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责弱者,实为恶警踐踏人权洗地
----评“雷洋案”落幕后出现的杂音

林傲霜

 

20161223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檢察院”在人民大学硕士生雷洋被恶警非法施暴致死,历经半年侦审后突然宣佈:涉“雷洋案”的5名警察与协警虽有“玩忽职守”罪,但因“犯罪情節轻微,能夠认罪悔罪”,不需要判处刑罰。决定对五人“不予起诉”。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学子,在警方至今也未能找出他有任何违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却被几个官方也承认是犯有“玩忽职守”罪的警察与协警施暴活活虐待致死。如比踐踏人权的恶行,在当今任何-个民主、法治、文明的社会中都是骇人听闻的惊天大案。但唯独在中国大陆这个据称是要“依法治国”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却如此轻描淡写、视同儿戏般地加以宽纵发落了。在人权普世价值观已深入人心的21世纪不能不是咄咄怪事!故北京当局此决定-出,立即招来众怒,不分体制内外,质疑痛斥之声皆不绝于耳。

 

但与此同时,多家传媒又从可靠的信息渠道得知,当局以空前的“慷慨”向受害者亲人以所谓“人道”的名义大手笔地付出了一笔巨额的“封口费”。 雷洋家属得到近4000万元人民帀的赔偿。其中:2000万现金加一套价格昻贵的大房子(12万元/平米),这可是中共建政以来,对一条人命第一次付出这么多钱。平日车禍、空难、矿难,乃至因公殉职,甚至什么烈士、英雄也从来没有这个“价码”。 这首先就体现出当局是完全自知理亏,只好-面高压,一面以重金来“摆平”。所以才如此“慷慨解囊”! 但雷洋若是个农民工(当然更不要说来京上访的了),恐怕给你二、三十万也是“皇恩浩荡”。只因雷洋是个有一定身份的人。其母校中国人民大学是大陆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之女、著名异议人士谢小玲为此已发起公民联署,要求彻查雷洋案真相,依法惩办肇事执法人员。在该联署上簽名支持的包括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鋭老人。所以当局深知自已完全理亏,再查下去会造戓巨大的政治影响,甚至影响到当局的“维稳大计”。 因而才果断抛出重金,“恩威” 并用,双管齐下來加以处理。同时严禁媒体、网上对此事进行任何评论。连“五毛”来唱赞歌也不允许。-时忙坏了网监、网警。删帖,封号、禁言,累得这帮人差点没吐血。

 

但这錢也不是好拿的。条件相当苛刻。首先要“息讼”,不许再告整死雷洋的恶警。于是1228日,雷洋家属表示,将放弃刑事自诉和申诉程序。称:“压力太大,漫长的诉讼耗费的心力,超出我们尤其是两位老人的承受范围,所以我们已经商议协调,放弃所有诉讼” 说白了就是要你认同雷洋死了白死了,谁也无责任,也不许再追究。这是多么沉痛屈辱的事!接下来焚尸灭迹,立即將雷洋遗体火化。彻底銷毀警察虐杀人的罪证。因而火化当天如临大敌,北京的谢小玲、名记者高瑜及人民大学支持雷洋的校友,通通被“禁脚”,连送雷洋最后一程也不允许,这是何等的殘忍与心虚!第三,拿了錢,给“老子”立即走人。雷妻,雷母等雷家的人全部从北京扫地出门遗送回老家湖南。第四,还不许接受任何媒体记者採访,硬叫你打掉牙往肚里吞。如此冷血、殘忍真令人不寒而懔!

 

所以看来这赔偿虽是一大笔錢。但比“嗟来之食” 更令人屈辱十倍、百倍。但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我们国人中竟然有人对此好像害起了“红眼病”似的。若仅是“眼红”倒也罢了。更有一位署名“沧之萍“的作者以《公义与金錢的阴暗置換何以国民买单?》为题,在国外-家媒体上发文。竟然称受害、丧夫、丧子的雷洋家人与杀人的恶警当局“全都是胜利者”。并通过作者丰富的想像力绘声绘色地描绘道:雷洋的正指蘸唾沫地番清数着那怎也数不清的天文数字般的税人款,一千多万啊…………我的天!在巨大的物欲足中,可以全然忘却正的抗拒,忘却自己骨肉被一帮全副武装的行凶者活活打死的悲惨景,甚或天价的交易而幸其死得其所

 

中国有句俗话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位沧之萍正是这种小人之心。此人凭什么把他(或她)自己见钱眼开乐而忘忧的“胸怀 硬裁在雷洋妻子、父母等人的身上。硬认定人家得了赔偿款便“全然忘却正的抗拒 忘却自已骨肉被活活打死的悲惨 如此荒唐而武断的“结论”依据何在?这只能叫作是别有用心地往雷洋的亲人身上泼赃水。要知道雷洋的父母已是老人。白髮人送黒髮人情何以堪?早已心力交瘁。其遗孀更是妻弱子幼,他们哪一个可以去进行什么样的“正义的抗拒”,你叫人家如何进行反抗?去当杨佳吗?!可能吗?有用吗?沧之萍有什么权利要叫雷洋的家人必须去以死相拚,非当烈士不可。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而且在強大的极权专制政权面前,我们这些草民许多时候連只蚂蚁都不如。所以雷洋的家人也只能含泪屈从。把人家这样被迫屈从的悲痛,描绘成像得了天大便宜似的。不仅太不厚道,更是太无良心!

