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克思:论制度绑架

绑架,是指用暴力控制他人自由的一种行为,处在被绑架地位的人,丧失了行使自我意志、支配自己行为的能力,不得不听命于绑架者,服从绑架者的意志,否则自己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制度绑架,就是指绑架者不是自然人,而是制度。被绑架者个人自由的丧失,不是因为受到自然人的胁迫,而是由于受到制度胁迫的一种状态。制度绑架与自然人绑架不同,被自然人绑架的人,只要反抗控制他的人就可以获得自由,被制度绑架的人,即使反抗了控制他的人也不能获得自由。制度绑架是一个广泛存在于专制社会的现象,它的存在严重制约了人类的进步,可是,对于这样一个事关人类进步的重大理论问题,却没有引起思想界的重视,笔者用百度和谷歌搜索了一下“制度绑架”这个词,与其直接相关的理论文章一篇都没有,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令人遗憾的事情。难道是这个问题不重要,因此不值得学者花时间和精力进行研究?绝对不是。让我们通过实例来了解制度绑架对社会进步的危害有多严重吧。

有个共产党派出所的所长,来自农村,深知农村老百姓的生存之苦。他经过努力,中学毕业考入了警察学校,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由于工作勤奋,人际关系也处理得不错,逐渐升到了派出所所长的领导岗位。这些年地方政府大兴土木,出现了很多野蛮拆迁的事件,每次遇到村民反抗,政府都会通知他们安排警力配合。多少次,当他看到可怜的农民为了保住自己的唯一财产,泪流满面向他们下跪的时候,他的心都要碎了。可是,他没有办法不去执行任务,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到了现场以后不亲自出手抓人,而是找个借口,说今天这个厨师做的饭菜不好吃,他要亲自做饭给大家吃,以做饭为名躲进了厨房。一个良心未灭的警察干部,为什么不敢理直气壮地站出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就是因为他被制度绑架了,他已经失去了自由,完全不能行使自己的意志、支配自己的行为。

另一个制度绑架的例子是6•4凌晨被派往天安门执行清场任务的军人。据事后参加过清场任务的军人说,军人本质上都是来自于人民,他们很多人都知道民主制度的好处,当他们被派往天安门执行清场任务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充满了痛苦与矛盾。他们多么希望在自己采取实际行动之前,高层领导能够突然改变主意叫他们的部队停止前进。在不得不进入天安门清场的情况下,大多数军人都不忍心直接向群众开枪,而是把枪口对着天空射击,希望民众能够自动离开,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只是在他们遭到愤怒的民众袭击后,为了自我保护不得不向袭击者开枪。如果军人真的愿意屠杀民众的话,那么死亡人数何止区区数千人?当然,军队里也有一些没有灵魂的二百五,他们从清场任务中看到的只是立功受奖、升官发财的机会,他们不懂什么是社会正义,心里只装着个人利益,因此他们下手就十分狠毒。这种人,只有当他们自己受到迫害的时候才会觉悟。政府的想法也是和军人不同的,它故意驱赶军人去和愤怒的民众发生冲突,目的是保住政权,而不会去关心民众的生死。为什么军人会昧着良心去执行任务,也是因为他们被制度绑架了,被绑架的人是没有能力支配自己的。

制度绑架现象由来已久,古罗马的奴隶主驱赶两个互不相识的奴隶到斗兽场进行决斗,就是制度绑架。两个素昧平生、无冤无仇的奴隶因为受到了制度绑架,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不得不竭尽全力杀死对方。由于制度绑架的普遍存在,使得专制社会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好人干坏事,邪恶势力更是横行无忌日益膨胀,正义和良知淹没在利益的污泥浊水之中,理性和文明奄奄一息。

为什么会出现制度绑架现象?如何才能使制度绑架不至于危害社会?这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理论上必须有明确的答案。笔者这篇论文的目的,就是试图找出产生制度绑架的原因,而对于如何才能使制度绑架不至于危害社会进步的问题,则留待下一篇论文讨论。

