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对北京对雷洋案的处理过度悲观

——岁末年初时政三题


闵良臣



现已是2017年,过去的再专制再独裁,我们也无法改变了,因为就算你有天大本事,时光也无法倒流。我们无法改变历史。天大只由天;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等类似的说法汉语里多的是。我们只能抬头挺胸,朝前看,继续为中国大陆结束专制独裁实行宪政民主而努力。没听到吗,这个大国已开始流传一句振奋人心又近似民谣的话:“2017,心想事成,你懂的。”我当然懂。这里的“心想事成”,不是祝福语。

也就在这个岁末年初的时段,本人不经意间一连几个早上起床后都敲出一段时政随笔,它们记录评说了这个国家值得记录值得评说的事情,现容选三题如下: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近一星期,先是汹涌的民意,然后是民意的彻底失败,于是不少人心有不甘,垂头丧气。

其实,想开点也没什么,不过是重复上演着中华民族历史上已经上演过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几万回的游戏,看穿后,也就会释然,至少没那么悲观。

要知道,不论什么朝代,只要出现的汹涌民意是真实的,那么,接下来也就有好戏看。

不是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吗,尽管也曾觉得不尽然,但民心改一改天下,倒完全有可能。

本人生在贫穷之家,贫穷到少年失学,因此并没有在课堂里读过中华民族上演过无数回游戏的那种教科书,但相信,如今五十岁上下的大部分中国人,都一定在教科书中读到过这种“课文”:某年(或细化到)某月,某朝某代,某地区爆发了什么起义,像陈胜吴广啦、黄巾、黄巢啦、还有李自成、太平天国、白莲教啦,等等等等,多得没法说,总之,先都是风起云涌,万民响应,揭竿而起,甚至“席卷大半个中国”,然后,就是官府拼命围剿,最终:失败。要命的是,这种历史一直在周而复始,只因人类的进步,游戏形式及失败后的情形,有所不同而已。这就是一部“中国文明史”。

有人对中华民族文明能保存至今感到特别自豪,可容说句让有些喜欢文化传统的中国人会感到丧气的话,本人倒有些悲哀。我不明白:像这种周而复始的历史,有什么可自豪的?

只要这种游戏没有彻底结束,中华民族事实上也就一定还徘徊在“世界民族”之外。什么叫“世界民族”?就相当于现在一些被称作中国“主流”者喜欢说的“主流媒体”,就是能代表人类文明进步高度的民族。什么时候真正彻底结束这种游戏,我们这个古老而在政治文明方面实则一直没有多大进步的民族,才真正可以夸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

这两天在手机微信上多次看到一个名字:鲁难。觉得有点意思。现在知道,此人居住在美国,是中国人民大学78级校友。这次因雷洋一案那个“不起诉决定”勇敢地站出来,说到底,也不过是惺惺相惜,并没有特别意义;而自己,现在也只是对他的名字发生一点兴趣,或叫一点联想。

只要多少了解一点这个文明古国文化的人都知道,“鲁难”乃一成语典故中二字,之后紧跟着的是“未已”,这不用说了。问题是我这个人也不知怎么,想到的不是“未已”,而大概因春节逼进的缘故,稀里糊涂想到的竟是“除夕”!

这真是驴头不对马嘴。“鲁难”二字,最让人能联想也很容易联想到的按说应该是“庆父”,怎么可能是“除夕”呢?“除夕”与“庆父”有什么关系?真是晕了头了。

可实话实说,就是这么联想的,你有什么办法。

大家知道,因“庆父”才有“鲁难”,而我想到的竟是“除夕”。

真是该打。应该是除“庆父”才对啊!

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双开”是什么意思

对邢某人“双开“的公文已出来两三天了,因种种缘故没有将自己想说的话“付诸笔墨”,很有点对不起喜欢浏览我小文章的读者。不过,请诸位记住,虽然迟到两三天,该说的还是要说;即使迟到一百一千年,要说出来的,谁也挡不住!

现在不是还在评朱元璋评秦始皇吗?正如由《墓碑》而获奖者杨继绳先生,在接受瑞典史迪格·拉森奖后的书面答谢词要结尾处提议时所讲的全场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农民默哀,这虽然是对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饿殍们的默哀,“是迟到五十多年的默哀”,但这默哀,是谁也挡不住的!五十多年过去,该补上的,也一定会补上!

