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林:一百个索马里

这个民族最大的悲剧在于:始终在遮蔽自己的耳目,排斥、封锁人类文明理念的传播,禁锢、扼杀稀罕的思想精英。她始终在兽化、在滑向罪恶的深渊。

人们普遍认为,当今世界上最失败的国家是非洲的索马里、津巴布韦,亚洲的伊拉克、阿富汗、朝鲜。的确,以上这些国家是失败的,失败到没有能力管理自己。但是我认为,与中国相比,以上这些国家的状况多半要好一些,起码更有希望。

伊拉克的局势正在逐渐好转,民主观念已经为大部分民众接受,选举已经成为常态;阿富汗的情况与伊拉克类似,虽然需要美国更多的帮助,但是情况好转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朝鲜当然可怕,但是它毕竟很小,也撑不了多久,将来金正日犯罪集团崩溃之后,韩国人在美日的支持下能够很好的管理它;津巴布韦的经济状况虽然很糟,但是反对党已经获得民心,与穆加贝的共产党势均力敌,时间将有利于反对党,所以津巴布韦也是充满希望的。

可能人们认为最糟的是索马里,那里军阀割据、混乱不堪,军阀们抢光了国内所有能抢的东西之后,又把罪恶的黑手伸向大海上的国际货轮,绑票勒索、无恶不作,激起了国际公愤。列强不得不派出海军为民船护航,打击索马里海盗。

现在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看索马里:那里毕竟有一个民选政府,虽然政府权力有限,不能有效控制全国大部分地区;这个政府几年前爆发了一场政治斗争,最后主张民主的总理不是依靠武力,而是依靠人心取代了主张专制的总统,这种情况在中国三千年历史上几乎还没有发生过;那里还有一个民选议会,议员们来自全国各地,这个议会能够做出一个令中国人瞠目结舌的决议:邀请外国军队进入自己的国家,建立文明的、符合国际价值观的社会秩序!

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虽然有许多索马里人很原始、很野蛮,但是总的来说,超过半数的索马里民众和他们选举的议会代表是明智的,他们的观念是符合国际文明标准的。试想一下中国,无论过去或将来,不管混乱、混战、堕落到什么程度,也不可能出现一个呼吁国际力量进入中国维持和平、建立符合国际价值观的秩序的议会!

为中国前途担忧的许多人担心中国将会内战、害怕再出现军阀割据的状况。其实这个问题几乎完全取决于中共,而不取决于其他任何人。当前中国人普遍的麻木、沉沦,尤其是统治集团的集体堕落、无意识,几乎已经注定了将来崩溃的命运。当前中国的统治集团,就像明朝行将灭亡前的官僚集团,混混沌沌,除了腐败几乎无力做任何事情,几乎就是处在等死状态。大部分官员将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卷款逃亡,实际上他们也一直在冒着风险为此准备资金。

剩下来的底层官员和闪电般崛起的民间势力将各自为政,而强有力的国际干预可能会阻止任何人以残暴武力再次统一中国,台湾的国民党即使想凭借台湾的政治和军事优势光复大陆,但是民进党、中国周边强烈希望中国分裂瓦解的国家和反对任何战争的过度文明化的西方国家都将牵制国民党,使其无能为力。

人们总是以为,面对中国错综复杂的矛盾和愈演愈烈的冲突,当局多少会悟到一些东西,多少会被拖向前走几步,情形应该好一点,异议人士和自由作家的生存环境会有所改善。实际情形恰恰相反。与江相比,胡的态度更为僵硬。这与世界性的民主进步趋势是背道而驰的,必然会增加中国社会的矛盾和仇恨。解压的阀门被拧的越死,爆炸的可能性更大。当局所有的政治打击,就像历史上的中国人治理黄河一样,堤坝越垒越高,以致黄河成了一条地上河,使将来的动荡一旦发生,就会迅速恶化到谁也收拾不了的程度,形成一种可能的局面。

中国几十年积累下来的、越来越大的经济泡沫早晚会爆裂,通货膨胀会失控;大量的假账上市公司会破产,大批“骗子老总”会来个集体大逃亡,上证股指会掉到1000点以下(实际上中国股市整体上完全是负资产);外贸本已受到印度、墨西哥、波兰等制度健全的新兴工业国的挤压,而在经济危机、汇率混乱时会一下子崩盘。

然后就是政治上失控的风险,各地面临空前危机,只得自行其是,不再听中南海号令;部分边疆地区分裂、各地区教派力量崛起,当局镇压又会导致严厉的国际制裁,而那将是给中国经济的最后致命一击,使外贸依存度高达四分之三的中国经济彻底崩溃,大部分工厂关门倒闭,二亿多工人失去工作。各种矛盾迅速激化为大规模暴力冲突,绝望的人们为了生存而组织起来,不排除发生四处抢掠的骚乱。

动乱如果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烽火连天,作恶深重的官员们深知大限已到,将纷纷携家卷款大逃亡。各地逐渐建立小规模的地方自治政府,然后为了争夺利益、地盘,长期纠纷不断,如同100个索马里。——没有这样的可能吗?中国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是什么命运?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