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危机与转机

夏钧

再过11天,豪放狂野的特朗普就成为美国总统。中国也开始面临一场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危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危机来自美国。美国总统奥巴马当政八年,致力于重返太平洋。他仅限于思想和外交方面重返,偶尔搞联合军演造势,也是为了外交。他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有了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他代表美国鸽派。

特朗普是鹰派,其内阁成员也多是鹰派。他们多数人认为,贫困中国用韬光隐晦诡计,欺骗美国帮助发展,现在富强了开始挑战美国。美国要与中国一决输赢。

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很多是基督徒。他们都知道《圣经》启示录的预言,未来将有一场大雄鹰与大红龙的大争战(见12章)。这预言在近二千年前发出,现在似乎要应验了。

有人认为,中国早跟美国打过朝鲜和越南战争,并取得胜利。其实,那不是国家之间的战争。参战的中国人,在朝鲜是志愿军,在越南伪装成越军。当时若没有苏联支持,决不会胜利。

未来的战争,将是美国统帅的民主阵营,与专制中国的大争战。似乎不懂政治的,而且反对“政治正确”的特朗普,当选后却显现出极高的政治智慧。他接听了台湾女总统蔡英文的祝贺电话。

这看似特朗普出于礼仪,实际在为他宏大的战略计划放实验气球,看各国反应。他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当政后将支持台湾独立,以此来挑战中国,找机会大打出手。

二、危机来自台湾。台湾民进党推动了台湾民主化,也影响了大陆民主化进程。令人遗憾的是,该党放弃民主理想,走向分裂中国的台独之路。

以前历届美国总统都主张“一中”,反对台独,并警告民进党节制。这使台独的势力很压抑,如同站在低矮的屋檐之下。现在他们看到特朗普的实验气球,等于看到大展宏图的机会,暗中大欢喜。

有了美国支持,台独的势力成为自由民主世界代表,成为反对专制强权的先锋,成为建立台湾新国家的开创者。这是名利双收的大事业,为此待机而动,铤而走险的人一定不少。

三、危机来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和祖父,都是主张和平的政治家。他却借钓鱼岛纠纷,使国家自卫队转成可以出兵打仗的正式军队,圆了军政人物几十年的梦想。

他们有很多政怀念旧日满洲。 近年的日本大地震和核事故灾难,更强化了他们主导大东亚的梦想。凡是看过日本《啊!满洲》等军国时期电影的人,都会同意我的判断

安倍晋三看到特朗普的实验气球,急不可待地跑到美国,拜访还没上任总统的特朗普,又跑到珍珠港悼念阵亡的美军官兵。这是日本首相第一次如此讨好美国军方,用意深远。

四、危机来自俄国。俄国曾是中国宿敌,曾多次侵略中国,杀人掠地抢财宝。共产革命成立苏联,遭到国际围堵孤立,这才与中国革命党联合起来。

毛泽东当政后,看清苏联新沙皇本质,与之决裂,并在北方边境珍宝岛打了一小仗。邓小平主政后,又对越南大打出手。这使苏联腹背受敌,招架不了,华丽转身为民主俄国。

苏联曾大力支持中国共产革命,毛泽东和邓小平却革了苏联的命。虽然这革命很正义,但很无情。就像邪恶的大哥曾经帮助过弟弟长大,这弟弟却杀了大哥,又重伤小弟(越南),从此埋下仇恨的种子。

普京曾是苏联高官,绝不会忘记这仇恨。他明着联中抑美,暗中帮助特朗普大选当总统,以期联美反中。他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

奥巴马总统卸任前,为报复俄国干扰美国大选,驱赶了32名俄国外交官。这如同打了普京一个大耳光。普京忍了,获得特朗普讚赏“聪明!”。他俩的友谊牢不可破。

俄国由联中抑美,转而联美反中,这突然变化将导致国际政治态势严重失衡,影响越南、朝鲜和印度加强反华,构成对中国的最大危机。

五、危机来自印度。它与中国有过领土战争,至今悬而未决。又因中国支持巴基斯坦,使它感到威胁。现在美俄联手反对中国,它不但乐见其嬴,也会趁火打劫。

六、危机来自越南。中国对苏联的珍宝岛战争,影响大,死人少,如同雷声大,雨点小。而对越反击战,双方伤亡惨重。很多伤痛的人仍活着,且记忆犹新,仇恨仍在。

越南长期经历战争,富有经验,不怕牺牲。当年与中国争夺南沙群岛不遗余力,现在有了美国和俄国的支持帮助,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七、危机主要来自中国自身。一个国家的内忧会引来外患,外患又加剧内忧。中国的内忧很严重,表现为精神堕落,权力横行,社会腐败,民怨沸腾。

麦克.赫尔维兹曾是美国里根总统的法律顾问,退休和夫人热心帮助中国人权事业。我住在他家时,对他和夫人表示感谢!他回答说:应该感谢中国人权律师和民主人士!你们现在维护中国人权,也给我们后代带来安全。

这话使我认识到,中美主要不是利益冲突,而是文明冲突。是古代专制文明与现代民主文明的冲突。如果中国不能主动融入现代文明,冲突必导致大战争。中国历史有过多次类似的惨痛教训!

王岐山精通历史,早认识到中国有爆发革命的危机。他向高官们赠送《旧制度与大革命》书,并主持反贪打虎治腐败,取得显著成效。

但是,中国法治环境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了,地方政府违宪强拆基督教堂,违法抓捕维权律师。这些都引起国际公愤,加深了中国的政治危机,并带来军事危机。

中国面临以上七大危机,如同古代灭亡前的楚国一样危险。特朗普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当政后立即与中国开打贸易战,同时用台湾挑战中国,让日本当先锋,使俄国断后。美国统帅全局,鼓动民主国家呼应

对于台湾独立,如果中国动武,日俄美联合出手,中国必败!如果中国动用核武,那美国、俄国、印度三国的核弹将同时打中国,也许朝鲜为取宠美俄也打几枚。

核战争是立体战,必先摧毁敌对国家中枢。后果必然是北京毁灭,中国解体。中国的这场大危机,不是领导人的危机,不是领导集团的危机,也不是某阶层的危机,而是全民的巨大危机。战争加核灾难,再加巨额赔款。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事,大危机也是大转机。那就是:中国在巨大危机面前不再抱有任何侥幸和幻想,彻底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实行民主宪政,融入现代文明。

中国应尽早向国际社会保证:认同自由平等普适价值观,愿意成为民主法治国家,认真遵守国际法律,维护国际现有秩序,永远保障南海自由通航!

中国应公布政治改革的计划,请求美国等西方国家给予支持帮助。只要中国愿意谦卑悔改,决意变革,必得上帝的饶恕、赦免和恩赐!海洋接纳了长江黄河,美国等西方文明国家,也一定会接纳中国这古老国家。

中国转机的时间不多了,尽快悔改吧!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