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作呕的政治“愚乐”
----“央视春晚” 观后

林傲霜

 

有个故事说,一位外国人第一次来到北京住進宾舘。晩上7点鈡刚过,他向宾馆服务员投诉称,“我房间里电视机出故障了”, 要求处理。服务员进房门来一看,说“你这电视机不好好地播放着吗”? 洋人不服,拿起遥控器边按边说“你看,你看,这电视机无法转台,只能收一个台,还说没故障”? 弄得服务员哭笑不得说“先生,这是我们每天的《新闻联播》时间,所以每个台都一样”。 这也许是笑话,笔者也不大相信外国人真有这么“笨”。 不过中国大陆这种“欺网霸台” 一统“天下” 的“新闻联播” 也太具“中国特色”。 所谓《新闻联播》就是只许“我党喉舌”一家言说天下时事,任何人不得“挿嘴”多话,这种“一言堂” 式的洗脑教育与霸道作风,全世界恐怕只有金三胖的北韩,才可与之媲丑了。

言归正传,刚刚才过去的春节,又再一次让人们见识到什么事情都要由党囯当局来“统一” 安排,并进行说教的怪事。2017年1月27日是农历猴年的除夕之夜。这本应该是由人们以各种不同的内容、形式、方法来休闲娱乐,亲情交融的良宵之夜。但中共当局却偏要在这个时候“不失时机”地对民众进行说教。推出了“央视”《 新闻联播》的“娱乐版”。于是组织一帮御用文人,戏子帮闲,不惜耗费大量民脂民膏,一掷亿金,极量豪华奢侈,从国内外购买先进设备,弄得花里胡哨,富丽堂皇。外加“人海战术”,美女如云,展示丰胸美腿,制造视觉“盛宴”。以假、大、空、套话,来歌功颂德,掩丑蓋疮,粉饰太平,以便达到向党国脸上“贴金”的“崇高”目的。因而这个所谓的“春节联欢晚会”( 简称“春晚”), 根本无“欢” 可言。 只有低劣的乱蹦乱跳,无聊的打情骂俏,以不近情理的“误会”情节,来歌颂所谓的“高尚品德” 以显示中共社会制度的所谓“优越”。既不感人,更无趣味。美其名为“娱乐”, 实则是官方与御用文人在那里以“愚民”为“乐”。

与此同时,又僱用大量的“托儿” 观众 坐在舞台下,以“观众” 的身份,不断鼓掌喝彩。表出诸如“热泪盈眶”、“ 万分感动”、“ 无比幸福”、“ 完全赞同”、“壯怀激烈”…… 之类的活人“表情包”。 台上说假话,台下表假情,上下其手,共同欺骗国人。于是把毒霾笼罩的“首毒” 之都,车辆须按単、双号限行的“首堵” 之都,在“春晚”台上演员的口中就变成了“我们北京这么干净美丽的地方”。 台下“托儿” 立即掌声雷动。而一个演维吾尔族人的演员,更声情并茂朗诵式地说道“是汉族兄弟的血救了我的命,我身上流着汉族兄弟的血”, 这时台下穿着维族妝的“观众” 又热泪盈眶,感动万分了。以为人们并不知道在新疆汉、维民族矛盾已闹到须要“断网”,买莱刀也得实名制的程度。这样的表演,这样的节目,是娱乐?还是在“愚乐”!

当然更精彩的愚弄人之“乐”,那就是竟然出现“红军万岁”、“老红军给全国人民拜年”的场景而其中的“老红軍” 朱光斗先生更是“事不惊人死不休”。据主持人介绍:这位朱光斗是“老红军”,1931年生,现年86岁。历史常识吿诉人们。中共所谓的红軍,由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共与国民党政府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 故其北方部分于1937年8月已经接受当时中国唯一合法的中央政府----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整编,而改名为“中国国民革命軍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南方部分同年10月改为“中华民国国民革命軍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所以“红軍”最后存在的时间,截止于1937年。而此时的朱光斗先生年仅六岁。要入幼儿园,读学前班自然可以,当軍人则世所未闻,更悖常识。六岁的孩子只能在亲妈妈的怀里撒娇,哪能去为“党妈妈”效劳?这种谎言织成的“奇迹”要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人家大约都不会同意的。却拿来哄大陆观众,是“联欢” 还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商!?

所以中共的“党媒体” 自己心里都明白,这类“作品” 很难被民众认同。于是它便來了个“先下手为强”,“先堵人之嘴为上”的战朮。农历大年二十九,中共的“喉舌” 人民日报刋文称“国人的审美趣味在发生变化,评判能力大有提高,也就是说口味更刁了,越来越喜欢!!!挑肥拣瘦!!!,也越来越擅长!!!挑三拣四!!!。”----什么叫“口味更刁”? 按中共官方御审欽定的《新华字典》99页上对“刁” 字是这样解釋的:狡猾,无赖。举例:刁难,故意难为人。由此可见党媒已预先警吿尔等“狡猾,无赖” 的“刁民” 了:别来故意为难我党的“春晩” 盛典!虽然人民日报也用温和的语调说了兩句客套话:“尽管央视春晚一直努力不断,改造升级,但仍招致一些批评声”。 于是“建议”:“习惯吐槽春晚的国人,不妨多提一些建设性意见,保持客观立场。”

这种绵里藏针,笑里藏刀的话,人们已领教得多了。叫你“保持客观立场” 言外之意,就是说你的立场不“客观”,对“我党” 有“成见” 甚至“偏见”。 叫你“不妨多提一些建设性意见”,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的意见是不具备他所谓的“建设性” 的, 也就是非善意的,有恶意的、敌意的。这在1957年“反右” 中,就叫“猖狂向党进攻”;文革中就叫“恶毒攻击” 的“反革命言论”。 现在名字改了一下叫“寻衅滋事”,升一级就是“煽动颠复” 不称“反革命” 改名“敌对势力” 了。換湯不換药,还是一回事,如此而已!

不过妄想一只手,遮尽天下目,是办不到的。威胁恐吓未必就能达到“防民之口” 的“神圣”目的。今年春晚播出后,仍然恶评如潮,网上骂声不断。有网民称:

“一年比一年尴尬,‘大写加粗~’的尴尬”。更有网民写道,“根本没看,不愿意看。”、“小品没笑点,都是给党唱赞歌。”、“迂腐无聊、精神污染、真的没看、尬歌尬舞、洗洗睡吧……”中国知名法学家贺卫方曾公开批评“春晚已落到宣传强颜欢笑,用各种歌舞升平掩饰弊端和不公的可怜境地”。他呼吁“春晚~可以休!

是到了该停止这种用纳税人的銀子来愚弄纳税人的遊戏的时候了!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