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的目的,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就目前蔡英文傾全力以《不當黨產條例》追殺中國國民黨的情況來看,這家曾帶領中國人走過北伐、抗戰與戡亂歷史的「百年老店」,極有可能在可見的未來內走入歷史。

筆者無意去花時間討論國民黨的歷史功過,也無意去探討連戰、馬英九、朱立倫與洪秀柱等歷屆黨主席在處理黨產問題時犯了哪些致命錯誤。身為台海現狀的擁護者,我更在意的是中國國民黨的消失,會給海峽兩岸的未來發展,尤其是台灣的民主制度帶來哪些不利的後果。而這樣的形勢發展,顯然對中國未來的民主化發展是十分不利的。


台灣現狀「典範」的消失

在討論民主制度以前,我們首先要知道台灣目前能夠打著「中華民國」這個中國的招牌,卻不受目前統治中國的中共政權管理的根本原因,完全是來自於華府與北京所認可的「不統,不獨,不武」現狀。這個現狀從美國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M. Nixon)訪問大陸以來開始建構,並且於1992年的香港會談」上正式確立

當然,對於這個現狀,海峽兩岸各自有不同的解讀。1995年,時任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的焦仁和,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八個字來形容香港論壇後的台海現狀中國共產黨則只強調「一個中國」而不提後面的「各自表述」,試圖模糊化中華民國的存在。等到2000年民進黨上台後,前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委蘇起在4月正式賦予了這個現狀「九二共識」的稱呼。

只是當年代表台灣與大陸參與香港會談的許惠祐與周寧,並沒有將當年雙方取得的共識訴諸文字,從而導致許多人到今天都還質疑「九二共識」是否存在。美國也出於不干預兩岸談判事務的原則,也從來沒有對「九二共識」給予過正面的肯定。然而,從馬英九確實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開啟了與中國大陸的經貿談判,進而建構了一個長達八年的穩定兩岸關係。

同樣的,馬英九也以「九二共識」為基礎,讓習近平在默認中華民國存在的情況下,在新加坡促成了兩岸領導人,而不是國共兩黨領導人的會面。從華府在過去八年不斷肯定馬英九維繫兩岸和平貢獻的情況來看,我們也不難瞭解美國對「九二共識」的真實立場為何。諷刺的是,許多人還認為承認「九二共識」意味著台灣像中共投降。

若要是真的對「九二共識」形成的歷史有所瞭解者,就不難發現這個現狀其實是由美國,而非中共所希望出現的典範。首先,我們要瞭解「九二共識」是90年代,也就是蘇聯剛解體,自由世界剛剛擊敗共產主義陣營時出現的產物在那個時代,美國的國力與對遠東的影響力遠超過剛剛改革開放,並且極度仰賴外資的中共所以一切的典範是由美國,而非中共制定

其次,我們也不能忽略「九二共識」本身只是中共為了修身養息而暫時接受的一個現狀。中共的終極目標,從來就不是跟台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而是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中華民國。所以「九二共識」根本上來看,是一個由美國主導,海峽兩岸相互妥協的政治產物。論及想要破壞「九二共識」的程度,中共是絕對不會低於台獨的。

以海峽兩岸實力壓倒性差異的現狀來論,「九二共識」等同於賦予中華民國一個繼續存在的模糊空間。凡是任何支持「九二共識」的台灣政黨,基本上也就等同於支持中華民國的現狀。當然,這個中華民國與兩蔣父子時代的中華民國有很大的差異。兩蔣父子時代的中華民國是以統一全中國為終極目標,「九二共識」下的中華民國則是消極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

此一安排,確實有著美國不希望兩岸過度接近的目的存在,但若換個角度去思考,只要還有一個以中國為名,並且不接受共產黨管轄的政權繼續在台澎金馬地區運作,時間拉長的話也還是有促使大陸走向民主的機會。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台灣的某個政黨與「九二共識」對著幹,破壞美國與中共當局的默契,因為這將給解放軍製造出兵的藉口。

美國之所以大費周章製造此一「不統,不獨,不武」現狀的目的,就是不希望因為台海爆發戰爭而開啟一場核武大國之間的戰爭。而在台北方面率先破壞現狀的情況下,美軍出兵保護台灣的機會是零。所以從各個角度來看,似乎也只有一個願意承認「九二共識」的政黨持續執政,才能繼續維持住華府、台北與北京三方的默契。

諷刺的是,早年美國協助兩岸建立「不統,不獨,不武」現狀的目的,並非是要了要幫助中國國民黨在台灣永久執政。事實上,就連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也沒有讓中國國民黨當永久執政黨的打算。幾乎所有老一代的國民黨領袖,都是以在中華民國體系下,在台灣建立一個健全的兩黨制或多黨制為目標換言之承認「九二共識」,對任何一個認可中華民國的政黨而言都不該有任何問題存在。

