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的司马昭之心

林傲霜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侵略者大举进攻中国。从而揭开了中华民国与日本国兩个国家间的全面战争。

这就是近代几十年来史学界与民间均有的共识而称之为的“八年抗日战争”, 简称“八年抗战”。

 

不料今年中共突发奇想,硬要将这个几十年来全世界中、外人士均有的共识加以篡改。将“八年抗战” 定为“十四年抗战”。 2017年初,中共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發函件,下令全中國中小學的教材,把以往中日戰爭的八年抗戰,全部改為十四年抗战,不得有误。在该函件中明令要求必须对各地中小学教材进行“全面盘查”,将八年抗战一律改为十四年抗战。并视情况修改相关内容,确保树立并突出十四年抗战概念。但该文件却没有解释更改抗战时间的原因,只表示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是贯彻中央相关精神。 这是中共当局一贯的做派,凡是它没有道理,说不出道理,或不便于说的,便以一个“中央相关精神” 表明是“奉天承运,圣上有旨”,尔等谁敢不从?所以中共这样作决不是“习总” 骂外国人时说的“吃饱了没事干”闹着玩。 而是别有一番用心。

 

按大陆官方与御用文人们的说法就是“因為日本自“九一八事変”即入侵中国的東北;而東北各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領土”, 乍一听还振振有词。进一步解析则难以成立。因为如按此论推理,1895年甲午战争,当时中国清朝政府战败,割地赔款求和。日本便拿走了台灣。那么请问台湾又是不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呢”? 如此则抗日战争豈不是也可从1895年算起了?。由此可见这个改为“十四年抗战” 的提法,而且要大改全国各级学校的教材课本,如此兴师动众,大肆折腾, 不但缺乏史据没必要改,亦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那么中共教育当局为何要如此无事生事,大作文章呢?追本溯源,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共要想贪中华民国抗日战争之功为已功而搞的一个小动作而已。自中共在大陆夺得国柄,自建王朝以后,便想把一切功劳都归它自已名下。所以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到毛泽东死亡前,中共官方一贯皆大言不慚地自称是什么“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而对中华民国主持领导抗日战争的历史功績则一笔加以抹杀。甚至编造出什么“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的离奇谎言,满天乱飞,混淆视听。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上台。为了拉拢美囯、西欧等民主国家,利用外国资金发展其权贵资本。于是暂时放弃了武力“解放”台湾的口号,而改为“和平统一”,的“柔性”口号 实则是通过经贸、渗透、寻找代理人等手段,通过“以经迫统” 用“温水煮青蛙” 的方式逐步并吞台湾。所以为了“下” 好这盘“大棋”, 在胡、温当政的年代终于承认了当年国民党政府的軍队承担了当时抗战正面战场的作战任务。而中共所谓的八路军、新四軍则只担负了敌后战场的作战。任何有点军事常识的人也会知道。正面战场,才是主力軍交鋒之地,而敌后战场只能是辅助配合作用。中共如此忍痛承认历史真相,自然是为了“统战” 在台的国民党,冀其早日“归顺” 北京。但国民党毕竟不是小孩,也没那么听话。何况今日台湾已转型为民主社会,要归降北京,根本不是由国民党能作主的。而马英九则坚持“不独、不统、不武”, 与中共只谈经济交流合作,不谈政治合作统一。中共便由失望而愤怒。2015年在抗日战争胜70周年时,中共当局再次老调重弹,称中共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只差没再骂国民党“消极抗日” 了。立即受到马英九严正的驳斥。而中共如此出尔反尔,只能是自闹笑话。

 

