避免,因为当局有时候在放水(港媒叫爆料)过程中故意搞真真假假,试图操控舆论导向,或测试海外反应。


比方这次有关毛尸去向的短短新闻当中,我起码发现三处悬疑,细数如下:


悬疑之一:既然是高票通过的表决,为什么不展示一下议案本身?哪怕罗列几条要点也好。僵尸陈列并非党国机密,跟国防安全扯不上,有保密必要吗?如果万一水晶棺里藏有什么“达芬奇密码”,担心泄漏天机的话,干脆就不要放料,保密到底多好。何必要把消息当牙膏往外挤?让外界浮想联翩,心存悬念?


众所周知,陈列毛尸的纪念堂和水晶棺,是1976年10月8日,华国锋主持下的中央全会一致举手通过的(当时并无投票一说)。如果遵循党内程序(违背程序的事还少吗?),要正式否定那个决定,恐怕得在今年十月份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再表决一次,正式通过由王岐山联署、政治局高票通过的“移尸动议”,才能最终合法生效。如今离十月份开会时间紧迫,按理说也该把动议亮出来看看,起码让全党酝酿熟悉,否则那些号称“代表”全党的中央委员们,到十月份如何能“代表”?又怎么去“投票”?


悬疑之二:消息说,“把纪念堂移往湖南韶山”,但语焉不详,缺乏下文。怎么个移法?是平行移动?还是拆迁重建?到了韶山以后,新的纪念堂搞多大规格,占多少土地?花多少银子?水晶棺是继续保留?还是让毛尸入土为安?如今科技发达,中央也不差钱,如果整体搬迁,技术和财政大概都能做到。棘手的问题是,劳民伤财目的何在?要是怕毛左们在北京顶礼膜拜过度,时不时掀起崇毛狂潮,搅得人心不安的话,难道在韶山就不能继续顶礼膜拜?就不会掀起更大狂潮?那边天高皇帝远,也许放便毛左们搞更多花样。要想做到一了百了,眼不见心不烦,恐怕对迁往韶山的“毛帝陵寝”还得有一套详细的章法才行。比方说:监管权限,财政收支,警卫规格,朝拜制度等等。没有具体的细节规划,恐怕今后还会生出不少新的事端。


悬疑之三:王的提案和习的讲话,都难得点明当初华国锋的错误决定,但如何“纠错”,仍然留有悬念。毛、周、邓那代领导人,有鉴于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早在1956年就带头签名,通过决议,规定领导人死后要火化,不许修坟造墓、搞纪念堂、水晶棺等等。周恩来、邓小平、陈云等许多高官,也的确较好地遵守了他们当年签过字的那个决议。唯独华国锋凡是派和四人帮那伙人,硬是违背党内决议和毛本人的意愿,推翻“祖上遗训”,搞出个“纪念堂”新花样。可笑的是,华国锋本人过世以后,山西交城给他搞的“帝王陵寝”,占地10公顷,规模之大,超越毛纪念堂,恢宏气度,不让清朝王陵。有趣的是,胡耀邦去世后,江西共青城也给他搞个更大陵园;习近平上位后,据说陕西富平县,也大兴土木,扩建了占地百亩的习仲勋陵园。严格说来,这些陵园墓地,都有违“祖训”,不符合中共自己的决定。如果这次纪念堂的搬迁,真能代表某种程度回归中共以前的理智决定,那么,有人或许质疑:对于占地更大、耗资更巨的类似陵园,该当如何处理?


认真说来,陵园问题都跟死者本人无关,是活人之间的争议,反映不同政见者对不同陵墓的不同态度。前不久看到录像,是交城百姓倾城出动,同仇敌忾,昼夜值班,跟上级派来拆卸华国锋塑像的人马周旋对抗,要“誓死保卫华主席”。最后还是官方泄气后撤,宣布行动暂缓。如今要动毛尸,那还不得捅更大马蜂窝?在毛左看来,谁敢动毛尸毛堂,那跟掘他家祖坟没有两样。如果因此而触发严重冲突,引起社会动荡,那问题就会复杂化。从这个角度看,官媒对触动纪念堂的新闻小心翼翼,噤若寒蝉,的确也情有可原。


但问题是,不通过逐步评毛理顺民众思潮,特别是毛左们的认识误区,不运用解放思想的有效手段,通过自我教育逐渐释放弥漫社会的怒气、怨气和暴力倾向(这方面《炎黄春秋》功不可没,可惜面临打压,岌岌可危,可见决策者愚蠢至极),仅仅迷信决议,靠指示发号施令,触动毛尸,霸王硬上弓,不服就镇压,恐怕未必能达到官方希望的“釜底抽薪”效果。闹得不好,居心叵测的野心家们,有可能借机煽动毛左毛粉闹事,或策划更多意想不到的极端行动。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这个意思。类似事件历史上屡见不鲜。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总之,毛尸的未来去向虽然事情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放在当下中国极为特殊的背景之下,悬疑多多,说道不少。究竟事态如何发展,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