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二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南海争端与两岸风云



程惕洁



李:今天本想请程兄说说家乡河北的雾霾,再请张兄从工程技术角度,探讨一下如何才能根治,没想到,这两天南海、台海老有新闻,让人放心不下。请问二兄,我们今天是谈雾霾呢?还是继续侃中美关系跟两岸关系?


程:我看接着侃台湾吧,反正雾霾是个慢性病,短期没治,以后有机会谈;而台海互动可能风云突变,关系到咱们同胞的身家性命,不可等闲视之。张兄的意思如何?


张:我也想接着聊台海,一来有些新动态,值得议论;二来,好像咱们上次说的“基辛格”话题,还余兴未尽,有继续深挖的必要。



“台湾的未来由台湾人民决定”



李:中美南海争端又有新故事,美国海军一艘测量船(中国称“间谍船”)在菲律宾近海回收两台水下“潜航器”,被中国海军舰艇抢在前面,捞走一台。虽然美舰喊话制止,但中方不理,令美军“目瞪口呆”。美国国防部为此发表声明,谴责中国违反国际海洋法,要求中国尽快归还。中国表示将会协商归还,但警告美军停止在中国领海的间谍活动,等等。这事看似不大,但国际媒体普遍认为,这是对抗升级的表现,甚至说“两军冲突的前哨战已经打响”。你们看有可能闹大吗?


张:我看闹不大,起码短期内,不至于大打出手(据说12月20日已经归还)。但说明,两边都在为今后可能发生的军事对抗升级做准备,需要摸清海底情况和对方虚实。据人民大学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推测,中美在南海摊牌的时间是2018年(比原先估计的2048年提前30年),而且中国会主动出击,先发制人。两位美国总统(现任总统奥巴马,候任总统川普)最近有关台湾问题的言论有不同调门。川普放言“如果中国不在经贸议题上让步,美国没有必要坚守一中原则”。奥巴马则说,“中国认可台湾是一个处理自身事务的实体,台湾也同意某种程度的自治,并且不会宣布独立”,等于对川普的提醒或忠告。台湾陆委会张小月主委在记者会表示,“台湾的未来将该由2300万台湾人民决定”,至于台美关系是否变化,“要等川普上任之后,图像才会比较清楚”。


李:嘿,奥巴马这话,怎么听上去像是美台之间有某种默契,什么“某种程度的自治”啦,“不会宣布独立”啦,接近那位四川老者说的意思,莫非中美台三方之间,真有什么私底下的摸底沟通?如果真有当然好,管他最终结果如何,都比目前这种不死不活的僵死状态要好。


程:是啊,张小月主委说的“台湾未来由台湾人民决定”,原则上没错,就跟“港人治港”“澳人治澳”一样,听起来顺耳,但“怎么决定”“怎么治理”,都有文章可做,并非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看看香港跟澳门就知道,尽管有中英、中葡协议框架,有基本法大原则,但涉及到具体怎么治理,总有扯不清的猫腻。如果真是由当地人民自主决定,为什么老打压民意?为什么多少万人上街抗议?所谓“台湾人民决定”,估计大陆不会接受,因为官媒多次声称“要由包括台湾在内的全国人民来决定”。如果连“谁来决定”都没共识,就算台湾搞公投,大陆也不会认可。而如果让全中国一起“公投”,别说“台独”不可能,恐怕连“一国两制”都没戏,立马就得“全国山河一片红!”归根结底,在没有“自由表达权”的地方,哪有什么真正的“民调”跟“公投”?


张:我也这么想,既然台湾公投大陆不会承认,那“台湾前途由台湾人民决定”,是怎么个“决定法”呢?我有种预感,也许美、中、台三方,正在私下里磋商一个新方案,也就是四川那位老者所分析的,有可能两岸政府都能接受。最后交付给台湾人民,用“公投”最后取舍。如果双方(或三方)连方案初稿都达不成协议,所谓“公投”就是镜花水月。


程:老张的预感不无可能。如果真有私下沟通,而且意图趋于接近的话,那奥巴马的说法就有来头,否则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当然,不管真假,咱们可以在餐桌上胡侃,不用负责。在我看来,如果真有什么可行性,哪怕一点点可行性,新方案都得比港澳有名无实的“一国两制”要高明才行。否则,台湾朝野,无论蓝绿,都不可能接受。我估计,这个新架构不可能是别的东西,只能是“一国两府”模式,两个政府不分高低,平起平坐,不能给“钦点特首”,“人大释法”,“派遣驻军”之类做法留下任何含糊其辞的余地。


“不挑衅原则”怎么维持


李:如果习核心真有这种魄力,那他就能超越老邓。当然啦,当年老邓提“一国两制”的时候,也冲破了不少阻力。他要是活到今天,也未必认同今天严重退步的港澳政策。按照老邓当年想法,“一国两制维持50年不变;50年之后,就更不需要变了”。我猜老邓心目中,一国两制的未来,是“大陆港澳化”,而不是“港澳大陆化”,因为他多次说过“不争论”,“不当头”,“共产主义这面大旗,咱们扛不起”这类非毛化语言,只不过“非毛化”条件当时不成熟,需要留给后代解决。


