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題


就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訪海內外獨立學者

——张博树專訪


雪笠: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重點審議了兩個文件:《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凖則》、《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並且於昨天(11月2日)正式公佈。這是不是標誌著所謂的「從嚴治黨」走向制度化?這會給中共「黨內生活」帶來怎樣的衝擊?

张博树:这两个文件确实都在强调“从严治党”,但是,和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凖则》相比,新的《准则》的要点是立威,立“习核心”的权威,而1980年那个《准则》方向正好相反,是“去威”,是“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是为了避免再发生文革那样的“错误”,和毛式党内独裁告别。可见,36年过去,历史又转回来了。同一个中共,36年前要反领袖专断,因为党首独裁不但给整个国家,也给这个党自己带来巨大灾难;而今天,则在重新确立领袖独裁(核心),好像完全忘掉了历史,忘掉了历史上发生过的惨痛教训。岂不悲哉?


雪笠:我注意到這次發佈的《凖則》中有以下幾個不準:「黨員不准散佈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不准公開發表違背黨中央決定的言論,不准洩露黨和國家秘密, 不准參與非法組織和非法活動,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在我眼裡,這似乎不像是要走向一部分人鼓吹的包括一些「外國友人」也讚賞和推崇的「黨主立憲」、「黨內民主」,而是要將中共黨員也像黨外群眾和異議份子一樣嚴厲地管制起來了。您認為在這樣的《準則》以後,中共黨員除了「絕對忠誠」,還有向中共諫言的渠道和空間嗎?

张博树:这倒不是新鲜事,向来如此。至于“党主立宪”之类,一些朋友的善良愿望而已。谈到“谏言”,皇权时代四品官尚可以直接给皇帝写折子,言官死谏更被认为是美德,今天已经完全不可想象。可见中共党国政治文化即便和前现代中国相比,已经发生了多么可怕的堕落!


雪笠:這次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你認為這是習近平已經徹底大權在握的一個標誌嗎?經過這幾年所謂反腐旗號下的肅清異己,中共黨內還有沒有能與他對抗的力量?如果有,這樣的抗衡力量能到什麽程度?可能會為中國未來的政治帶來哪些不確定的因素? 如果沒有,中共作為一個「組織」,未來會怎樣演化?

张博树:我们不清楚黑箱内的情况,只能说,根据各种迹象,习的地位已经大体稳固。当然,除了权争意义上的党内对立力量外,还有一种基于价值观立场的党内对立力量,那就是中共党内民主派。习对两者的弹压都很严厉,虽然出于不同的动机。目前看,独裁之势似乎势不可挡。而殷鉴不远,中国真正的危险恰在这里。

 

雪笠:我們都知道中共黨國不分,以黨治國。習近平這個黨核心的確立、黨國大權的進一步收攏,是否也意味著國家總理等其他職位的進一步虛化?聯想到習李不和的傳言,習近平本人有掌控中國經濟的能力嗎?

张博树:习的“小组长治国”早就弱化乃至虚化了总理的权力。当你看《新闻联播》关于“中央深化体制改革领导小组xx次会议”的报道时,你会觉得同一个会上竟然通过分属不同领域、彼此八竿子打不着的10个、20个决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更像一个生产队长事无巨细一把抓(习确实做过生产队长),而不像在治理一个巨大的国家。当然,习有自己的智囊班子。他能否“掌控中国经济”要看智囊们给他出什么招。在这个领域,我不认为习自己具有足够的学识。


雪笠:六中全會公報在確立「習核心」的同時,對領導人「禁止吹捧」、「堅持集體領導」的條文也歷歷在目。如此悖論是一個障眼法還是由黨內其他博弈的力量堅持加入來抗衡習核心的呢?「集體領導」的「集體」包括哪些人,能否具體化?

张博树:“禁止吹捧”一类词1980年的文件中就有,“坚持集体领导”也是共产党文件中必有的东西,总不能连这点门面都不要吧?所以不存在什么其他博弈力量一定要加入来“抗衡”的事情,这只是外界的想象。还是我们说过的,新文件的要点是立威,哪怕在强调“集体领导”时。我们不妨对比两段文件的原文:1980年《准则》称:“集体领导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之一,从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的委员会,都要按照这一原则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在党委会内,决定问题要严格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书记和委员不是上下级关系,书记是党的委员会中平等的一员。书记或第一书记要善于集中大家的意见,不允许搞一言堂、家长制。”而2016年《准则》则称:“党委(党组)主要负责同志必须发扬民主、善于集中、敢于担责。在研究讨论问题时要把自己当成班子中平等的一员,充分发扬民主,严格按程序决策、按规矩办事,注意听取不同意见,正确对待少数人意见,不能搞一言堂甚至家长制。”注意上述引文中加黑的部分,区别可谓一目了然。


雪笠:六中全會顯示出「習核心」除了依黨法治黨國,還要達到空前的「從嚴治黨」的勃勃「雄心」。習近平上任以來的「反腐」行動,雖然殺了很多雞,儆了很多猴,同時也引起中下層官僚系統離心離德、消極不作為。除了「反腐」,習近平還會用哪些手段來保證近九千萬中共黨員對其「絕對忠誠」呢?

张博树:习为了实现“党国中兴”,除大力反贪腐外,也在重弹“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我相信习本人是认真的,他的毛粉特征和马列原教旨成分大概是他区别于其他中共现任领导人的一个重要方面,别人都在做戏,表演而已。所以您问道“绝对忠诚”,哪里有什么绝对忠诚?越是喊“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人(像李鸿忠之类),越是彻底的投机分子和机会主义者。习重用此类人,除了愚蠢不能说明别的。习的原教旨努力最终会造成一个更虚伪、更腐朽的面具社会。医治这个社会将是未来民主中国非常艰巨的任务。这是后话了。当下习势头正劲,“习核心”的确立完成了红色帝国的加冕礼,这会载入历史,但属于何种记录就另说了。





就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專訪海內外獨立學者 —— 查建國專訪(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890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