众所周知,人的体力不如猛虎、敏捷不如猿猴,为了生存必须联合行动,因此组成了社会。要组成社会就需要建立制度,否则就会出现混乱,达不到联合的目的。由是观之,制度对人类社会来说极其重要,它确立权威、规范秩序,极大地减少了人类社会的混乱,维护了社会的稳定。然而,制度一经建立,慢慢地又会出现由制度本身造成的利益冲突,有的人因之受益,而另一些人因之受害。而且,因为客观环境和人的需要是不断变化的,过去合理的制度,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很可能就不合理了,因此,制度的适时改进也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改变落后的制度以适应新的环境和新的公众需要,是减少社会矛盾的可靠途径。新制度取代旧制度的现象,就叫社会进步。并不是所有的制度变更都可以被称为进步,只有那些能够减少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的制度变更才能被称为进步,激化社会矛盾、破坏社会和谐的制度变更,只能被称为倒退。

制度一经建立就具有了延续性,一个制度可能延续几代人甚至更长时间,比如封建社会皇权的长子继承制延续了几千年。与制度的延续性相比,个人的生命显得太短了,短得就像线上的一个点,无论这根线是弯是直,都不是个人决定的,个人在确定线的方向上完全无能为力。因此,人在制度的面前也就显得十分渺小。每个人降生人世,都必然落入一个既定的社会制度之中,这个制度是前人制定的,也许你不满意,但是它仍然强迫你遵守,这就产生了我们前面所说的制度绑架现象。

制度的延续性是依靠强制性才得以实现的。要使制度有效,就需要配以相应的奖惩措施,对维护制度有功的人给予奖励,对违反制度规定的人实施惩罚。由于强制性的存在,不管是否合理,制度都得以延续,相反,因为新制度是对旧制度的否定,所以宣扬新制度的人不但得不到奖励,反而要受到惩罚,于是制度进步就显得格外困难,历史上所有进步思想家和先行者都遭受迫害的原因就在这里。

下面我们以土匪集团为例子作一下模型分析,看看制度是怎么把人绑架的。我们假设某个土匪集团在组织上总共有三个等级,最高首领叫山大王,中层干部为10个头领,每个头领管辖着30个喽罗,这些喽罗就是最低的级别。这个土匪集团有两个基本制度,一个是关于谋反的制度,一个是关于创收的制度。谋反制度规定,谋反者,一经查获,斩!举报谋反有功者,喽罗提拔为头领,原来是头领者,给予100万元奖励。在创收制度上,山大王坚持先王传下来的经济承包责任制,即规定每个头领每个月必须上交30,000元给山大王,否则就撤职。为了充分调动喽罗们的积极性,头领把目标责任分解到自己统领的30个喽罗头上,要求每个喽罗每月必须完成2,000元的任务,未完成任务者,按所欠金额进行惩罚,即每差100元打1军棍。如果顺利完成任务,头领就可以从喽罗那里得到60,000元,上交山大王30,000元后,还剩余30,000元,就是自己的收入。喽罗们为了生存,必须冒险下山抢劫4,000元,上交2,000元,自己得2,000元。

