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粉發展簡史

雪笠(空氣)

2015.2.16,舊金山,應光復委邀請介紹大陸民國派發展歷程



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姓王,名雪笠,孤舟蓑笠翁的笠,獨釣寒江雪的雪。我也用過不少筆名和馬甲,最 後確定下來長期使用,也是比較爲大家所知道的網名,是空氣。我爲什麽取這個名字 呢?因爲我認爲,空氣是最最自由的物質狀態,而自由恰恰是我們最最匱乏的。


今天非常感謝辛灝年老師邀請我來參加我們光復大陸的工作會議。我很榮幸能夠在中 華民國波瀾壯闊的復興運動中有機會貢獻自己一點微薄的力量,也很榮幸有機會向大 家匯報這些年我們在大陸的工作進展。因爲時間有限,我就簡單回顧一下我親身經歷 的大陸民國派的成長:


我本人是 2002 年的正月在陪都的蔣公官邸云岫樓,他的書桌前正式立誓,并且開始從 臺灣網站下載宣傳資料和在網上尋覓同道。那時候大陸網絡還很少談論民國話題,到

2002 年底我們才集結了五六個志趣相投的朋友,還包括兩個臺灣的。2003 年有了轉機:上半年大紀元連載辛老師的《誰是新中國》,我們把安全的段落節選轉載到國内論壇上,從跟帖評論當中發現越來越多的持相同觀點者;下半年蔣夫人宋美齡逝世,悲慟 之情,用共產黨的語言描述,一大群遺老遺少都跳出來了。我們迅速形成了一個以凱迪貓眼爲活動基地同時轉戰天涯等各大論壇的團體,天天跟毛粉打群架,我們罵他們毛粉,毛粉回敬我們叫果粉或蔣粉,我們說,我們跟你們不一樣,我們不是個人崇拜,就叫國粉吧,這就是國粉這個詞的來歷。


(2003 年,除凱迪外,還有一個國粉聚集的戰史沙龍。戰史沙龍以軍史愛好者爲主,對有多少個兵這些細節都研究得一清二楚。可以說,凱迪偏重政治,戰史沙龍偏重軍史,「混跡」其中的國粉,後來也都合流了。)


才開始,我們介紹百年憲政追求、五五憲草、四六憲法的理論性系列文章幾乎沒有閲 讀量,反倒招來五毛恥笑。於是我調整了戰略,將三民主義分階段解説,先花幾年時 間傳播阻力相對較小也最容易引起大眾情感共鳴的民族主義,也就是抗戰内戰等歷史 真相,以消解中共建政的合法性;再過渡到淪陷區與自由區民生的各種舉例對照,即 民生主義;最後深入到阻力最大也是我們最終目標的民權方面的闡述,即民權主義。


2003-2004 年,借臺灣大選之機,我們將民國題材的宣講推到第一個高潮。2005 年連 戰回大陸,從全國趕往南京的國粉把中山陵和總統府圍得水泄不通,翹首相盼。兩岸 關係的緩和,給了我們一點在狹縫中生長的空間,2006 年形成了還原抗戰史的第二個 高潮,同時我們繼續通過論壇和 MSN 聊天軟件集結宣傳人才。2006 下半年,原保釣愛 國團體的一批熱血青年受這些宣傳的鼓舞以及來自臺灣的戴平山的示範,到街頭打出 中華民國國旗,建立了一個命名爲『泛藍聯盟』的網站,公開成立組織,宣稱網站注 冊用戶均是組織成員。雖然事實上大多數網站用戶對『組織』一事并不知情,還是引起了中共高度重視/恐懼,加之泛藍聯盟的骨幹積極參與人大競選和維權運動,在外媒頻繁亮相,沒過兩年便遭到殘酷鎮壓,相繼入獄。


2007 年底,我受一個朋友的戶外運動 QQ 群的啓發,一次開設了上百個 QQ 群,設置了 以思想成熟度或地區分類的級別,并建議群員如法複製滾動。通過群内的日常溝通, 我們得以更加高效地發現人才、調配資源、分工協作、凝聚人氣。


2009 年,我們決意創建自有媒體,以便未來與官媒爭鋒。這一年,我們先後主辦了《民國史》、《理想國》、《漏網之語》、《果敢 114》等網媒。我們甚至在理想國的虛擬空間模擬民國的五院制度來選舉各級版主。網站非常熱火非常受歡迎,開設不到1個月就有幾萬注冊會員,還不算不注冊的訪客。但很快就被黑客追擊,防火墻封殺,警察上門…… 堅持了將近一年以後不得不關閉。


受此教訓,我們領悟到沒有後臺的獨立媒體在國内難以存活,還是得藏身官方許可的主流媒體,借官家的地盤下自己的棋。2010 年,我們開始轉戰新流行的社交媒體:新浪微博。2011 和 2012 年,我們在微博陣地取得長足的發展,藉助其社交功能,將觀念和主張從過往針對普通網民的發散性傳播進一步定向傳播到社會各界知名人士。這時候類似陳永苗(辛老師此前問到)這樣的一些人包括北洋派、聯省自治派、民盟後人、甚至機會主義者接觸到我們的觀念,也開始談民國,雖然大家一起將民國熱捧得更高,但此民國非彼民國,許多觀點還是大相徑庭的,而且因爲他們在國内和海外掌握的媒體資源都比我們這種不能不刻意低調的團體豐富,爲了避免混淆,我們從過去有意用調侃口氣來模糊身份的「國粉」正名爲口號明確的「民憲派」(取義「民國憲政」,同時亦可解爲「民主憲政」)。「民國憲政派」被定義爲一個思想流派,其定位是:以青年知識分子爲主體,立足思想界來總結和引領「民國熱」的其他領域,譬如出版界、影視界、文化界、藝術界、服裝界、建築界、教育界…等等。


到 2014 年,我們的影響已經如此之大,中共開始警覺和害怕。環球日報從去年雙十節起連續發文批判國粉。他們爲什麽害怕?首先他們很清楚,誰是他們的天敵,誰最有資格質疑他們的合法性?其次,和以往的民運宣傳不同,這次我們真正將傳播的觸角深入到大衆,滲透到從知識分子到販夫走卒的各個階層,使一般對政治不感興趣的民衆也對中華民國產生良好印象甚至向往;我們真正掌握了青年,説服了青年。青少年信仰青天白日者的比例越來越多,而且不問出身,大多數并不是民國後人,而是出於理性的思考選擇了民國。所謂薪火相傳,火種不息,光復可期!


最後,我要再次感謝辛老師,如果沒有辛老師的《誰是新中國》一書高屋建瓴,振聾發聵,我們大陸民國熱未必可以走到今天這麽蓬勃的局面。甚至可以説,我們這一代年青人,從 70 后到 90 后到 2000 后,包括我在内,無不受到辛老師的啓蒙和感召!感謝辛老師和王炳章博士這樣的先行者!也要感謝在座的各位前輩和同仁,感謝你們一直不懈的努力。我很幸運,可以遇到這麽多志同道合的戰友,在光復民國的路上,讓我們齊心奮鬥,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



注:本版國粉發展簡史在現場演講版的基礎上做了兩處修訂。一是補充了戰史沙龍這 個在還原民國史前期起過重要作用的板塊;二是根據泛藍元老的回憶,將誤傳的 2004 年改回爲 2006 年。這兩點,在 2 月 22 日講座后的提問中,也已經補充。




轉載自縱覽中國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