可惜的是,民進黨似乎認為「九二共識」是國民黨執政的政治遺產,認為一旦承認了這個現狀,就無法對自己的選民交代。因此蔡英文雖然知道台灣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但是出於這個面子的問題遲遲不願承認「九二共識」。這也就導致了中國國民黨從陳水扁時代開始,就成為了島內唯一一個有影響力,又願意接受「九二共識」的政黨。

換言之,中國國民黨反而成為了美國與中共制定的遊戲規則之擁護者,而民進黨則成為了挑戰者。這個現狀擁護者的地位,尤其在馬英九執政的時代得到了加倍的鞏固。只是伴隨著大陸國力的整體提升,還有習近平的上台,北京似乎對於「九二共識」這個現狀也越來越難以接受,並且積極尋求打破的方式。而其中一個打破的方式,就是讓一個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政黨在台灣執政。

唯有讓一個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政黨執政,中共才有道義上理由告訴世人這個現狀是由台灣,而不是大陸方面破壞的。當然,現階段中共也不用靠武力手段,甚至也不急於消滅中華民國。中共只需要在外交與經貿上全面孤立台灣,讓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在面對大陸同胞的時候失去一切顏面,就可以達到消滅中華民國,驅逐美國與建立新兩岸典範的目的了。

只是,目前台灣還有一個承認「九二共識」的中國國民黨存在。而且更糟糕的是,這個中國國民黨不只還有在台灣執政的可能,甚至對大陸人民也存在著其他島內政黨無法比擬的影響力。所以徹底消滅國民黨,並且將這個責任嫁禍到民進黨身上,也自然會成為中共影響台灣政局的下一個目標。而一旦國民黨被消滅掉了,維護台海穩定與中華民國存亡的外在條件首先就會消失。


「紅統」勢力抬頭

外在的條件消失後,島內的藍綠鬥爭會呈現出更不穩定的狀態。首先是中國國民黨一旦瓦解,來自於綠營的民主進步黨、時代力量與台灣團結聯盟,還有來自紅營的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都會積極爭取原來的藍營支持者加入。因為當一塊餅乾瓦解的時候,本來就會吸引周遭的人去分食掉出來的餅乾屑。而在這樣的發展下,「紅統」勢力必然會在島內抬頭。

今日許多外省人,或者中國意識強烈的本省人之所以還沒有完全倒向中國共產黨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潛意識中還相信中國人可以走民主路線。哪怕是對民主制度已經絕望者,至少也相信除了中國共產黨外,中國人應該還有別的選擇。一旦中國國民黨崩盤,他們那一絲對中國民主化的最後一點希望也就跟著崩盤,進而一切的信仰會以民族主義為依歸。

雖然嘴巴上講自己痛恨美國與日本,然而這些「紅統化」藍營最痛恨的對象也只會是島內搞分化的民主進步黨。而在民進黨執政的情況下,他們更只會把中華民國視為台獨的象徵而一起仇恨。如此發展下去,這些過去應該擁護「九二共識」現狀的藍軍支持者,最後反而也跟著成為現狀的破壞者,並持續深化島內的省籍與統獨對立。

只是新黨與統促黨的勢力雖然會隨著國民黨瓦解而抬頭,但是卻無法形成一支真正與民進黨抗衡的力量。一來是大多數外省精英不是選擇移民,就是會出於對中共的不信任或者恐懼而加入綠色陣營。包括宋楚瑜、姚立民、楊偉中與李新在內的外省精英,本身對所謂「外省人原罪感」深信不疑,很容易因誤判台獨有成功的可能與段宜康、梁文傑還有顧立雄合流。

這在本質上並無法強化民進黨抗拒統一的能力,但是卻足以遏阻「紅統」在島內的發展。而在無法形成穩定力量的同時,「紅統」們高舉五星紅旗,甚至在街頭以暴力手段攻擊異己的行為,也會讓大多數求穩定的藍色支持者與他們敬而遠之。最後的結果,是「統派」的整個概念會被與親共、暴力、激進與低文化等意識所綁架,在台灣的發展其實會越來越萎縮。

雖然,新黨與統一促進黨都找到了相當數量的本省,尤其是閩南青年精英入黨,但是他們在本土論述上始終難以與民進黨還有時代力量抗衡。因此他們存在的真正作用,也僅止於幫助中共消滅與瓦解藍軍支持者對中華民國的認同而已。此一局勢發展對中國民主化殺傷最大之處,在於再也沒有一股力量出來代表中華民國去與大陸談出一個有別於中共一黨專制的統一模式。而