那么“双开”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表明尽管邢某人因种种人为制造出来的“因缘际会”,让他逃掉了牢狱之灾,甚至免于起诉,可也还是有力地证明:“穷凶极恶”的不是雷洋,而是抓雷洋者。“不起诉决定”的公文中印得明明白白,邢某人不仅狠狠地掴了雷洋的脸,还用脚踩了雷洋的脸和颈,试问:有谁的脸和脖颈吃得住邢某人这种“踩”!

即使免于起诉,只要有了这“双开”,即表明邢某人在案发后所做的那一切,都是在推脱本应负起的责任,然而,他却面不改色,满口谎言,公开造假,不仅欺骗央视“主流”媒体,且欺骗了整个天下。像这样一种人,且不说根本不配做“人民警察”,甚至可以说就是人民警察中的败类。“双开”也能证明这一点。

记得雷洋案发时,很多网民替雷洋抱不平,说雷洋家庭如何含辛茹苦将儿子培养成人,可一个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见此情形,邢某人的妻子很是抱屈,于是也悲情地讲起自己的男人,说邢某人也是如何出身悲苦,原本生活在西北某省农村乡下,虽不能说如何“仇深”,却也是“苦大”,家里培养出邢某人更是多么地不容易,那意思,很有点想博取网民同情,减轻对自己男人的处罚。

然而,她万没料到,很快遭到众多网民痛斥:一个近乎苦大仇深依靠辛苦读书读出来的孩子,对民众为何竟“如狼似虎”,那般狠毒,直至将人殴打蹂躏至死?这表明此人穿上那身警服后,早就把自己的过去忘到九霄云外。但凡还有一点怜悯之心,何以对雷洋下如此重手!像这样一种人,先前不论吃多少苦,都等于白吃了!

因此,对邢某人而言,如果说“双开”对他还有一点正面意义的话,那就是等于当头棒喝,将其打回原型,让他再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不要忘了,只要脱掉那身警服,他与雷洋没有多少区别,甚至还不如雷洋。此时,若能良心发现,他也许会明白,雷洋一案之所以激起如此民愤;他也许会明白,即使免于起诉,为何也还是难逃这“双开”处罚?要知道,大陆整个警界乃至代表这个国家的政府为雷洋一案,其“形象”也不知受到了多大负面影响!

如此这般,还不醒悟乎?

 

枪应该听谁的

鲁迅从日本回国后,有段时间很苦闷,天天抄古碑。

越抄越苦闷,越苦闷越抄。

直到有人找到他——好像是钱玄同吧,对他说:先生,还是做点事吧,或说可以做点文章了。鲁迅这才罢手。

钱玄同要不来,鲁迅就只有抄下去,一直抄到有人来找他做事或写文章。

有什么办法,天下是权势者说了算。当时的权势者是各路诸侯军阀。

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其实枪杆子还要听权力者的。

毛泽东有枪吗?毛泽东打过仗吗?可谁的权力也没有他权力大。

是他指挥枪。说是他那个党指挥枪是假。

现在其实不怕枪,只看谁指挥枪,只看枪听谁的。

当年苏联解体时,有枪的人多着呢,因为没有能指挥得动有枪的人;而那些有枪者,谁的话都不听,只听人民的,人民希望这些有枪者不要开枪,这些有枪者也就听了,更没有一个持枪者逞能要做“男儿”,于是人民这才免于流血,苏联邦才和平解体,整个国家才免遭涂炭,同时也才少了一大堆事后的“罪人”。

试想,若开了枪,也不知又有多少人要殒命,甚至血流成河也难说。不仅如此,到了“稳定”后,一定还会把下令开枪的那伙恶魔给纠出来,问他们为什么要下令开枪,打死这些人,谁负责!

所以,一个国家,对敢于来犯的侵略者不说,最害怕有指挥得动枪的人用枪来对付本国民众,最怕拿枪者听的是人民之外的什么人的话。

历史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拿枪者,人民之外,谁的话都不能听!听了,人民就会遭殃,而拿枪者也会成为罪人。

众所周知,习近平讲话像他的知识一样,“极为丰富”,即使用车载斗量来形容也毫不为过。2016520日他在深改组会议上讲了这么一句话:

“要增强执法主体依法履职能力,树立执法为民理念,严格执法监督,解决执法突出问题,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

这句话中国民众当然很受用,可落实得怎样呢?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因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天天都在感受着。为何落实得不好呢?那就应该去问问那些执法者,包括成千上万的警察们了。

你们,就是你们,为什么把习近平的讲话当耳旁风?他那些话难道不是针对你们讲的吗?要不,难道你们知道他那些话不过是说着玩儿的,你们可以不听?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