近年來,隨着中共又重新走向尊毛、崇左的老路,中共就更不愿承认当年以蒋公中正为领袖的国民政府与国民党领导抗日战争的伟大历史功勋,不愿承认中共在这场战争中只是个配角。但由于鉄的历史事实摆在那里,脸皮再厚的人也无法说是中共领导了八年的抗日战争。众所周知八年抗日战争是中、日两国之间一场全面大规模的战争,而非局部或边界的冲突。对阵的双方当然就是日本的国家军队和中国的国防军,当时中国国防軍的正式名称就是中国国民革命军,其最高统帅就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軍事委员会蒋中正委员长。而在这八年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也公开接受了当时中央政府的编制,将其所谓的“红軍”改编为: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由于某些人刻意的隐瞒,现在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根本不知这八路军新四军的全名和内涵。自然更不知道当时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头戴的是青天白日帽徽,而不是红五角星。这就是说,当时至少在形式上八路军和新四军应该效忠和接受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最高军事部门(时称军事委员会)的领导,而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就是蒋中正先生。所以领导八年抗日战争的核心力量只能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中共只是其统领下的兩支軍队。怎么可以说“军长在领导总司令和元帅”?

 

不妨再看看,在整个抗战八年的过程中,中国国民政府和日本军队总计有大会战22次、大型战役1117次、小型战斗38931,伤亡官兵高达322万多人,其中200多位少将以上的将领捐躯、。而中共方面呢?除了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大型战役外,所谓平型关大捷只能算得上是一场伏击遭遇战。此外实在是乏善可陈。共军将领除了左权将军牺牲外,还数得出几位?近年来随着许多机密史料的解密,才知道毛泽东在抗日战争中竟然在延安下达了“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的战略方針,由此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彭德怀的“百团大战”要被毛泽东骂得狗血淋头,文革中更是批判彭德怀此举是对抗毛主席指示的大罪1964710日毛泽东在会见日本社会党领袖左左木时说“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1972年毛泽东在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时更说“要感谢日本人救了中共,没有抗日战争,中共很难就那么快夺取全国政权”。 所以一高兴,一挥手,什么对日战争索赔全不要了。足见毛泽东在此是由衷之言、真心感谢,且言行一致。

 

正是由于这些无可辩驳、无可掩盖的鉄的史实,使某些人不管嘴里如何硬,心里也明白从19371945这八年抗战中,他们在抵抗日本侵略中确是乏善可陈,想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乏“金”可用。于是只好在时间上打主意。习近平2015年在纪念抗战胜利70年的讲话中便说,中国人民70年前经过了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才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可见早有蓄谋。无非就是就是想把1931后,诸如在东北三省,当时受到苏联支持的、像东北抗日联軍这样一些零星的抗日军事活动拿来加以渲染,试图证明早在1937年国民政府宣布全面抗战前,中共就已经独立领导人民抵抗日本侵略,并开展了一系列抗日救亡运动了。由此可见这只是中共出于它自身政治的需要,提升其形象而搞的一套宣传而已

 

不过这样一来,却把中共的叧一个问题暴露了出来。也正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东北后南京国民政府在奋力抵抗日军侵略处于不利局面之际,中共却于193111720日,在江西瑞金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于117(即苏联的国庆日)那天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国中之国”的“国旗”竟是苏联“镰刀与锤子”的图案。其控制的区域竟称为“苏区”,其主席就是毛泽东。在外敌入侵中国国土的情况下,如此行为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能判断出这是—种公然分裂国家,制造动乱的行动。无异于是在抗日的南京国民政府背上捅上一刀。这能叫抗日爱国之举吗?不妨设想—下,假如在今日中国大陆也有这么一个组织,采取这样的举动(哪怕只有这样的—些言论),试问中共能容忍吗?所以当时南京国民政府对江西所谓的“苏区”进行武力清剿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必然要采取的正当措施,尤其是外敌入侵之际,更刻不容缓。经过当时南京国民政府前后五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后,“苏区”的红军伤亡惨重,无力抵挡。遂于193410月由江西出发,声称要“北上抗日” 却—路向南逃跑,逃至贵州、四川以及原西康省,最后才逃到陕北。这就是所谓的“红軍长征”。如此大规模地制造动乱,同室操戈,耗损国力资源,只能有利于日本的侵略。

 

所以將史有定论的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既是无据胡乱篡改历史,但也并不能提升中共的形象。反而使它当年的那些坏事、丑事,更加突出,更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思索。其“司马昭之心” 徒令国人齿冷而已。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