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題


就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訪海內外獨立學者

——查建國專訪


雪笠: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重點審議了兩個文件:《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凖則》、《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並且於昨天正式公佈。這是不是標誌著所謂的「從嚴治黨」走向制度化?這會給中共「黨內生活」帶來怎樣的衝擊?

查建國:六中全会两个文件的通过标志党内全面严控的制度化。中共党内生活进入一个不同前30年的新时期。


雪笠:我注意到這次發佈的《凖則》中有以下幾個不準:「黨員不准散佈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不准公開發表違背黨中央決定的言論,不准洩露黨和國家秘密, 不准參與非法組織和非法活動,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在我眼裡,這似乎不像是要走向一部分人鼓吹的包括一些「外國友人」也讚賞和推崇的「黨主立憲」、「黨內民主」,而是要將中共黨員也像黨外群眾和異議份子一樣嚴厲地管制起來了。您認為在這樣的《準則》以後,中共黨員除了「絕對忠誠」,還有向中共諫言的渠道和空間嗎?

查建國:《准则》里的几个不准再现党内专制,认为中共现“核心”会走向党主立宪和党内民主是当今民运圈内少数人的一厢情愿。中共党员有谏言渠道,但空间有限,触禁区将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党员都清楚。


雪笠:這次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你認為這是習近平已經徹底大權在握的一個標誌嗎?經過這幾年所謂反腐旗號下的肅清異己,中共黨內還有沒有能與他對抗的力量?如果有,這樣的抗衡力量能到什麽程度?可能會為中國未來的政治帶來哪些不確定的因素? 如果沒有,中共作為一個「組織」,未來會怎樣演化?

查建國:习已在党内巩固了自己地位。党内斗永远会有,但现在已无与习抗衡势力。习后六年无大事,变化在习第二任后。


雪笠:我們都知道中共黨國不分,以黨治國。習近平這個黨核心的確立、黨國大權的進一步收攏,是否也意味著國家總理等其他職位的進一步虛化?聯想到習李不和的傳言,習近平本人有掌控中國經濟的能力嗎?

查建國:习已在党内巩固了自己地位。党内斗永远会有,但现在已无与习抗衡势力。习后六年无大事,变化在习第二任后。


雪笠:六中全會公報在確立「習核心」的同時,對領導人「禁止吹捧」、「堅持集體領導」的條文也歷歷在目。如此悖論是一個障眼法還是由黨內其他博弈的力量堅持加入來抗衡習核心的呢?「集體領導」的「集體」包括哪些人,能否具體化?

查建國:“集体领导”既是中共一贯提法,也能对一把手有限制约。习难达毛神化程度。“集体”主要政治局常委会。


雪笠:六中全會顯示出「習核心」除了依黨法治黨國,還要達到空前的「從嚴治黨」的勃勃「雄心」。習近平上任以來的「反腐」行動,雖然殺了很多雞,儆了很多猴,同時也引起中下層官僚系統離心離德、消極不作為。除了「反腐」,習近平還會用哪些手段來保證近九千萬中共黨員對其「絕對忠誠」呢?

查建國:习治党除反腐外,更重要的是抓“纪律”,这是今后重点。中共执政地位带来党员个人利益,这是“利益激励机制”,忠诚者可获提升机会。





就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訪海內外獨立學者——张博树專訪(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891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