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权日


中国人的“美好世界”在哪里?


闵良臣



两条微信

微信一:因所谓泄露“七不准“而获刑的高瑜女士(129日):“刚才警察来通知,国保派了几个保安来上岗,说是因为1210不知是什么日子,我说是世界人权日,这两天我得出门,他说马上回去汇报。”

微信二:查建国(1210日):“今天是世界人权日,我家门囗现有警方派的人站岗监视。我早4点起床看手机,想到狱中众战友,想到流亡海外众朋友,想到熊飞俊被捕,江天勇失踪,福州大抓捕(已抓14人),孙文广被软禁,彭明猝死牢房,吴淦等709案末判人被逼要求上电视认罪,500律师声援李金星被打压,雷洋案久拖不决,高瑜,曾宁等全国各地有多少人被站岗,被旅游,被喝茶,被截访,网言被屏蔽。乌呼,人权日无人权[流泪][拳头]。”

 

一首诗歌

这两天,大陆网民手机微信上一再看到大家转发一条信息,有位虽然是作家但平时也仅是写点小文章的熊飞俊“被带走了”,“罪名”据说就是不该出版了他自己写的书。这让本人莫名其妙,惊诧不已:写书,出书,难道不是一个现代人的权利自由?马克思不是也说过“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吗?不然,难道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还是一个“泡影”国家?而生活在这种国家的人们还不能算现代人?我不能相信。于是有了下面这些长短句,用我的权利,表达我想表达的!

今天是什么日子

——听说有人因出版自己的书失去自由有感

今天

十二月十日

是个什么日子

哦——国际人权日

 

这个日子

什么意思:

尊严面前

人人平等

不受歧视

 

思想自由

表达自由

新闻自由

言论自由

出版自由

行动自由:

法无所禁

即当自由

 

只要没有暴力倾向

只要不是造谣说谎

只要不是侮辱谩骂

只要不是特权思想

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

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

 

迁徙自由

结社自由

集会自由

组党自由

选举自由

被选举自由

这是一个现代人

基本的自由

 

少一份自由

就少一份尊严

少一份自由

就少一份幸福

 

谁愿意呢

——谁!

即使一条狗

生活在中国

也会说不

生活在西方

也会说NO

 

我们要争取

我们的权利

我们要争取

我们的自由

 

谁也休想剥夺

谁也无权抢走

不管你说得天花乱坠

还是有什么天大理由

即使一条狗

也会明白:

你们说的那些

全是忽悠

 

从未出现过民主政府

  自从十多年前读过卡尔·波普尔那篇译成汉语约1200字符散文《我是我曾见过的最幸福的哲学家》后,就再也忘不掉。读文章时就想,作者写作这则短文时该是多么幸福惬意哦,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显然是情不自禁的题目。久远的不说,就说近代以来,中国有哪个科学家、哲学家或高级知识分子写过类似这种题目吗?没有。我敢说没有。这种心情是做作不出来的。理由就是,正如两年多前以九十八岁高龄去世、被誉为美国当代政治理论家、民主理论大师的罗伯特·达尔在《论民主》一书中所说的那句话:“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中国,在其辉煌的四千年历史中,中国从未出现过民主政府。”生活在一个从没实行过民主的国家,怎么可能体验到生活在民主社会中的那种享受自由享受尊严的幸福感呢?

  之所以有上面这几行文字,缘于近日读到一篇《人权之伟力—专访人权观察创办人伯恩斯坦》的文章,作者方冰、章真。在要结尾处,我似乎又有了读波普尔那篇散文的感觉。伯恩斯坦说,他相信他选择的人权事业会使世界变得更美好,还说:“说你想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这也许听上去很天真。但我认为,人权是正在起主导作用的伟大力量之一。”——正是“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这十余个字打动了自己,并触动我的联想我的期盼。只要是一个正常人,有谁不想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呢。

  然而,在我所生活的这个国家,似乎就是不想让它的民众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甚至用威胁恐吓乃至更下作的手段,让你对“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连想都不敢想。

 

毛的阴魂一直不散

  想一想,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已经是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生而为人,连想都不敢想,该是何等悲哀、恐惧。曾经有人认为所谓“解放思想”说不通,意思是谁能管得住人的思想呢?其实不然。且不说灌输洗脑其实就是一种控制人思想的方式手段,一个人在受到极度的恐惧威胁后,往往连思想也没有了——这里说的没有了,就是不敢思想了。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时代,实际上就是已经控制了人们的思想,甚至让你觉得想吃好一点,穿好一点,生活自由一点,爱美一点,甚至想哼几句温柔、舒缓而不是所谓“革命歌曲”,这些全都属于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腐朽思想”。毛泽东甚至还言之凿凿地说:“如果我们不把两条路线的斗争进行到底,那么中国就要变颜色,资本主义就会在中国复辟,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你说这是何等可怕。既然凡资产阶级、资本主义都不是好东西,久而久之,你还敢去想、还会去想吗?人毕竟没有彻底脱离动物属性,而凡动物皆有条件反射心理。

  现转眼毛已死四十年了,可是毛的阴魂一直不散。特别是近年来,一种让中国普通民众不敢想“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里”的威胁恐惧的气氛又弥漫在这个国家大街小巷、学校工厂,其特征,就是排斥“普世价值”,坚决不走西方那种自由民主道路。先前那“四个坚持”不说,新一届中央政府又“发明”了“七不准”,读一读那些“不准”,谁不恐惧——且很快就有人因向海外曝光这“七不准”而吃了牢饭。什么“依法治国”,简直就像老百姓形容的“顺嘴打哇哇”!

