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三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台湾零邦交,又能怎么样?


程惕洁



张:今天是圣诞前夕,一会儿过平安夜,我们全家要去华人教堂,跟教友们聚庆。网上说,西安有大学张贴告示,要求学生抵制圣诞节,在平安夜播放关于孔子的宣传片,强迫学生参加。宣传口号说“圣诞节是洋人节日,耶稣的子孙用炮舰政策欺负中国,咱们炎黄子孙要自觉抵制洋节”云云,好像义和团、红灯照精神又死灰复燃了。


李:我也看了相关报道,随即发个跟贴,讽刺说:“嘿,哥们别忘了:除了黄皮肤黑眼睛,请看咱们还有什么东西,是老祖宗真正传下来的吧?从马列主义到共产党,从手机电脑到汽车摩托,从抽水马桶到洋楼公寓,哪样不是洋人传来?就连一个礼拜有七天,星期日不上班,还有八小时工作制什么的,不也是洋人传来的?你们干脆也别要了,好不好?”


张:我估计这是毛左没事找事,故意搞笑,不可能是高层决策,否则,怎么解释习核心跟圣诞老人合影呢?另外,有台湾教友跟我说,聖多美普林西比跟台湾断交这件事,网上炒得很热,想听听大陆朋友怎么说。二位仁兄,今天想不想议论这事?


程:好哦,我正想听听们二位有什么高见呢。


李:这个题目来得及时,我的台湾邻居也跟我打听这件事。有文章说,台湾这几年跟邦交国关系大体稳定,是两岸关系顺利的结果。陆台有“外交休兵”默契,大陆不在乎台湾跟20几个小国维持邦交,也算是北京对台北释放“某种善意”吧。



“外交休兵”终止, 重启“烧钱比赛”



张:这事说明,“外交战休兵”结束了,大陆看来要继续挖台湾邦交国的墙角。现在台湾还有21个邦交国,大多在国际舞台上没多大分量,主要分布在南太平洋和中南美。有些国家不讲信用,就像缺乏操守的小流氓一样,谁给利益就跟谁跑。这次刚跟台湾断交的聖多美普林西比,据说就是狮子大张口,向台湾索要金援价码太高,台湾难以承受,于是,它就转身投靠大陆。究竟大陆给多少钱,我们不知道,估计会比台湾多。这样的所谓邦交国,很无聊。


李:“金援外交,烧钱比赛”重新开始,两岸都是烧纳税人血汗钱,让这些国际小流氓上下其手,实在是中国人的耻辱。其实严格说来,所谓“外交休兵”的说法非常表面。我不大相信两岸真有这种默契。如果有,那不等于北京承认台湾是个主权国家吗?台湾的中华民国本来是主权独立国家,而且她的主权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早28年,可北京就是不承认,起码不想公开承认。既然如此,要有所谓“外交休兵”,那不等于自打嘴巴吗?


程:依我看,即使真有“外交休兵”的私下交易或默契,我也不认为大陆会认真遵守。在党国心目中,所有协议都是策略,今天遵守明天不遵守;表面遵守实质不遵守。就说大陆跟梵蒂冈的建交谈判吧,好像一直紧锣密鼓,从来没终止过。北京也不会在乎梵蒂冈跟台北断交,是否有违“外交休兵”默契,他们在乎的是中梵建交之后,会令大陆的宗教热火上加油。所以,在主教任命权上,难于达成协议。听说,最近好像有突破性进展,大概教廷有所让步,同意分享任命权。我猜想,也就是由党国控制的“三自会”提名推荐,最后经教廷画圈批准,跟人大橡皮图章类似。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就开创了天主教的一个特例,因为其它教区都是罗马教廷控制,只有中国大陆例外。教皇想以中断跟台湾的外交,来换取跟大陆建交,期望对大陆天主教施加影响。当然,这对大陆的天主教徒是好事,但对台湾的教徒就是坏事。尽管梵蒂冈也许在台北留一个联络处,但无疑会给台湾教友留下心理创伤。


