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川蔡通电话     究竟有多辣?



程惕洁



张:要说最近两岸关系新动态,当数美国候任总统川普和台湾总统蔡英文之间的一通热线电话,中文媒体用川菜(蔡)谐音比喻,更以“麻辣烫”形容。前总统马英九开玩笑说 “还要再辣点”,颇为有趣。上周我提过这事,今天就拿它当咱们的话题。


李:我琢磨这个题目好,双手赞成。原因有多方面:一是妙趣横生,笑料太多。个别写手(比方“一剑飘尘”等),甚至拿西门庆、潘金莲说事,诙谐有余,但有辱斯文;二是观点很对立,有人兴高采烈,有人忧心忡忡,有人义愤填膺,莫衷一是;三是媒体炒作方兴未艾,随着事态发展,后续故事可能更多,令人期待,因此值得咱们好好聊聊。程兄以为如何?



别看媒体瞎炒   未必有那么重要


程:川蔡通话,确有讨论的必要,看各家媒体,尤其中文网络,观点差异很大。民主乐观派(这是我个人定义,指对中国民主化抱乐观态度的所有人)说,这件事证明川普有眼光,要在台湾问题上大做文章,迫使中共正视现实,承认台湾的成就和价值,有利于推动大陆内部变化,结束一党专政,社会顺利转型。与乐观派相反,悲观派则说,川普这个人粗鲁莽撞,率性而为,并不代表美中关系能有什么实质改变。正式就任之后,他不得不延用前任政策。再说了,右翼共和党比民主党更讲实用主义,更重视利益,不在乎人权状况和价值认同。如果跟大陆有利益交换的机会,出卖台湾并非不可能。所以,这次通话不会有好结果,只能给大陆鹰派提供口实,进一步打压台湾生存空间。《环球时报》不是扬言要“丢掉幻想”,准备“武力攻台”,而且“数小时内解决”吗?因此,台湾前途凶多吉少,大陆民主更遥遥无期。不知你们二位有何感想,是倾向于乐观派呢?还是赞同悲观派?


张:我倾向于乐观派。昨天看了几段录像,是美国的国会听证,目的在于推动修改美国对华政策。我觉得杨建利、魏京生、陈光诚他们的分析有道理。川普改变前任决策的可能存在,可以重新把贸易和人权挂钩,让中国难以继续搭全球化便车,不得不在人权法制领域有所让步。其对台政策,也不得不更加灵活务实。虽然坚持一个中国不会变,但有可能承认(或变相承认)“一国两府”,也就是一个中国,两个合法政府。去年轰动一时的习马会,已经有点迹象。只不过蓝营败选,北京对绿营还要观察,所以没了下文。现在美国大选也变了天,只要川普新政府跟国会取得共识,通过新立法,给中国戴上“紧箍咒”,我看中国不好招架。大陆目前经济形势严峻,估计经不起美国的制裁。


李:恕我直言,要反驳张兄的说法,觉得还是悲观派的分析更靠谱。今天大陆经济形势再坏,也没有六四屠城之后那么糟糕吧。当时美国领头,西方联手制裁中国,不是天也没塌吗?老邓南巡一圈,号召继续走资,根本不睬西方禁运。反倒是老布什夹不住尿,首先软化,偷偷派人去北京修好(好像派的也是基辛格?人称“输诚,叩头”),愿意帮中国改革开放。号称亚洲最反共的日本跟台湾,打破西方禁运,最早往大陆投资,给中共输血。是西方帮助中共振兴经济,使中国最终后来居上,成为世界廉价工厂,也同时成为自由民主的最大威胁。如今,川普比老布什更懂抓钱。只要大陆肯出高价,我看没有达不成的交易。人家川普已经公开明言,不想输出民主价值,管你什么人权,只想振兴美国经济。我奇怪,怎么中国的民主派老是自作多情,梦想依靠美国,从外面推动中国的民主化?江胡年代,还放过几个人质。如今连人质也不放了,叫你把牢底坐穿,要么突然暴毙,你能怎么样?我看呀,中国的社会进步,还得靠人民群众从内部推动。


