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解放军-一个外省人的忧郁

杨雨亭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生


   日安,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终于来了!可是,为什么街头巷尾,没有热闹的庆祝活动呢?只在街道上临时挂上一些「祖国统一万岁,欢迎解放军,军民一家」的红色横幅。中国共产党党中央顾虑解放台湾初期,台湾老百姓不习惯共产党的风格,还下令不准公开播放〈义勇军进行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小提琴协奏曲〉和〈黄河大合唱〉的音乐倒是渐渐地听见了。你们盼望着这一躺历史性的光荣任务,应该受到台湾人民的热烈欢迎,到处都会有锣鼓喧天、舞龙舞狮的庆祝活动才对,可是社区里的安静无声,老百姓们犹疑谨慎的态度,让你们的心情低落下来。你们为了祖国统一大业,从大江南北四面八方赶来,到达这个传奇中的岛屿,心情一定是在忐忑不安之间有着兴奋骄傲吧!行前党中央与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人一再交代你们到台湾后一定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尤其是不拿一针一线,不进入老百姓家里,记得要有礼貌,要排队,不公开抽烟,不喧哗,上了公交车和捷运、火车,一定要让座给老先生、老太太和孕妇。每个人的兜里带了银联卡、小米手机一只,有网路漫游,设好了微信部队群组,有微信支付App,需要什么东西,上网买,三天就到,还有现金新台币两万块钱,看病守规矩,全民健康保险方面,党中央都为你们安排好了。抵达台湾后,等待命令许可,就可以和家人通话报平安了,想必海峡对岸的爸爸妈妈都挂念得不得了。

   日安,解放军战士,你们终于来了!这一次,你们和1945年10月首批抵达基隆接收台湾,由福建省保安团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军的外观完全不同。那时候国民革命军在大陆苦苦打了八年战争,地方部队像个穷破饿殍,士兵们下船时,上万欢迎的台湾老百姓都惊呆了,简直是一群叫花子兵,穿草鞋,背雨伞,挑着锅碗瓢盆,还有的扁担里有着母鸡,整个队伍拉拉侉侉,站都站不稳,唉呀!这样子的军队怎么会打败神勇的日本军呢?解放军战士,你们有所不知,抗战期间,除了前线的正规军,许多地方部队里士兵的枪支都不是一个样的,有自制的、有日本枪、有苏联枪、有捷克枪、有美制枪,子弹平均一个人六发,一天吃不了一顿干饭,没见过电灯,没用过自来水,日军装甲车一来,上头还有零式战机,机关枪一扫,大伙只有窜逃的份儿。咱中国人不爱当兵,兵源不足,好多士兵都是马路上拉来的,农村里抢壮丁抢来的,说是壮丁,不过是些十几岁饿扁扁的瘦骨如柴大孩子。唉!你们有所不知,后来大家看见的国军部队好样子,许多是打滇缅战争时美国人装备的,到台湾接收的先锋部队就是我们自己原本的样子,中国人那时候的农村里头出来的老百姓普遍就是这副模样,书本上讲的胡适、林语堂、张爱玲,都是极少数西化的人物。之后国共内战,八路军得不到苏联在东北的配备,怎么可能打胜仗?所以,虽然我们不能怪光复后台湾老百姓瞧不起咱们,但是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一百年间,咱中国人没过过几天安宁日子也是事实。像你们现在个个身子壮硕,精神饱满,装备齐全,那里能想像我们那个时代中国人的景况呢?共产党党中央想到光复初期中国国民党政府接收台湾的失败经验,事前做好了万全准备,你们这些高大英挺的年轻解放军战士和部队长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吧!看你们的样子,大不了,二十岁出头,和我的孩子一样大。哪儿来的?陕西,吃面食,得空我带你们去台北一家陕西馆,味道还过得去。

   那么,你们今晚要睡在哪儿呢?哦,和国军联络好了,住在事先安排好的营区里。 1949年我们来台湾时要反攻大陆,维持六十万大军,过了七十年,现在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部队了,好多营房空出来,你们来正好用上,还付费,太体贴了!你们还称我们部队叫国军吗?党中央交代的,真是感动,解放军也是国军嘛!那么,你们好好休息,今后的日子还长,不要急!

   对了,台湾省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人选都大致安排好了吧?多数是以前独派的要角,也都进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我们这些外省人中,过去反独促统的重要人物安排到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里去了,其他几个偏向自由主义的编入了中国民主同盟,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当然由台湾最高职位的前独派担任。党中央对接收台湾的工作安排真是井然有序,说明了之前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的地下党在各条战线上多年来做了实在的工作。

   只是,一个时代这样子就翻过去了,过去的思想、感情、梦想、理想,也就得都埋在心的深处。哦,你问我是不是流泪了?不是的,是高兴的关系,统一了,不要再说了,咱们向前看罢!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