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政治新生代逆袭香港立法会选举,拷问中国对港政策?

杨建利:
是次香港立法会选举是2014年雨伞运动后的第一次。虽然在制度层面没有取得民主化的进展,但雨伞运动使得香港民众对中共“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承诺的信任发生基础性转向,催生了数个年轻世代为主体的以香港自决、政治独立为诉求的本土派政治团体,改变了香港的政治生态。虽然人们有理由认为,他们的政治诉求不够现实,但是没有人能否认,他们在香港政治舞台上的出现并实现立法会席位的重大突破反映了中共治港的失败以及本土意识的滋生和成长已经成为香港的不可忽视的政治现实。有人讥讽讽刺梁振英为“港独之父”,从这个思路上来讲,真正的“港独之父”非中共莫属。香港回归19年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劣弊性。
鉴于北京政治体制的性质及其领导人僵化的权力意识,我预估,面对着香港民主派的选举胜利、特别是本土意识政治力量的崛起,中共政权将会采取更严厉的手段──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外交的、甚至黑社会的手段──对香港民主派进行围剿、清洗和瓦解。本土派的出现扩大了政治光谱从而撑大了泛民主派的政治空间,目前最关键是,非建制派如何团结、不互相对立而被分化瓦解;另外就是如何平衡使用议会和街道两个战场稳健推进香港民主化。


2、海外毛左红歌纪念毛泽东,触动谁的神经?

杨建利:
毛粉的种类不同
A.思想毛粉:他们相信毛骗人的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消灭阶级的鬼话,相信毛的真诚和伟大,怀念毛的时代。这些人有失忆症、对自己曾经的赤贫、恐惧的生活失去了记忆,或者极端不诚实。思维和情感混乱。用毛反权贵资本主义现实的大都是这批人。
B.民族主义毛粉:他们把民族主义情绪投射到他们认为的反帝民族大英雄身上。然而事实上,毛卖国比谁都厉害,他们不知道或者不愿意承认。
C.权力崇拜毛粉:他们不相信毛的鬼话,也不认为毛是好人、民族大英雄,生活追求“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优渥腐化,对贫富悬殊无动于衷,但是他们崇拜毛,因为毛霸道、权力无限、政治斗争中总是胜利。
D.实用毛粉:所有中共的权力者,即使与毛有世仇,只要掌握了权力就不否定毛,因为否定毛就否定了中共统治的合法性来源,进而动摇权力基础。习的左倾架势更使得实用主义者以“颂毛”为向习、向党、向“祖国”献忠心的形式。
E.以上每一点都有一些。
习近平的“左貌”是表面的。面对着贫富悬官僚普遍腐败的现实,习拒绝用普世价值的思路去应对,故他能找到的政治资源和话语体系就是毛左那一套;另外他在个人风格上刻意模仿毛,想把自己打扮成全能的伟大领袖。然而,中共的权力基础是权贵资本主义,这与毛左的意识形态相对立,如果习政权高调纪念毛会使本来已经因为习的反腐和经济衰退开始离心离德的中产阶级(权贵资本主义下产生的中产阶级)更加疏离,这是习政权面临的最深刻危机,所以习政权只要维护毛维护到不动摇中共合法性根基即可,再高调的吹捧推崇毛也不可能了。所以,国内低调纪念毛逝世40周年背后有习政权的精细计算。
中国不摆脱毛的魔咒,就成不了文明的国度。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