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2016年9月29日奥伦赛讯)9月25日起,国际笔会第82届代表大会在西班牙加利西亚古老小城奥伦赛(Ourense)的文化中心举行,东道主为加利西亚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副会长齐家贞,常务秘书兼狱中作家委员会协调人肖国珍,狱中作家委员会委员蔡咏梅,发行和翻译委员会委员唐肆啼(Stephen Thompson)五位代表参会。

~~


国际笔会会长詹妮弗·克莱门特(Jennifer Clement),副会长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Joanne Leedom-Ackerman)、露西娜•卡特曼(Lucina Kathmann)和卡塔•库拉克娃(Kata Kulavkova),秘书长崛武昭和执行主任卡莱斯·托尔内(Carles Torner)等总部人员,加利西亚笔会会长路伊斯·冈萨雷斯·托沙(Luís González Tosar)等东道主,以及来自数十个国家的各笔会代表200多人出席了这次大会。中国大陆的笔会此次没有派出代表,台湾的中华民国笔会会长黄碧端等三位学者型代表到会;香港中国笔会缺席,委托独立中文笔会全权代理。已经停止活动数年的香港英文笔会,数周前恢复活动后也派了三位青年代表出席。

本次会议的主题除了“打造文学的桥梁”之外,重点讨论性别歧视问题,特别是在文学和文学组织方面,包括各个笔会的成员和领导层中的男女性别分布的状况。在不同文化的国度里,妇女的地位因着传统丶习俗和宗教等原因而相异,在文学的表达中也各自不同。如何改变妇女至今尚处的弱势地位,除了从教育、媒体宣传、语言的使用上着手,也有人提出设置保障“名额”的措施。不过有人说,独立中文笔会这次参会的是四名女性和一名男性,阴盛阳衰,可以略为扳转弱势。

~~


独立中文笔会的代表们,刚在香港开完颁奖典礼和文革五十周年暨香港言论自由研讨会,又风尘仆仆辗转赶到远在万里之外地中海滨的奥伦赛,积极参与大会的各项讨论。

~~


廖天琪在大会上发言,报告了中国国内和香港言论自由受到压制的严峻情势:笔会前会长、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至今系狱锦州监狱,妻子刘霞形同软禁在家,荣誉理事高瑜女士判刑七年,虽减刑至五年并得以保外就医,却不获准离境到国外接受医疗。另外,本会有九名会员还身陷囹圄。香港的言论自由自铜锣湾书店事件之后,整个出版业、营运行销受到严重挫折,图书行业萎靡不振,一个繁荣景气的自由城市,文化新闻界变得被动自律,业者噤若寒蝉。

~~


香港英文笔会代表克里斯(Kris Cheng)阐述了铜锣湾书店的无名业者“被失踪”的情况,会场上打出了本会会员桂民海照片和他在此事件中失踪的经历,以及他目前尚在监禁之中等待判刑的状况。

~~


曾任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的蔡咏梅女士,在大会上也做了专题报告,讲述香港书报出版业近年来从兴旺步入肖条的过程。许多书店关门,原来名气很大的书店由于租不到仓库,存书无法囤积,面临萎缩甚至关闭的危险。她特别提出73岁的本会荣誉会员、出版人姚文田于2014年被捕,判刑十年,是百分之百的政治迫害和对言论自由的打压,这种杀鸡儆猴的手法对香港出版业的打击和警示是空前的。十分遗憾的是,这个案子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关注。从新闻和出版业的角度看来,香港已经成为一个“危城”。

本会并在大会上呼吁国际的同行们关注两位被判无期徒刑终生监禁的同事们——一位是维吾尔学者、博客作家依力哈木,他被中国政府判刑,关在新疆的狱中,目前被提名沙哈罗夫奖。另一位是刚获得独立中文笔会的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巴林大学教师和博客作家阿辛加斯(Abduljalil Alsingace),他从2008年起,多次入狱,最后被判无期徒刑,他的弟弟也随着入狱,长子亦判刑7年,在狱中备受酷刑。他的女儿扎赫拉(Zahra)受到独立中文笔会的邀请,刚到香港代父接受了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奖金和奖座。

国际笔会会长、墨西哥小说家克莱门特在大会上强调国际形势的转变,使得许多地区和国家的言论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笔会所要负担的任务更为艰巨,象牙塔和闭门造车的写作方式已经是翻过去的一页历史,文学要扮演桥梁的角色。有人补充说,文学就是桥梁,我们把一切因偏见、误会通过暴力甚至战争手段造成的断裂,重新搭桥链接起来。笔会执行主任、西班牙卡塔兰作家托尔内也以英、法、西三种语言发言,鼓励所有笔耕的同仁在此动荡的全球局势中发挥镇定、积极、融汇和抚慰人心的作用。

显然在当今的世界,文学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从美学艺术方面移位转化,负担起重要的社会甚至政治的任务了,当然这是见仁见智的事。然而,文学在人权关怀上必须有强力的着重点,在大会的讨论中,许多笔会都争相发言,特别是不自由的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地区,大家纷纷报导本国的言论自由受到专制体制箝制和人身自由及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

这次大会有20项决议案,包括独立中文笔会和美国笔会共同提交并几度修改的议案,大会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一切良心犯,包括笔会列出的会员及非会员的23人名单,维族、藏族的良心犯,要求进行司法改革,修改所谓的“反恐条例”,实施已经签署的国际公民及政治权利法令等。

~~


在各委员会和地区性的分组讨论中,肖国珍和齐家贞发言,提出如何改善性别歧视问题的建设性意见。此外,肖国珍就本会湖北荆门会员刘艳丽案发出呼吁,介绍了刘女士被阻出境参加香港会议,并且被当地警方刑拘的情况,国际笔会总部答应过问并关注此事。齐家贞描述了墨尔本的华人社会如何成功地阻止了“颂毛音乐会”的举办。唐肆啼则讲述他做为以中文写作的西方人,竟然也间接受到香港有关方面的警告,别写讽刺和批评中国政情的文章,专制政权的爪伸得如此之长,香港别说50年不变,回归后不过20年工夫就已经失去了蓝天白云的天空了。

~~


大会期间,除了早九晚六,整天九个小时的会议之外,晚间还有文学活动。在28日的晚宴中有诗歌朗诵的节目,与会者有兴致都可以朗读自己的作品。这时各方人士大显身手,有的高歌一曲,有的甚至连歌载舞,如艾利特亚的青年女诗人身着亮丽的民族服装,特别抢眼。缅甸诗人也是以打手势的哑剧和不时的高声呼喊来吸引观众,获得掌声。唐肆啼和廖天琪分别朗读了刘晓波的《承担》和刘霞的《空椅子》两首中英文的诗,后者说我们的荣誉会长刘晓波将於2020年出狱,但愿他有一天能来参加国际笔会的年会,这一天的来到更将证明自由的精神、人性的尊严和审美是没有任何牢狱所能禁锢的。

奥伦赛是个美丽的小城市,有着许多古老的青石所铺的巷道,各种咖啡馆、饭店、酒馆遍布,晚间踏着街灯散步,在这些几世纪以来就恒古不变的石头路上,令人思古幽情不由而生。整天九个小时的会议令人疲惫不堪的身心,到了此时就得到了抚慰和报偿。大会结束,本会五位会员也就互道珍重,各自返回自己侨居的欧亚美澳四洲。


转载自独立中文笔会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