李:我担心的是,一方面教皇会失去台湾人心;另一方面,也未必能争取到大陆人心。道理很简单,大陆天主徒,定会面临向谁效忠的难题:如果向教廷效忠,很可能得罪大陆“三自会”,从而得罪宗教行政当局(国务院宗教局及各省市公安厅的宗教处),因为在宗教当局心中,宗教本是鸦片烟,天主教尤其如此,是帝国主义颠覆共产政权的工具。毛泽东一直执行反宗教政策,几乎把宗教消灭干净。只是到邓小平年代,觉得需要对西方统战,于是才逐步恢复表面的“宗教自由”,其实,根本没有真正自由过。否则,怎么还有和尚尼姑道士修女唱红歌的奇闻呢!连中国古已有之的儒、释、道,都没有真正的信仰自由,那些帝国主义传进来的洋教,就更得严加管束。你看,直到今天,凡是不服从“三自会”统一领导的家庭教会(真正奉行宗教自由的民众),都被看成“地下教会”或“非法教会”。不知道教廷进中国之后,是否会干涉官方现有的宗教政策?如果干涉,就会跟官方冲突,如果不干涉,那就等于助纣为虐,帮助官方搞宗教欺骗。


张:我看中国不会变,假宗教“自由” 还会继续,因为这是共产党的根本原则,不是哪个领导人能随意改变的,是整个党国意识形态长久铸造成型的,从老祖宗马克思那里开始,就把宗教看成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烟”,到无产阶级专政时,又高度中央集权,害怕并压制任何不服党国控制的民间社团。而真正的宗教自由,必然导致民间信仰社团发展壮大。既然一切团体都得在党领导之下,而党又是反宗教的,你说说,他们怎么会认可教宗对大陆天主教徒的领导呢?我看不可能,即便仅仅是精神领导,也不行。你只要真心信仰宗教,党国就一定会把你打入另册。


程:既然如此,为什么梵蒂冈跟北京建交一事,搞了多年的马拉松谈判,始终没有谈成,可是就在这两天,网上消息说,罗马跟北京大谈判即将成功,好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马上就要宣布跟北京建交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收买小国邦交, 究竟有何价值


李:我看,这事跟最近两岸关系恶化有关。自从蔡英文跟川普通电话之后,川普又多次扬言,跟俄国结盟,共同对付中国。还挑选鹰派人物进他的内阁,负责国防、贸易、外交政策等等,大有跟中国较量一番的势头。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中国不干示弱,派军舰去南海,公然抢走美国海军的潜航器,令美国恼火。在这个节骨眼上,蔡英文宣布出访中南美,还要搞过境外交。中国一怒之下,先挖掉台湾的一个邦交国。在台湾剩余的邦交国当中,分量最重的要数梵蒂冈。原本不大顺利的建交谈判,在这样的风云变幻中出现转机,那不明摆着是要挖台湾邦的墙角吗?所以我看,为了让台湾外交进一步孤立,北京宁肯向教廷做些让步,反正在党国心目中,你教廷进来之后,只要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心,是不是?


张:嘿!老李这话真形象,好像猜到北京高层的心坎儿里去了。按照你说的逻辑往下推,那台湾剩余的邦交国也危险。它们是不是还会有更多准备改换门庭,转身投靠大陆呢?


程:我看这个趋势难以阻挡,台湾应该有精神准备。北京如果铁了心,就是要切断台湾的一切对外邦交,让台湾变成零邦交,估计他们也能做到。在这个问题上,台湾与其张皇失措,倒不如听取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先生的建议,别拿几个邦交小国的倒戈太当回事,继续花钱补贴他们,已经成为台湾的负担。与其花钱受气,被他们拿捏,还不如打破天窗说亮话:“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嫌我们国小力微,在联合国没席位,想跟我们断交,转而投靠北京,请尊便自行。我还看不上你们哪!想以此要挟,让我们出高价收买,维持你那有名无实的破邦交,连门儿也没有!”


李:我也同意这种观点,有这种胸怀和气魄,才叫“卧薪尝胆,庄敬自强”。本来嘛,所谓建立邦交,就是相互看得起,有共同的利益和观点,在国际关系中有相近诉求。如果拿邦交当摇钱树,用来敲诈勒索,就失去了邦交的意义,那我凭什么要自贬身价,跟你一般见识?