这几年,给人的感觉,“赵家”不仅一直在高高举着他们的“杀威棒”,而且那个棒子不时在这儿落下在那儿落下。用《中国噩梦会长久吗?》这篇文章中的说法:“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知识人体验了一种噩梦不断的经历。”单说这四年里,让中国民众不忘的记忆中也不知发生多少让人感到恐惧的事件:先是包括几个高级知识分子在内的十来个人在屋子里开个纪念某年某月发生流血事件的座谈会,结果一个个被抓走。紧接着,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的十几个人去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的坟地打出横幅纪念一下,也不能容忍,当即定为“寻衅滋事”,参与者悉数被拘留。后来又抓了八十岁的铁流,七十岁的高瑜。问问他们都做了什么,一个不过是免费为一些尚存于世的“右派”们回忆当年历史提供一个算不上阵地的“阵地”,而另一位更是仅因平时给境外媒体提供一点批评政府的言论稿件。

 

噤若寒蝉,可悲可叹

  到了去年夏天,恐怖升级,凡是多次为所谓“敏感事件”勇于出头打官司的律师们,都没有好果子吃,以至于最后酝酿出一个震动中外的709案”,从海外消息得知,一共抓了一百多个律师,且逼着那几个被认为曾“大出风头”的律师一个个在电视上向世人“认罪悔过”,“自取其辱”,据说这在现代人类社会前无古人,而在中国大陆也属“破天荒”。

  到了2016年,简直可说就是个“多事之秋”,这片土地上恐怖气氛继续升级。夏至节气刚过不几日,中共中央主办的《求是》杂志朱铁志自杀。是何原因,不得而知,但自杀前不久他跟朋友们感叹过一句:“噤若寒蝉,可悲可叹!”想想,他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只要有这样一句感叹,对他的自杀也就不会那么难理解了。

  进入七月,中旬即传出已经办了二十五年的《炎黄春秋》杂志被一伙人抢夺霸占,闹得满世界都知道。先是不少人还抱着美好愿望,认为这又是那个姓刘的什么人指挥干的,说不定要不久就会峰回路转,有位知名人士公开就这么讲。可后来大家终于明白,估计还是得到了最高领导人的“授意”,否则那帮人也不敢这么胡来

  转眼十月,在“国庆”六十七年声中,被誉为“思想网站”的共识网被关掉,真没想到,中国人所谓“站起来”六十七年了,连一家妥协到已经没有什么思想的网站都难以容忍,并且很快以有背景且敢言的财经网也受到警告,两个月内不许其他网站转载此网新闻报道。

  而与此同时,又让我们看到一个个并非因刑事犯罪而被抓捕的“罪犯”:因搞了一个“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二十三岁的青年黄文勋获刑五年;而曾留学美国的吉林省延吉市网友权平,因今年十月一日穿上写有批评国家领导人标语的文化衫上街而遭拘捕,且已失去联络逾一月,最终从当地警察那儿得到确切消息,已经列为“案子”,警察在电话中回答的是:“对,我们办案啊,依法办案。”正当本人在键盘上敲这则短文之际,又从【博闻社特别报道】中得知,因向博讯新闻网投稿议论中共时政,被新疆当局以“煽动颠覆罪”判监19年的河南籍异议人士张海涛上诉案,经多次延期后,终于初定在12月开庭。张的家属强烈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法官却表示无权决定。

 

恐怖的监视居住

  至于现在每逢政府“有事”的日子,为了所谓“维稳”,偌大一个中国,也不知有多少“异议分子”住所被有关部门加了“岗哨”。中共六中全会召开前,单是从手机微信中就看到有两位当事人向大家报告他们受到的“礼遇”,一位说:“今下午区国保和派出所来家谈话,告从今起到28日,因六中全会开始在我家门口站岗值班,出门要派人跟随。此期间不得发表文章。”另一位说:“昨天霜降(10.23),冬天开始了,今天我在屋里已经穿上薄羽绒服,现在深夜门外还站着岗,是两个小保安,穿着警察的冬大衣,24小时,一连四天。几百人的会议,公检法全员上岗保卫,还有各省市来京截访的,一个北京城又闹的鸡犬不宁。”而北京市人大选举,18位独立候选人更是遭到软禁。有海外报道,1024日一大早,北京朝阳区的警察带著保安堵在独立候选人朱秀玲家门外;同一天,多名警察守在另一位独立候选人杨凌云家门外,禁止其外出。

上面所举这一切一切,不论轮到谁的身上,你还敢想“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吗?别的不说,一想到住所外面竟然有人监视你居住,这是多么令人不安,乃至恐怖啊。不过,本人相信,不论他们如何打压如何暴政,采用多么卑鄙下作的手段,也不管他们制造出多么恐怖的气氛,中国这片土地不可能落后世界文明太远,“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也绝不会因那些卑鄙下作的恐怖气氛,就让所有的中国人不再去想去盼去争取了。



20161210日星期六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