當然,整個中華民國的傳統概念與論述,在台灣島內也只會遭到綠色與紅色兩陣營的夾殺。一旦有人質疑對日抗戰是誰領導的時候,綠色陣營會講那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沒有關係,紅色陣營則可能會擁抱中共的論述。到了那個時後,基本上也沒有人敢幫中華民國講一句話,更別說替中國國民黨辯護。在民進黨主動放棄對大陸論述的前提下,當然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共產黨來決定。

紅色的抬頭,唯一的作用就是幫助中共與民進黨消滅藍營,但是卻不代表中共可以靠他們來實現兩岸統一的夢想。中共所真正期望的,還是能夠操縱台灣的本土陣營,讓他們持續內鬥以建立一個有利於紅色中國的兩岸新典範。要記住中共不希望看到一個團結對外的台灣出現,而要達到這個目標,「紅統」不會是北京手中唯一的代言人。

甚至,「紅統」的作用會從國民黨消失的那一刻起便在共產黨心中失去原來的地位。畢竟從中共的觀點出發,「紅統」居然已經是自己人了,就不可能會是在未來兩岸統一過程中打交道的主要對象。事實上,早從陳水扁時代開始,「紅統」存在的目的就已經淪為破壞秩序的角色而已了。哪怕兩岸是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統一,恐怕也很難想像中共的談判對手會是新黨或者中華統一促進黨。


運用蔡英文與柯文哲相互牽制

從蔡英文上台三個月的表現來看,我們似乎可以認定中共是不希望她承認「九二共識」的。事實上,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已經透過引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開始往「九二共識」的腳步靠攏。假若中共真的有誠意維持「九二共識」的現狀,那麼就應該以鼓勵方式讓蔡英文政府逐漸走向正軌,持續馬英九時代兩岸密切交往的態勢。

而由周子瑜事件的發展來看,我們可以知道習近平在蔡英文上台的過程中其實扮演了「推手」的角色。只是他支持蔡英文的目的,顯然不是要讓蔡英文成為中共聽話的魁儡,更不是要維持「九二共識」典範的持續存在,而是要讓台灣的政局與經濟環境在她的領導下持續空轉。因為只有讓台灣持續空轉下去,台灣人才會拋開一切的信仰與尊嚴,徹徹底底的臣服中共政權。

一位筆名為「常凱申」的大陸人,已經在好幾篇文章中對此種以打擊台灣人自信為目標的戰略構想做了介紹。他血淋淋的指出:「過慣了窮日子,再過窮日子可能沒什麼,但是如果是從發達地區的位子上跌下來,那普通人的滋味可能就不太好受了,相比與前者,如今的台灣人對經濟貧困的忍受程度要低的多。屆時必然會形成全社會的怨氣,這股怨氣憋在島內,而又無處發洩,只能用於自亂。」

「常凱申」對台灣狀況瞭解到了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程度。對於如何對付台灣,他曾建議:「如果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在未來10年內被消滅,那麼島內的矛盾激化,就是一個概率越來越大的事件。在養家糊口面前,什麼溫良恭儉讓、什麼民主自由、什麼濃濃人情味,都會拋到腦後,把人性中赤裸裸“惡”的一面展現出來。」

能夠如此的瞭解台灣,這位「常凱申」即便不是中共的涉台官員,勢必也是體制內的學者。還有一些人,甚至認為「常凱申」就是習近平制訂對台政策的幕僚。當然,無論他究竟是什麼人,這些文章撰寫的目的就是為了維護中共政權的利益:「台灣究竟是華人自由民主富裕文明的天堂,還是政治動盪經濟蕭條社會矛盾尖銳的反面教材。未來10年將是一個較為關鍵的時間段。」

更可怕的是,這些招數實施起來,還無讓人找到攻擊中共的藉口。「常凱申」赤裸裸指出:「其實如果仔細看看上面,大陸這邊並沒做什麼,連對台灣的經濟制裁都沒有。發展半導體產業,為大陸百姓造福,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讓更多的大陸普通民眾在這個過程中受益,有錯嗎?難道為了“讓利”給2300萬人的台灣,我們14億人的大陸就不發展半導體產業了?」

因此,「空心菜」的上台,至少從「常凱申」的角度來看是有利於中共統一台灣的。所以他曾不只一次的感謝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他始終認為中共所該努力的地方不是統一台灣,而是讓統一後的台灣人對中共政權心服口服。所以與其現階段就統一台灣,不如讓台灣自己先內鬥混亂20年,直到台灣老百姓主動求大陸統一為止