张:再说了,台湾的经济实力和真实的国际地位,与21个邦交小国的可怜状态根本不相称。之所以落魄成“国际弃儿”,是因为两岸关系的局限,把台湾的真实地位严重扭曲,始作俑者是北京跟华盛顿狼狈为奸。如果一旦台湾成功进入联合国,我敢保证,一夜之间就会有上百个邦交国。所以,与其费力不讨好,维持残余邦交小国,还不如壮士断腕,摆脱困扰。我看,把台湾在全球的外馆,全部改名为“联络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换个名称,其余政治、经贸、文化、领事往来一切照旧,有什么大不了的?


扬长避短, 发展“实质外交”


程:因此关键问题,还是台湾要深刻总结外交的成败得失,肯定成绩,总结教训,把“面子外交”跟“名义外交”换成“里子外交”跟“实质外交”,在维持发展经贸文化交往方面,扎扎实实做好应做的工作。比方说,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曾经派出许多农耕队,到亚非拉传播先进农业技术,帮助落后地区摆脱贫穷,广受好评,还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大力宣传推广过,现在已经没人提起,不知何故?另外,除了农耕,台湾许多工业技术也名列前茅,开拓国际市场的同时,也要传播技术和文化,广结善缘,让国际社会切实感到,同为华人,为什么台湾跟大陆来客,会给人以不同印象?原因何在?


李:与此同时,我估计随着两岸关系趋冷,大陆台商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如果许多大陆商家在用脚投票,开始把产业和财富转移到海外,我想,原本就具有国际视野的大陆台商,也会有转移产业到海外的冲动。其中有三个主要因素,第一,两岸关系不稳会增加台商在大陆的风险,为了降低风险,会考虑外迁海外,或者内迁回台;第二,大陆生存条件日益艰难,经营成本上升,环境污染,政治高压,法制不彰等问题,都成为在大陆继续经营的负面因素;第三,台商当中有许多人,原本就有国际视野,曾经在海外积累经验,如今对比大陆跟海外,大陆原来具备的许多优势逐渐丧失,这也会成为台商离开的推动因素。


张:是啊,最近网上大炒福建商人曹德旺在美国投资汽车玻璃厂的新闻,连带介绍了另外一些陆商到海外投资的故事,但还没听说有哪个大陆台商到海外投资,我感到有点奇怪。我在想:假如有越来越多的大陆台商走向世界,那么台湾的驻外机构就能发挥更重要的协助作用。我相信,如果台商跟他们在大陆的技术与管理骨干相互配合,到海外拓展业务会有更大的优势,因为说到底,许多大陆优秀技术人才,都有移民海外的愿望,如能帮助台商到海外发展,岂不是一种两全其美的结合?


李:这样的例子肯定有,我听说在加州中部,就有位大陆台商经营蔬菜农场,主要技术骨干跟经理人员,都是他在大陆的雇员,英语和西班牙语都能说。只不过,农场规模比较小,没有曹德旺的汽车玻璃厂规模那么大,不能给美国人创造太多就业机会而已,所以还没有吸引媒体的眼球。等他们名气大了,自然会有中英媒体跟踪报道。


张:另外,我建议台湾朝野各界,为台湾前途着想,台湾在拓展实质外交的过程中,千万不要忽略大陆在海外的新移民群体,不能把他们统统看成大陆专制势力的帮凶。别看他们多数人表面上不关心政治,更不愿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实际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台湾作为世界华人民主自由的楷模和灯塔,千万不要被一党专政的大陆吃掉。如何调动这股积极力量,为台湾的复兴壮大出谋划策,贡献力量,应该成为台湾人认真思考的重要话题。换句话说,维护华人社会的民主香火,应该是两岸四地和全球华人的共同诉求。


程:好了,又到咱们收摊的时候了。下次又轮到我做东,如果没有别的大事发生,咱们就来讨论大陆雾霾的事情。我最近的大陆之行,切身体会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再不抓紧改善,不仅会影响民众健康和经济生活,恐怕还会影响到正常社会秩序。有人预言“中共将亡于雾霾”,也许不是危言耸听。


张、李:好,下次我们就谈大陆雾霾。再见!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