 

如果沧之萍的文字就到此为止。虽然也夠荒谬,但笔者都不想去理睬。而接下来该文竟凭空无据便给雷洋定了罪,并辱骂雷洋的家属为“毒蛇”,公然站在施暴者一方。请看其原文:“转而看雷洋家属,活脱脱一条毒蛇!设若当初无网民围观,无舆论追杀,无人大校友及各界人士的联名集体抗议,那个雷洋,无非就是找小姐官方至今保留的法)的色徒而已。就乡远道而来的母留守机急急忙忙地前去迎接之刻,犹不忘找小区里按摩店大姐给裤裆里的躁之物放放水这样的衣冠禽,打死活

 

虐杀雷洋的恶警才是害人的豺狼毒蛇。沧之萍却诬雷洋的家属为“毒蛇” 这不知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強盗逻辑。更混帐的是沧之萍,既未亲历或目睹事发的现场,更举不出任何客观的证据,仅凭竭力要为肇事恶警开脱的官方“至今保留 的一个“说法”此人便凭空想像而“得知” 雷洋“裤裆里的躁之物 急须要放放水 莫非沧之萍曾鉆进雷洋的褲裆里去“考案”过一番吗?你再要想向官方献媚讨好,也不能下作到这一步。而官方最初指控雷洋是“嫖娼” 但可惜这帮子人虽使出了渾身解数“上穷碧落下黄泉” 也未能找到那位被雷洋“嫖”了的“娼女”。雷洋一个人豈能“自我完成” 嫖娼”?于是警方连忙又改口说,雷洋是在“打飞机”(即由按摩女为男人“手淫”),但可惜同样也未能找到这位为雷洋“打飞机”的按摩女是谁?这就叫无头公案,隨意裁赃。中共警察搞这一套把戏,具有超一流的世界水平早已不是新闻。例如200118,陕西省泾阳县蒋路乡派出所几个警察一手炮制的轰动全国的“麻旦旦事件”。硬把一个清白无辜的少女,隨意定其为“卖淫”。抓捕后,又打又骂又罰款。最后当事人不服,通过几家权威医院妇科鉴定麻旦旦的处女膜完好,是处女身,才讨回了公道。而直到这时警方还“保留” 一个“说法”:“ 处女,也不能证明她没卖淫,她可以口交嘛”( 那时好像还没有“打飞机” 这项“新技朮”) 由此可见我们的人民警察“保留说法”的本领是何等的高强!而沧之萍就竟然根据警方保留的这个“说法”,便定雷洋为:“这样衣冠禽,打死活”如此卖力地为恶警施暴辩护,此人与衣冠禽兽又何异?!

 

中共警察如此胡作非为,许多时候只是为了经济目的。让受害人“被嫖娼” 或“被卖淫”后,只要你乖乖听话交了罰款,蝕财消灾便万事大吉。所以又叫“钓鱼执法”。据知情人士说,警察每月要完成多少这类“釣鱼”,还是有“任务” 。美其名曰“创收”(创造收入),超额有奨,完不成要受罰。这当然也是“中国特色” 是穿着制服的“合法”敲诈勒索,以谋取私利。那天雷洋遇到的大约就是这么回事。只要出点銭便平安无事。无奈雷洋年少气盛不听话,拼死反抗,终于酝成杀身之禍。官方都心知肚明,才如此“慷”纳税人之“慨”而作出巨额赔偿以掩丑。而这位沧之萍不知是何方的“自干五”竟然自带“干粮”跑来要为虐杀雷洋的警察辩护,毫无依据一口咬定雷洋褲裆里有“躁动之物”, 就是去找按摩女“打飞机”了,于是被打死也活该,恶警非法致死人命反成了“为民除害”。 这样为专制当局辩护遮丑的“五毛”,恕我直言,比卖淫女更丑恶十倍不止!

 


201618完稿


 

 

附:沧之萍原文如下,刊于《北京之春》20171月号

 

公义与金钱的阴暗置换何以国民买单?

