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黄兴国落马李鸿忠上位,谁是习的人?

楊建利评论摘要

按照中共惯例, 天津市委书记自然成为政治局委员而步入党和国家领导人系列。所以围绕着这个位子,必有大战。

为什么去年天津港大爆炸发生后,黄兴国没有被撤职或调离,几乎所有观察家媒体都因此断定黄兴国是“之江新军”的核心人物,属国王的人马,而今黄兴国忽然被整肃,人们不顾逻辑上的鸿沟齐声说:黄兴国其实不是习近平的人呢?我认为这些分析都太肤浅和落入俗套。从某种意义上讲,除了当时对习近平接班制造了障碍试图分权和夺权的人以及隔代为他指定的太子以外,应该都是习近平的人,黄兴国更是国王比较内圈的人,而正因为此,才发生了“爆炸不走人,现在走人”的事情。当习近平用反腐的手段把政敌清除的差不多而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随即发生的就是自己团伙的内讧,这是政治斗争的本质,此次整黄升李,习只不过是用反腐的方式解决了自己人马内部的火拼而已。天津港爆炸案后,即使是自己人,把黄兴国扶正进而进入政治局也不方便做,因为实在难以服众,没有撤职和处分就已经表明对自己人的保护了。当习决定以另外一个自己人替代黄兴国任天津市委书记进而进政治局时,受到了黄兴国的抵制。爆炸案刚过就传出遥遥领先的预言:李鸿忠将任天津市委书记,但是一年多李鸿忠不能走马上任。今年初竟先向习核心表忠心的就是李鸿忠和黄兴国两位,两人当时较劲竞争上位。黄兴国之所以敢于抵制恰恰因为他是国王的人马的缘故(像彭德怀敢批评毛,他误认为可以批评得起),但是,黄兴国的“不懂事”严重影响习的19大布局,国王最终翻脸了。

该案说明,中共统治集团将会继续内斗不止,习近平一会用反腐清除政敌,一会用反腐解决自己团伙的内斗,骑虎难下,强化集权,最后制造出国王和国王的人马比以往更耸人听闻的腐败和滥权。

2.乌坎流血冲突,习近平扫荡民主村?

楊建利评论摘要:

2011年乌坎事件发生前,我通过学习各国民主革命的经验理出心得:持续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运动是民主革命的四个关键因素之一,而持续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运动的标志是其拥有一个群体具备如下4个性能的领导群体:a. 被民众信任、有民众号召力  b.有能力阻断或部分阻断政治秩序c. 能引起国际关注和调动国际民主力量支持, 以及 d. 能和当局展开有效的政治谈判。乌坎事件的发生符合了这个模式,所以它成为“民主村“。然而,乌坎相对于整个中国实在太小,中共可以调动强大的国家机器围剿,消灭乌坎也防止乌坎模式的扩散。乌坎模式已经深入人心,乌坎精神不死,然而在操作层面,如何才能扩展乌坎模式、如何使抗争突破地域和阶层界限,仍然是摆在民主运动面前的巨大的难题。

胡春华这样大打出手,说明他已经失去了太子的身份,成了废太子。在中共的体制内,太子必须像当年的胡锦涛和习近平那样,谨小慎微什么都不出头。心里不服的废太子才会“闹腾“,薄熙来是然,胡春华亦然。胡春华此举,不是投名状就是叫板。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160916/3511945.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Ns7zgpCNv8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