這是中共能用的戰略當中最可怕的一種,也是台灣所最沒抵抗力的一種。但是要實踐這一個戰略,不可能光靠一個蔡英文。除了「紅統」外,中共需要其他更有號召力,更有力量的勢力牽制蔡英文並製造台灣的內亂。以黃國昌跟林昶佐在大陸擁有龐大經濟利益的角度來看,時代力量其實最適合充當中共在島內政壇上的打手。

然而,時代力量做為一個政黨,目前只有五個席次,還不足以成為在國民黨垮台後與民進黨相抗衡的力量。而要防止小英的勢力獨大,這些民進黨外的本土勢力必須要有一個明星級的政治領袖主導。當然,為了防止這些本土勢力反抗中共,這個明星級的政治領袖影響力還不能夠太大。放眼整個台灣,唯一符合此一條件者,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

儘管柯文哲現在的魅力已經比不上兩年前剛出來競選的時候,但是再怎麼說他也是台北市,也就是中華民國首都的市長。在選民結構以藍營支持者為主的台北市,柯文哲仍有相當可觀的支持者存在。同時,也因為他魅力已經大不如前的原因,中共也更容易操縱他去壓制蔡英文,讓台灣陷入永無止境的混亂與內鬥狀態中。

甚至,中共也可以暗中要求新黨、中華統一促進黨與中華愛國同心會等「紅統」勢力裝混入並壯大柯文哲的陣營。到了那個時候,柯文哲極有可能會成為台灣不掛名的「紅統」領袖。一旦支持小英與支持柯P的民粹力量碰撞在一起,大陸真的在20年內不必擔心任何來自於台灣的挑戰如此惡劣的民主榜樣,也讓中共能輕易找到繼續推行一黨專政與抗拒政治改革的藉口


假若國民黨不消失?

我們當然也不排除,中國國民黨有可能渡過蔡英文的圍剿生存下來,甚至慢慢恢復精力與民進黨爭取選票。然而,如果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不調整目前一些政策的走向,那麼中國國民黨還是很有可能淪為中共在島內的代理人。比方說此次洪秀柱所謂黃金與故宮文物是由國民黨帶到台灣的,所以屬於國民黨黨產的論點就十分不妥,完全坐實了「黨國不分」的指控。更可怕的是,洪秀柱這段不太得體的言論,很明顯是在沒有得到幕僚幫助的情況下發表的。

筆者認為洪秀柱本身並不是「紅統」,也非常理解她在遭遇蔡英文鋪天蓋地的追殺下,才會有如此情緒性的發言。只是此一問題不僅凸顯了立法委員出身的洪秀柱對歷史與國際政治議題的瞭解非常缺乏,同時也證明她手下真的是極度缺乏人才。而她所仰仗的蔡正元與邱毅,雖然因言詞犀利廣受藍營群眾歡迎,但是卻也可能成為「第三次國共合作」輿論的重要推手。

就如同許多外省政治人物開始往綠營靠攏的情況一樣,很多本省籍藍營政治人物也因為相信中共即將統一台灣,而有向對岸靠攏的傾向。這些黨內本土派政治人物未必會直接加入台灣的「紅統」陣營,但是他們確實很有可能透過引入親共人士的做法改變中國國民黨的結構。可悲的是,現在洪秀柱似乎除依賴這類民粹草根性的政治人物外,應對民進黨的追殺毫無招架之力。

透過資深記者劉益宏的文字,蔡正元曾經做過以下發言:「國民黨和共產黨爭的是中國的代表權,都奉行一中原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是兩國,爭的卻是一國,因此必須消滅其中一國,才能達成目的。現在看來,代表中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只能是中國的屬地。當民進黨化身為中華民國時,中華民國實際上就滅亡了。台灣必須由共產黨統一,才能完成歷史任務。」

至於邱毅,則是建議中共就故宮文物與黃金成立調查小組,派人來台灣追討這些文物。假若蔡英文不把文物「歸還」大陸,邱毅就建議中共通緝中華民國的總統。無論蔡正元與邱毅是有心還是無意,很顯然的他們都將引入中共力量視為對抗民進黨的途徑。只是這樣的言論,等於也是坐實民進黨對國民黨「中共同路人」的指控,讓藍軍在未來更難與民進黨競爭。

洪秀柱所該做的,是邀請真正有處理兩岸與國際政治事務經驗的大老回到黨內,並且密切的與其合作。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洪秀柱在鞏固國民黨傳統意識形態與打基層選舉方面確實發揮了極大的功效,但是若想要真正的戰勝民進黨並確保國民黨的生死存亡,還是要與吳敦義、郝龍斌與胡志強等人建立緊密的聯盟關係。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