先王时期,这个承包制度还算合理,因为那个时候土匪集团人还不多,只有现在的一半左右,可是因为现在喽罗多了,可以用来抢劫的对象并没有增加,承包费就变得太高了。如果只抢劫过路的行商就完不成任务,何况天长日久,这条山路土匪猖獗的消息传了出去,行商们宁愿多绕100公里路也不走山寨边过了,这样,就逼迫除山大王以外的所有人向周边村民大肆劫掠,搞得民怨沸腾,即使这样往往还是完不成任务,因此而挨军棍的大有人在。为了完成任务,喽罗们不顾哥们义气互相偷起了自家兄弟的东西。有人觉得这样下去整个山寨迟早完蛋,可能遭受团结起来的村民攻击而失败,也可能因为内讧而散伙。喽罗们因为级别不够不敢向山大王提建议,有个头领向山大王提了建议却不被采纳,山大王说这是先王定下的规矩,不能坏在他的手里,显然这个山大王是个昏君。那个提建议的头领很有社会责任感,他试图挽救这个山寨,有心通过政变推翻这个昏君,可是山大王的武功十分了得,况且身边还有几十个卫兵不离左右,该头领估计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战胜他。政变后如果一时半会战胜不了山大王,其他头领可能就会带人来支援山大王,自己就性命难保了。为了确保胜利,该头领觉得必须暗地里至少联合一个头领,共同造反。可是联合谁呢?俗话说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那个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的头领为了100万元的奖金反过来把你出卖了,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啊,前几天就已经有一个喽罗因为犯颜直荐被山大王关进了监狱。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山大王在寨子里到处都安排了密探。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吧,别人能过我也能过,山寨垮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不值得拿生命去冒险。就这样,社会进步被无声无息地扼杀了,因为除了山大王以外,所有的人都被既定的制度绑架了,社会进步的唯一希望就是山大王自己能够觉悟,这是山大王一个人说了算的情形。如果山寨的大政方针不是由山大王一个人决定,而是由一个叫做寨中央的领导集体来决定,那么连山大王自己也被制度绑架了。这种情况下,即使他觉悟了也无济于事,因为所有进入寨中央的领导人都是按照是否效忠先王的制度选拔出来的,如果山大王自己觉悟了,但是其他人不觉悟,他也有可能被其他处于多数地位的人推翻。这种情况下,社会进步尤其困难。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常见的模型,几千来都是怎么走过来的,政治学上叫专制或者独裁,谋反的规定叫做《宪法》,创收的规定叫做《普通法》。从对土匪集团模型的分析可以看出,独裁制度是无法进步的,利益受损(即挨了军棍)的人和有良心的人士都会被投进监狱。可是社会矛盾并不会因为把这些人投进了监狱就消失了,因为这些人是社会矛盾造就的,而不是这些人造就了社会矛盾。独裁统治者非常愚蠢,在看待进步人士和社会矛盾这两者的关系时,总是因果倒置,把原因看作结果,把结果看作原因,幻想多关几个人就可以实现天下太平。结果可想而知,人越关越多,社会矛盾却越来越大,最终把社会逼进一场巨大的混乱之中。

独裁制度下,制度绑架的强度随着权力等级的上升而逐渐减小,权力越大的人受到绑架的强度越小,权力越小的人受到绑架的强度越大。假设在一个有着1亿人口的国家,一个叛逆者受到绑架的强度指数趋近1亿,因为在1亿个人里,叛逆者自己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假设这个国家有10个军区,那么每个军区司令员受到的绑架强度指数就只是9,他只需承受来自另外9个军区的压力就可以了,如果他改变旧制度的努力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来自人民的支持还可以化解一部分绑架强度,使他实际承受的绑架强度指数小于9。所以,独裁制度下,权力越大的人越有条件进行制度变革。虽然实行寨中央集体领导的独裁制度,山大王也被制度绑架了,但是相比之下,他受到的绑架强度最小,因为他在民众当中的威望最高,他又控制着军事力量和舆论工具,因此,只要他觉悟了,愿意用新制度取代旧制度、真心实意推动社会进步的话,就可以比较容易击败寨中央其他保守领导人的反抗,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就是例子。如果山大王不觉悟,国家必定越来越乱,无数的财富都要消耗在内斗之中,直到这个国家彻底崩溃。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制度绑架主要是由于个人的渺小和制度的强大造成的。独裁制度通过以下措施维持自身的存在:1.用奖励措施获得大量支持者。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缺乏独立思维能力的,他们的精神生活贫乏,以物质利益为唯一人生目标,信奉有奶便是娘的现实主义哲学,只要有钱什么都干,这种人的大量存在给旧制度提供了广泛的民众基础;2.用惩罚措施恐吓追求进步的人。趋利避害是所有生物的共性,人也不能例外,在惩罚面前,只有极其高尚的人才会为了社会进步牺牲个人利益,这样旧制度就有效消减了反对派的力量;3.独裁制度控制了舆论工具,使得要求进步的声音难以传播到人民大众之中,人民群众只能在现实中接受教育提高认识,因此进步力量就很难凝聚人气形成合力;4.独裁制度控制司法断绝了良心人士寻求正义保护自己的念头,因为坚信自己反抗制度绑架的行为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因感到斗争没有希望而放弃反抗;5.独裁制度控制了人们自我实现的一切通道,使得反抗旧制度的人因看不到其它出路而放弃反抗。通过以上措施,独裁制度维持了自己的生命,迫使人们接受它的绑架。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