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專題


杨建利:呼吁民主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换届时向中国投反对票

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

海外中国民运与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网络照片)


10月28日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换届日。海外中国民运与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呼吁美国等民主强国起领导作用,形成民主国家的联合行动,在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换届投票时,投中国的反对票。

“公民力量”主办的网刊《公民议报》发表了这篇文章的中文译文。文章写道:

“2014年3月14日,中国人权人士曹顺利在中国一家部队的医院里死亡,浑身布满虐待的伤痕,这是拘留5个半月留下的印记。之前,她在2013年9月准备离开中国前往日内瓦参加一项有关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时,在机场遭到逮捕的。那年6月,她在北京外交部外组织了一场静坐,要求允许普通公民参与撰写中国递交联合国的人权报告的过程。

今天,我继承她的遗志,以同样的志愿写这篇文章,也就是以中国公民的身份表达中国民众的愿望。这些愿望应该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的倾听,因为当前的中国政府并不是中国人民选举出来的,他们在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体制中没有正确传达人民的意志,没有代表人民的利益。

近年来,很多民主国家因为惧怕中国的经济力量,在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中,不愿触及人权议题。联合国机制让他们能够在人权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以国际法律赋予的权力集体直面中国政府,而不用担心‘干涉内部事务’的指控。本月28日就有这样一个机会,联合国大会将投票选出人权理事会的新成员。

根据建立人权理事会的联合国大会60/251决议规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候选国应当是‘在保护和推动人权事务上保有最高标准’的国家。中国离这个基本标准相差甚远。

有些人总是希望或假装希望,把中国纳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能使它遵守规则。但过往中国加入理事会后的纪录表明恰恰相反,其人权表现非常糟糕,往往是变本加厉。我在开头提到曹顺利的死亡,就发生在2013年11月联合国大会以193票中的176票让中国连任理事会成员之后的4个月。在那次选举之前的几个月中,中国政府就加紧了对网上言论控制、开始对新公民运动的镇压。

从2013年至今,中国就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期间,中国国内发生了成千上万例人权侵害案。例如,和平温和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于2014年被逮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2015年,藏族宗教领袖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在狱中死于酷刑;西藏死于自焚抗议的人从122例上升到145例;习近平政府对公民社会展开了20年里少见的镇压,320多位人权律师和活动家遭到骚扰、逮捕或被失踪。胡石根先生在过去的27年里已经先后被拘禁两次,长达17年,他于2016年8月初再被判处7年半徒刑。中国政府于一个多月之前又通过法律对外国非政府机构进行安全监控,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变力度进一步加剧。

在过去的三年中,中国政府继续对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基督徒、法轮功修炼者,和香港民主派实行镇压政策。它不但否认天安门大屠杀的罪行,还迫害任何揭露真相、纪念受害者的个人和群体。在这三年中,中国政府公然藐视释放中国民主先驱王炳章的正义要求,继续关押刘晓波博士,继续保持唯一关押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国家的纪录。

在因侵犯人权而臭名昭著的同时,中国国务院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中国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白皮书》,这是中国在人权保护上第三个这样的计划,此时发表该白皮书显然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选举。在白皮书中,中国政府重复他们的谎言,重申与人权理事会合作的誓言。但没有任何理由表明可以再次相信中国政府。在明智的人们看来,目前把中国选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如同让狐狸看守母鸡的窝,在它饱餐之后还在搽拭嘴角的羽毛的时候。

我们知道联合国大会选举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候选国家需要至少97张票才能得选。如果每个民主国家都投反对票,中国的机会就是零。一张票就可以测试一个民主国家对人权的道德担当。所以,我敦促美国等主要民主强国在所有民主国家中起到领导的作用,不要羞辱你们自己的伟大的国家和人民,请公开投票反对中国。”

杨建利是著名的中国人权活动家。他先后毕业于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获数学和政治经济学双博士学位。1989年他回北京参加民主运动,亲历血腥的“六四”屠杀。2002年他回国考察下岗工人的生存现状,被当局逮捕判刑5年。2007年杨建利在美国创建“公民力量”组织,他多次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为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作证。去年12月,杨建利又发起將“六四”天安門屠殺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和开展寻找六四坦克人的活动,获海内外民主和人权人士的热烈响应。



转载自法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