张:我说老李,你有点走极端。当年老布什跟整个西方,对六四屠杀采取了绥靖政策,这不假,那也因为有特定的历史原因。当时有个普遍误区,认为只要帮助中国搞市场经济,融入国际社会,富裕起来的中国会自动走向民主自由。今天看来,这个思路完全错误,结果是养虎贻患,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既然西方精英和政要们已经发现这个错误,并试图改变,为什么川普就不可能采取新的对华政策呢?你把如今的川普等同于当年的老布什,完全混淆了不同时代,不能与时俱进,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


(笑)老张且慢,你先别扣帽子。今天咱们是冷静讨论,君子之争。我看,美国目前只有少数人开始觉悟,承认绥靖政策是个误区,可多数人还没转过弯来! 离政策改变,恐怕还有十万八千里哪…….


程:二位先别激动,听我说几句泄气的话。在我看来,对于川蔡通话这事本身,过分的乐观和悲观,都没太多道理。我只把它当成一件偶然事件看待,是否预示两岸小格局和中美大格局即将转变,目前还不清楚。这要看有什么后续发展,比如川普最终选择谁出任国务卿,那个职位可比驻华大使重要得多;蔡英文的过境外交能否顺利成功?美国邀请洪秀柱访美有什么成果?川普登基之后,会对中美关系有什么明确的政策宣示,等等。


如果就事论事,仅仅十分钟电话,礼仪性祝贺,本属小事一桩,居然激起巨大波澜,这本身就很不正常。究其原因,台湾夹在中美大国之间,地位被矮化得太久,生存空间被挤压得太惨。国际社会都以不正常现象“习以为常”,好似皇帝的新衣,也是一种“政治正确”。一件电话小事,被猛不丁放大到“了不得”的程度,恰好反映了国际政治的一种病态。



“政治不正确”,  又能怎么样


张:程兄也许对,川普当选是因为他反体制,说明选民求变。不管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只要是建制派他们都嗤之以鼻,敢于挑战习以为常的“政治正确”。敢接蔡英文电话,称呼她总统,是另一种对“政治正确”的公开挑战。这些年来,台湾这么重要的民选政府,还有两千三百多万人口,居然成为“国际孤儿”。外交不承认也便罢了,怎么连人家领导人过境转机,度假旅游这样的屁事,也得北京说了算?不请示北京,就要威胁抗议,说什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怎么就没感觉伤害?正好相反,北京如此霸道,我作为中国人,都觉得惭愧害臊,脸上无光。也许“习以为常”(全球的毛左都以为常),反正我觉得不正常。再说了,你习近平能在新加坡见马英九,在北京见连战,想见谁就见谁,我川普凭什么就不能接个电话?我还没正式就任呢!就算就任,凭什么不能在洛杉矶见见过境的蔡英文?请杯咖啡吃顿饭什么的?你跟台湾有私交就行,我就不行?凭什么?这跟正式外交关系是一码事吗?


李:所以说,川蔡通话一反“政治正确”,激起悍然大波,当然会让媒体亢奋一阵。至于亢奋期有多长,那得看后续发展。据你们估计,后面还会有什么好戏吗?


程:我估计会有。刚才提到,不久蔡英文要外访中南美,计划国境美国。有媒体猜测,因为这通电话惹祸,中国会对美施压,让蔡的过境外交破功。如属实,那说明川普认怂软化,被迫让步,想以拒蔡过境,让北京满意。反之,蔡不但顺利过境,甚至会见美国高官,即便不是川普本人,也比越洋电话又提高一步。再就是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应邀访美,何时何地?见谁不见谁,谈了什么?都是重要动态。任何惊人的新闻,都会成为川普对华政策的方向标。不管怎么说,北京一再声明,两岸关系不许美国介入,但如今事态发展,显示美国再次介入两岸关系,而且是公开、高调介入。如果没有中美之间的某种沟通默契,这种变化不可能发生


