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习通话的外表象与潜台词

林傲霜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已快三月,世界上约二十个重要国家领导人都与之进行了电话交流或访问。特别是近年来与中共关系不断交恶且互不服气的日本,其领导人安倍晋三更对美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而美前任总统奧巴马上任后首先就来了北京。抚今思昔,北京显然感到自己受到轻视、冷落。如果数年前中共高官汪洋把中美关系比喻为“夫妻”, 那么此时北京当局就很可能觉得自己成了“弃妇”。于是终于“坐”不住了。

近年来中共借助于大陆低工资、低福利、低人权、高污染的条件,而获得低成本产品的“优势”。 对外则利用经济全球化的机会,向美、欧诸国大肆倾銷产品,对內则提高关税(这一点,特朗普已给予了严厉抨击)这样不守“规矩”的行为大获其利,于是錢包崛挺,财大气粗。慢慢养成了似乎“万事不求人”的“架子”。

所以中共官媒一向在报导中共领导人与外国领导人通电话时,几乎都要加上“应约”二字。那意思无非是说,都是人家有求于我“天朝”,要来找我们谈事,“我” 才“应约”与之通话。没想到这次遇到偏不信这个“邪”的特朗普。快三个月了,重要国家领导人都一个个通话了,见面了。甚至中共认为是它“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之台湾, 其总统蔡英文也与之友好热情地通话了。却把习“核心” 晾在一边。这对中共一向的傲慢不能不说是给了一个不小的“下马威”。

中共向来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都愿意的。特朗普及其团队对此“分寸”也拿捏得很准。2017年元旦、春节来臨之际,特朗普先是把过去美国总统都要给华人拜年的“陈规”一下就给“砍”了。然后却在春节叫他女儿去中共驻美大使舘祝贺新年。特朗普这一招堪称“神来之笔”。礼节上,你无法拒绝。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在低看你、小瞧你中共。按理,美中是大国外交关系,这种事起码该来个部长级的官。总统女儿算什么?美国不是帝国,没有“公主” 或“红二代” 之说。总统的儿女无职务时就是个普通人,前些年美国总统的儿子在街上卖报纸,还在中国传为佳话呢。所以这实际上是表明,人家就是拿你中共不当回事。但中共又无理由“发作”, 只好白受了。经过如此几番折腾,中共的傲慢劲头终于“红消翠减” 再衰三竭。只好矮下身段通过外交途径协商,普、习二人才终于在美囯东部时间2月9日晚上通了电话,引起全球广泛注意和讨论。因此在中共官媒体上却无法再用“应约” 二字。这对党国的“面子” 不能不是个损失。

于是中共的宣传机器,便集中火力大力宣传一点声称,特朗普在电话中表示愿意履行“一中”政策。紧接着中共便视此为自己的“胜利”。中共的御用文人,亲共的洋商均立即奉旨闻风而发声。中共官办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前任中国的美国商会会长齐默曼(Mark Zimmerman),甚至以“纸老虎”来形容特朗普,认为他已从其原先质疑一中政策的强硬立场退缩,并认为这将使今后华盛顿与北京交手更加困难。一些中共文人更乘机叫嚣蔡英文只有接受“九二共识”, 除此别无他路。似乎习近平已“胜券在握”。尤其令人无语的是台湾兰营大报《中时电子报》也跟着起哄称:“不会再有,‘英、川通话’了蔡英文白欢喜一场”真不知这报属兰营还是“红营”。

但现在的人们已学会了“兼听则明”,尤其在互联网时代谁也无法垄断新闻信息。而接下来人们看到在白宫发表一项声明中却是这么说的:“特朗普总统同意,在习近平的要求下,履行(honor)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 接着又称:“双方代表也将开始接触,讨论并谈判与彼此相互利益攸关的议题”。 这里的第一个“关键点” 是,在“一中政策” 的前面加了“我们的” 这样的限制词,也就是说这个“-中政策” 是美国所定义,所认知,而不是中共所定义的。兩者不但不是一回事,且差距甚大。

大家知道,中共所谓“一中政策” 是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而美国的“一中政策”则从未承认台湾是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不仅如此美国更制定了一个《与台湾关系法》明确规定,美国有权向台湾出售防御性武器。按照囯际法与惯例如不承认对方是个国家豈能向对方出售武器。1982年里根总统寻求加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因而发布“六项保证”作为执行美国与台湾关系的指导方针;2016年4月20日美国会众院外委会又通过由共和党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提出的88号共同决议案(H.CON.RES. 88),重申《台湾关系法》及1982年里根总统对台湾的“六项保证”是美国与台湾关系的重要基石。此法案最后在参、众兩院均顺利过关成为美国法律。这“六项保证” 的具体內容是,美国:1,未曾同意设定结束对中华民国军售的日期;2,未曾同意在对中华民国军售前征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意见; 3),不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之间扮演调停角色;4, 不会修改台湾关系法;5,不会更改美国有关台湾主权的立场; 6,不会迫使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在这“六项保证”中数次明确称台湾为中华民国。因而美国定义的“一中”与中共的定义,大相径庭由此便可见一斑。 而且其中一些內容也明显推翻了美国与中共三个“联合公报” 的内容。例如第1条“未曾同意设定结束对中华民国军售的日期” 便实际上让“八. 一七公报” 名存实亡。更必须指出的是,《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已是美国的法律,即美国的国内法。而美国囯内法的地位,高于任何国际法或协议的地位。当二者相抵触时,以国内法为准。这在美国是确定无疑的事。因此特朗普所说的“履行(honor)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与中共所期望、要求的“一个中国”,虽不说是“完全兩码事”, 至少也相去甚远矣!所以许多有识评论家已指出,特朗普别看他口无遮拦,实则粗中有细,四兩拨千斤,就把习总“忽悠”了!不愧是商界摸爬滚打多年的谈判高手!

再看第二个“关鍵点”, 白宫在公报中接着又称:“双方代表也将开始接触,讨论并谈判与彼此相互利益攸关的议题”。 这其中就更大有“文章”。本来特朗普在未上任前质疑“一中” 时便说,我们为什么要受一中政策的限制,除非对方在某些利益上作出交換。所以白宫是在暗示大家,中共至少已承诺在某些利益上作出让步,甚至已作了某些实际利益的让步。正如笔者前文所言,中共一向是宁丟“里子”, 死要面子的。什么主权核心利益不可谈判?那东北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怎么永远归俄罗斯所有了?只是不拿出来公开谈判罢了。何况美国并不想要中国一寸土地,最多是点经贸利益,又不须由中共的党费里扣除。就让中国老实的纳税人当冤大头好了!

 

2017年2月12日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