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实:从“塔西佗陷阱”看中共执政根基已严重动摇


关于“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习近平2014年3月18日在河南省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讲话中曾提及。习近平说:“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提出了一个理论,说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这就是‘塔西佗陷阱’。”


**


中国共产党一贯宣传,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为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历尽艰辛,浴血奋战,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语)、成了国家的主人公;在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抒写“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壮志豪情,取得了翻天覆地的伟大成就;通过改革开放,中国用30年时间走完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走过的道路,富强起来了!

   

按照这种说法,中共党史应该是一部光昭日月可歌可泣的光荣史,值得大歌大颂。可是,中共从来没有如实宣传自己的历史,而是编造了一系列谎言—— 一系列弥天大谎。岂不滑天下之大稽?比如,所谓“推翻封建主义大山”(封建主义”是一个错误用语,应称作“皇权专制主义”),功在辛亥革命,与中共毫无关系(如果说,封建主义大山”指地主阶级,更是胡扯八道,昔日,所谓的中国地主阶级主体,都是勤劳节俭致富的平民——农民精英,没有权力背景的地主不存在压迫,更不存在剥削——没有权力没有垄断没有压制就没有剥削。这是个大问题,另当别论);又如所谓中共“推翻帝国主义大山”更荒谬——半个多世纪歌颂中共抗日的文艺作品,仅有“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寥寥几部“小儿科”和一些山吹海侃的神剧,岂不怪乎哉?再如所谓“推翻官僚资本主义大山”更不能成立——对照1949年前后两个社会看一看,究竟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制造了更沉重的官僚权贵大山?全世界都清楚,现在中国人民也已经明白(请注意,毛泽东的特权和贪腐无与伦比);最荒诞的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就”——请问,今天还有几个共产党人敢于理直气壮地继续吹嘘吹捧?一个逻辑明摆着:如果不是难以为继濒临崩溃,为什么要改弦更张改革开放?两个活例也明摆着:其一、毛泽东统治的中后期,中国史无前例地坠落成为全球第一贫穷国家,其二、1949年同胞兄弟分家,彼时孤岛岌岌可危——600万人的空间陡然涌入200万大陆军民,经济困难到了连税都无法收取的地步,还要养活一支庞大的军队——但短短27年后,1976年(毛泽东下地狱之年),大陆与台湾之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20.6!年均经济发展速度1:4.23!经济总量1.92:1!外汇储备是1:47.8!而另一方面,大陆与台湾人口之比是58.6:1!面积之比是266.7:1!——更典型的参照对象是韩国与日本。不用比了,越比社会主义和中国共产党越令人鄙夷。比鄙夷更甚的是令人愤慨:毛泽东中共的社会主义极权统治残害了一亿多人残杀了七八千万中国人!(其中包括饿死4000万人。其实也是被杀死。因为五年大饥荒完全是混账毛泽东制造的人祸,本来一个人都不该饿死。——其时正是世界经济史的黄金时期);至于毛后中共新时期“富强起来了”之说亦并不符实。改革开放有成就吗?有——但是,也有震惊世界的罪恶:血淋淋的天安门事件和活摘人体器官,谁也抵赖不了!而且,贫富悬殊,贪腐猖獗,环境恶化……2010年代,中共党国的的确确今非昔比,强大了,强盛了。问题的症结在于:与暴富的红色权贵土豪们相比,草民们的生活状况如何?得到改革开放的红利没有?如果说,一点好处都没有,那不实事求是:毕竟,能吃饱肚子了,不搞政治运动了,阶级斗争熄火了,社会贱民摘掉帽子了,农民能进城了……但现实的另一面依然极其冷酷:许许多多大山——物价不断上蹿,货币持续贬值,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养不起老人,买不起房,庞大的吃官饭队伍,全球第一的税费负担…… ——压得中国人民难以承受!更难以承受的是,受欺压受迫害者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走投无路!


**


无疑,站在平民百姓的立场看,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部泪流成河血流成江尸骨成山的罪恶史!


然而,这部罪恶史却长期被美化,对一代一代青少年洗脑!


著名中共央视主持人崔永元,有一篇文章《歷史往往是位反面教員》流行全国,写道:

  

歷史可以去真存偽,可以隨意粉飾,可以肆意強姦。可歷史終究是歷史,真相終會大白。只是被長期矇騙的人,在真相突然大白時,往往忐忑迷茫,將信將疑,不知所措!  