张:有网文提到,川普前脚派基辛格去北京,向习近平传递新政府的对华政策,让北京放心;可是后脚又接受蔡英文电话祝贺,这不但羞辱了基辛格,而且激怒了北京,等于出尔反尔,挑衅味道浓厚。你们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李:这说法有点道理。你想想,老基高龄93,往返北京飞十几个钟头,容易吗?既然受川普之托,到北京安抚,当然是报个平安,让北京一切放心。可是刚过几天,就打破几十年老惯例,不但接了小英电话,称她为总统,事后还嘴硬,设法狡辩。这岂不让北京震怒?所以,基辛格本人不得不出来打圆场,说北京克制得体,没有山摇地动,值得赞赏。至于私下里他对川普的率性有什么批评抱怨,至今没见媒体披露。



基辛格老将出马   中美关系有得瞧


程:中英文媒体都这么说,我最初也信以为真。没想到,被一位神奇的白发老人指点迷津,让我恍然大悟。昨天下着小雨,我去大华超市买菜,有位八十多岁的长者,童颜鹤发,双目有神,坐在那里品茶,同时翻看《大纪元时报》上的文章,正是综述川蔡电话会引发的各方动态。我要杯咖啡,坐在他对面,问他有何看法。老人一口川话,笑答 :“这些分析,都属皮相之见,乱摆龙门阵,随便翻翻可以,不必认真。”我忙请教究竟。他说出如下一通道理,我转述大意,请你们评判,老者的分析,是否比媒体专家更高明?他说:


“基辛格是什么人?外交泰斗,老牌反共专家,此人深思熟虑,老奸巨猾!论外交经验和战略思维,跟川普不在一个层级,哪有可能被川普耍笑?简直胡扯!回想他当年如何秘密访华,会见老毛,替尼克松制订对华战略,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今天川普请他出山,再次打破中美僵局。从台湾问题入手,应该是老基的点子,包括川蔡通话,请国民党访美,都是老基一手导演的好戏。老夫认为,他的北京之行,不但是预先知会习近平,也取得了习的默契与配合,因此,事后才有中方的轻描淡写,和基辛格本人的拍手称赞。”


李:哎呀,我说程兄,这位老者的说法固然奇妙,可逻辑上恐怕不通。要说川普新班子提升台湾地位的计划,已获北京认可,那为什么外交部不直说?还要虚情假意讽刺挖苦,表示要严正交涉,云云。更有《环球时报》放话,丢“掉对美幻想,准备武力攻台”,这要真是演双簧,也有点太离谱了吧!


张:我也想不通,北京怎么可能默认美国提升台湾地位的企图呢,那不等于为台独气焰火上加油,继续阻挠中国统一吗?就算习近平个人能同意,他就不怕全党全军群起而攻之?不怕在历史上遗臭万年?不可能,这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程:且慢!回顾以往,许多关键性的历史转折,几乎都是在“不可能”中发生的。当年中国从反对一切帝修反,转脸变成“联美抗苏”,大家都说“不可能”。邓、胡、赵断然支持解散公社,分田单干,有多少人断言“不可能”?就连这次川普当选,也是在“不可能”情况下发生的。凭什么中美关系再次转弯,就不可能呢?


李、张(点头)可也是,转变之前,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可一旦转变成功,大家也没话说,慢慢又形成新的“习以为常”了。


程:说到底,你我之辈都是常人思维,当然理解不了这位老者的说法。我听了他的宏论之后,开始也据理反驳,说这种推理有违逻辑,不合乎当局的宣传口径。就算习近平理解并接受基辛格建议,他也难说服全党全军。那不等于把自己放在全国舆论的火上烤吗?他就不怕冒“全民共殊之,全党共讨之”(文革口号之一)的政治风险?你猜怎么着?老人不慌不忙,添一杯茶之后又坐下来,跟我一五一十细说端详?经他一番点拨,我终于明白,他不但熟悉高层政治动态,而且知识渊博,分析深透。可惜,几句话难以说清,今天时间已到,餐厅要关门,来不及细讲了。可不可以留到下周再议?下次我做东,题目就讲这件事,暂定“基辛格主义能否奏效”,行不行?


张:哎呀,程老,你这是卖关子吧,还跟我们来个“且听下回分解”,这叫人憋得多难受啊。


李:嗨!俗话说 “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得马上去中文学校接孙子了。咱们先留点悬念,下周接着侃也好。再见!


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