张:大概邓本人也没料到,他的“打左灯往右转”策略,给中国社会留下重大后患,其中之一,就是体制性腐败病入膏肓,金钱至上毁灭了环境和道德底线,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性,同时刺激了左倾回潮,使社会进入不确定的动荡年代。如果真如四川老人所说(法轮功报纸上也这么说),习核心有大刀阔斧改革内政的计划,那两岸互动就有好戏可看。否则的话,两岸关系前途依然暗淡,凶多吉少。


程:还回到刚才的话题,因为《美国之音》在报道张小月主委发言的同时,还报道了台湾在野党国民党立委许淑华的说法。她认为,台湾应该在美中台三角关系中“扮演平衡的角色”,这话有点费解:明明美国在扮演两岸关系的平衡角色,怎么反倒成了台湾扮演中美关系的平衡角色?究竟谁平衡谁呀?台湾能平衡得了中美关系?有那么大能量吗?另一个奇怪说法,是“必须维持不挑衅的原则”。海峡两边究竟谁在挑衅?这还用问吗?大陆战机都围着宝岛转圈了,据说还要“常态化”,天天在你头上转,台湾竟然连防空备战的意思都没有,领空识别区划那么小,还要怎么才算“不挑衅”?莫非只剩下“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一条?维护和平的底线,应该在于“备战但不求战”,但首先必须不惧战。当年国共斗法,老毛就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如今把“团结”两个字换成“和平”,其原则仍然成立。


李:我也觉得国民党太怂,内外政策乏善可陈,被选民抛弃也是活该。就说“不挑衅” 这句话吧。如果狼要吃羊,看到羊就流口水,跟羊是否挑衅有关吗?在仇视民主自由的毛左们看来,台湾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对大陆专制的对比、讽刺,甚至挑衅,像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比方大陆游客对台湾选举的津津乐道,对台湾维护发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欣赏,就让毛左们切齿痛恨。更何况,还有当年国共两党多年结下的恩怨情仇呢!不消灭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毛左们死不瞑目。
    


民主与专制,冰炭难同炉


张:如此说来,中美两军在南海的争端,跟台海两岸的互动紧密相关。虽然北京多次声明,台湾事务不许美国插手,但实际情况证明,美国不可能不插手。但为避免美国因眼前利益而牺牲台湾前途(他们以前干过,谁能保证今后不干),有必要让三方互动“公开透明”。不管达成什么方案,都应该向台湾民众公布并咨询,不能黑箱作业,私下交易。


程:不仅如此,大陆民众也同样需要知情权,北京应该允许“窃窃私语”和“大声妄议”。争取以两岸互动为契机,遵从民意,开放言路,促进大陆本身的民主化和理性化。一国两府也好,联邦邦联也好,归根结底,只能在民主协商体制下运行,参与的两方或各方,都要遵守同样的宪法和章程。换句话说,海峡两岸的政经体制,必须大致同质,不可能冰炭同炉。它跟“一国两制”有本质区别,一国两制是中央和地方关系,上下级关系,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关系,因此,即使两制不同,但磕磕碰碰,可以勉强维持,尽管香港的实践日益证明,冰炭同炉的矛盾无法避免,不是大陆香港化,就是香港大陆化,否则永无宁日。台海两岸如果兵戎相见,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在美日不能驰援的情况下,大陆很可能成功,从而完成共产一统天下,也许具体方式,会搞个名义上的“区域自治”,或者模仿港澳的“一国两制”,但中央高度集权、说一不二的统治风格,不会根本改变。反之,如果真想“和平统一”,愿意接受“一国两府”,那就需要改变大陆自身的一党专政体制,起码有意愿回归民国宪法的诚意。否则的话,冰炭同炉只能维持一时,无法长治久安。


李:我比程兄悲观悲观得多。在我看来,中美对决好像难以避免。习近平今年夏天在宁夏说过“中华民族的能量积蓄得太久了,要爆发出来去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这句话比较含糊,既可以解释为“文明爆发”,“和平崛起”,也可以解释为“野蛮爆发”,“武力崛起”。不幸的是,金灿荣教授倾向于后者,认为2018年,中美将在南海摊牌,而且“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如果他的说法迎合了上意,或者透露了上意,那我看。即便美中台三方能达成一个“和平统一”协议,在中美联合压力下,台湾招架不住,只好被动接受。那么,台湾统一之后的中美关系,仍然凶多吉少。到那个时候,能量“积蓄得更大”,还会对美国“爆发”,争夺范围恐怕会超出东海跟南海,甚至往远洋纵深发展,离世界大战也就不远了。


李:别忘了,当年德意日发动二战,都是先胜后败。民主国家好像有个规律,老是低估战争狂人的危害性。他们不挨打不记疼,老是先吃亏上当,吃够亏挨够打之后,才能彻底觉醒,众志成城,奋起反击,付出无比惨痛代价,最终赢得反法西斯的最后胜利。莫非历史老是这样简单重复?


程:不会啦,老李。咱们扯的有点远了。还是回到台海两岸的现实中来吧。我们希望两岸能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上,实现和平统一。中美两国,平等互利,友好相处,把台海、南海跟世界大战的梦魇,永远丢到九霄云外,对此,我们应该有信心。来吧,圣诞和新年到了,咱们为中国繁荣与世界和平干一杯!


张、李:干杯!下次再聚就是岁尾年初了。预祝各位及《议报》同仁,广大读者,圣诞快乐,新年吉祥!


(2016年12月26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