我曾相信毛主席領導八路軍打敗了日寇,贏得了民族獨立;後來發現原來是國軍的浴血奮戰和美國的幫助才打敗了日寇。


我曾相信1949年共產黨建立了新中國,後來發現1945年國民黨就建立了新中國,後被內戰打爛。


我曾相信紅軍“長征”去陝北是為了打日本,後來發現陝北根本沒有日寇,紅軍去陝北只是為了逃命、為了蘇援。


我曾相信毛主席領導的打地主分田地是為民除害,後來發現絕大多數地主的財產都是辛勤勞動所得,他們卻受到令人髮指的虐待和搶掠。


我曾相信餓死4000萬人的1959至1962大饑荒是天災及蘇聯逼賬的結果,後來發現那些年風調雨順,是毛的大躍進、趕英超美、支援世界革命造成的。  


我曾相信志願軍抗美援朝是保衛國家,後來發現聯合國軍根本不是要侵略中國,而是阻止戰犯金日成吞併韓國。


我曾被孔繁森,焦裕祿,雷鋒的事蹟所感動,後來發現那些只不過是塑造的典型。


我曾相信黃世仁欺壓白毛女,後來發現那只是杜撰出來的故事。


我曾相信領導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民公僕、人民勤務員,後來發現那些只是他們貪污腐敗的遮羞布。  


我曾相信萬惡的資本主義人情淡薄,唯金錢至上,後來發現比爾蓋茨、巴菲特把全部財產捐給公益事業。


我曾相信美國總統大選是有錢人的遊戲,後來發現不僅克林頓出身貧寒、就連一個祖籍非洲的貧窮移民的兒子通過自己的努力也能當選美國總統。  


我曾相信越南自衛反擊戰是自衛反擊,後來發現是因為越南推翻了柬埔寨波爾布特政權——一個殺害了本國三分之一人口(含20萬華人)的赤棉惡魔集團。


我曾相信五毛痛恨美國,後來發現美國打的都是邪惡政權,就連五毛吹噓的英雄都跑到美國使館避難。


我曾相信美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後來發現中國有錢的、有權的都移民去了美國。


我曾相信人大代表代表人民的意志,後來發現他們大部分都是領導和億萬富翁。


我曾相信美國打伊拉克是為了石油,後來發現伊拉克最大的油田合同被中石化拿去了。


我曾相信伊拉克人民擁護薩達姆,因為他每次得票率都是100%;後來發現美軍一來,他比人口還多的塑像都被人民推翻並踩在腳下。


我曾相信民主德國的人民當家做主,後來發現民主德國的人民冒著槍林彈雨奔向聯邦德國。


我曾相信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是個民主國家,後來發現那是個地球上最專制的封建王國。


當發現了這些真相,我震驚了,原來我一直活在謊言之中! 


近代最悲哀的事:


好不容易建立新中國,結果新中國餓死的比抗日戰爭犧牲的還多。


二、內戰死了幾百萬同胞,結果發現不如戰前。


三、民國年間的“四大家族”還沒有現在的縣團處級幹部有錢。


四、請神容易送神難。


五、反美反西方幾十年,結果帶領我們反美的人後代移民美國。


新中國60年,只做兩件事。一、公私合營、人民公社。二、否定公私合營、否定人民公社;


前30年,冤假錯案超過三千年總和。後30年,貪污腐敗超過三千年總和。  


……


因篇幅所限,不便全文照录,请参看崔永元原文。


**


响应崔君,也写上几段——


   1958年中国人曾经相信,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报》的响亮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曾经相信中共党报报道的粮食高产卫星:小麦亩产8586斤(青海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稻谷亩产130435斤(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人民日报》1958年9月18日)……认为在毛主席英明领导下,中国人民正在创造最伟大的奇迹。后来得知,全是大牛皮!


1958年砍树毁林砸烂金属器物大炼钢铁,中国人曾经相信,是工业大跃进的壮举。后来得知,全是暴殄天物劳民伤财祸国殃民的荒诞无聊行径!


文化大革命,亿万人唱着忠字歌跳着忠字舞,要“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拯救全世界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受苦受难的人们”,中国人曾经相信自己无比幸福。后来得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受苦受难的人们”正是中国人!


文化大革命,疯狂打砸抢烧杀,中国人曾经相信,是响应伟大领袖“造反有理”伟大号召的正义革命行为。后来得知,全是丧尽天良的野兽暴行。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曾经相信,毛泽东是伟大的爱国英雄,蒋介石是个大卖国贼;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中国人曾经相信,宣传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是洋奴汉奸卖国贼。后来得知,恰恰相反,蒋介石是真正伟大的爱国英雄,毛泽东是天字第一号大洋奴大汉奸大卖国贼。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曾经相信,毛泽东是人民的大救星。后来得知,恰恰相反,他是货真价实的大灾星,是凶恶残害人民的人类史第一大恶魔。


**


试问: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不认为,中共党国公有制企业是吸血鬼?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不认为,中共党国人民政府是官老爷政府?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不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刮民党?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不认为,中国共产党无官不贪?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不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烂透了?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还相信,共产主义是天堂?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还相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真理?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还相信,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成了国家的主人?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还相信,习近平真心反腐?


当代中国,有几个人还相信,习近平的中国梦?


**


已经坠入“塔西佗陷阱”里了!


中共执政根基正在分崩离析!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