沧之萍

  雷洋案于一定音了,力者笑了;被进笼子里面的凶手们终于平安地吁出一口气;著名师陈有西;雷洋的正指蘸唾沫地番清数着那怎也数不清的天文数字般的税人款,一千多万啊…………我的天!在巨大的物欲足中,可以全然忘却正的抗拒,忘却自己骨肉被一帮全副武装的行凶者活活打死的悲惨景,甚或天价的交易而幸其死得其所;而网民呢?全都眼了…………是欣慰于半年多来抱喊的利,与金交易背后五味杂陈的感念理不清思

  了的候,最最倒霉的不是半年多来或被声或被同情的任何一方,些全都是利者,局,最最倒霉的是那些一直怒火万丈扛着正大旗的天下网民伍很大,因而声也很大,可是最后,他盼来的,不是来的正,正到最后他都没有影儿,反倒置的天价款,纷纷从他们这群屁民的口袋里豪而去,拱手相送。

  舆论界大多传闻赔偿金额为1200万元。 这个数字已经实了中国迄今性的最高的民事赔偿雷洋案家属代理律师陈有西向外界声称,而且实际赔偿额远不止个数字。而某港赔偿额实际为2000万元,另外送一套北京市区内大面的房子,价差不多2000万,共计约四千万。

  传闻在没有被官方和受害者家属证实之前,永远都只是一个谜。这个举国关注的公共事件,官方和受害者家属,至今都守口如瓶,要把内幕交易像所罗门铅封恶魔的密罐一样,沉海500年。事异演,往往善良的人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无辜堕落罪人,好人沦为替罪羊。僵的毒蛇,一旦在夫温暖的怀抱里来,就会一口咬死它的恩人。

  一度期,大街上老人跌倒,无人相助。非不也,不敢也!大家见惯了毒蛇般的老人爬起来第一个咬的就是善心大的施救者,以至于后来网有老跌倒,而路人目而,漠然置之。老大呼:孩子!救救我吧!我是自己摔倒的,放心,我不会累你

  转而看雷洋家属,活脱脱一条毒蛇!设若当初无网民围观,无舆论追杀,无人大校友及各界人士的联名集体抗议,那个雷洋,无非就是找小姐(官方至今保留的法)的色徒而已。就道而来的母留守机急急忙忙地前去迎接之刻,犹不忘找小区里按摩店大姐给裤裆里的躁之物放放水这样的衣冠,打死活甭说几个抓嫖捉奸的人民警察,就是十亿人的唾沫便足以把雷洋淹死。党国向来熟国人心理,且如法炮制屡成功者,多矣!从大V薛蛮子,到督公的广州区伯”……无一不栽倒在精心策划的石榴裙下。中国人自互代便有了集体染病的叛逆精神,且形成一股与政府着干的性思股唱反的浪潮,倒是帮了雷洋家属的大忙。一个本应该脸见人的淫魔之徒的,在网路世界一倒的声援浪潮中,幸地找到了同仇敌忾的精神伍,一下子身活血,历经半年多后的今天,却出了公亵渎担当,把一根充毒汁液的利牙,狠狠地扎进亿助网民心上。子到手后,不忘萌地向他们说谢谢!

  我无意要去泼污给的雷洋,竟在法律面,嫖娼的重性限于治安处罚条例的一般法行。更何况,嫖娼举证到目前止公之于众的据中,都无法自,故嫖娼之名证伪。而人命的失,乃问题之焦点。雷洋案的凶手,不是政府,怒火中的网民了靶的,矛头纷纷指向当局。真正的凶手,乃假政者之名,亵渎人民予的公非作歹、草菅人命的几个狗官警察。而检查不予起,已然淡化了本案凶手的刑事,用巨的所国家赔偿封住了淫夫孀及其直亲们的嘴巴。吊的是,本完全承担民事赔偿且有能力承担民事赔偿的数个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不,迄今止一个子儿都没有掏出,巨的封口,却落在了无辜的且数月来一直怒不可遏、追不舍打帮的网民和所有税人身上。

  雷洋尸骨已寒,化青烟,而雷洋的家属却接受了耻辱的地下交易。

  雷洋的家属,才是噬雷洋尸骨和中国普大众脂膏的真正子手。

  而前文所述的有西先生,网披着律袍服的大商人,精熟中国特色的法制路数,靠一双无形腿游走在纷纭人事与如同兰州拉面一般力十足的法律文所构建的灰色地于打擦球地足了可供子三代享用无尽的子。在公众面前,扮演着肩担道的侠客范,从而迎合了英雄稀缺大多数网民的个人崇拜心理,可是一旦子堆到眼前,便什豪言壮都抛诸脑后,笑眯眯地接受了戕害正的暗箱牌。

  据《人物》志介有西的律越做越大,早在三年前所从3个人如今的220人,5个分所,所接案子多业诉讼2013年,律所首次业务收入达到1亿元,纳税1700万,律平均收入60万。他个人三年前便有奔驰车、有墅,有一幢最起5000万的商楼,年房租就收入100多万。其身价,早已是亿万富翁。

  恕我揣,如果雷洋案的死者家属,是一群匍匐在雷洋尸骨上宁愿放真正的人凶手也要倒戈一直帮助他亿万网民,那将自己粉成正化身的有西先生,是蹭着雷洋家属端在手里的金碗,眼巴巴地看着里面盛了雷洋的尸骨和普大众膏脂而一直精明地划着如何叨几根骨头进嘴的一只狗而已。

                                           201714


                          稿作者:之萍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