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没有说错!

(纽约)薛伟

            在纪念六四期间,王丹在台北发出临别赠言:台独不愿流血是打嘴炮。此言一出,遭到蓝绿两派人士齐轰,几个电视台的政论节目都在骂王丹,甚至连他的其它方面,包括私生活都挖出来,新账老账一起算,笔者实在是为王丹叫屈。

            绿营的人骂王丹,是因为说他“用流血来恐吓台湾人民”,有碍台湾人民争取独立的决心和行动。其实,台湾人追求独立又反对流血,不是怕死,而是因为台湾人民还没有到不宣布独立就活不下去的地步。台湾人民有自决的权利,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公投制宪,宣布独立的时候,是要有流血牺牲的决心的。清末革命志士谭嗣同拒绝逃亡,慷慨就义,他说:“各国革命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革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倡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这是何等的大无畏奉献精神!中共窃国以来,从“镇压反革命”,“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等等直到“八九民运”,已经是血流成河,再说历史上从美国的独立战争到东帝汶的独立运动,可谓“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台湾若有人指望和平建国,在中共犹存的情况下,实在是缘木求鱼的幻想。

            蓝营的人也骂王丹,更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你们不是主张“不独,不统,不武”吗?为什么要维持现状,就是为了台湾人民的福祉,要避免战争。美国人为什么千方百计阻止国民党反攻大陆,承认一中原则,不是助纣为虐,也是为了避免美国人为了保卫台湾去流血。今天王丹说出了你们想说又不敢说的话,你们反而去骂他,真的是头壳坏了。

            联系到赖清德近日说“亲中爱台”,道出了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中共的不同态度。诚如赖清德所说,台湾人是因为中共威胁而反抗中共,否则大可以亲亲爱爱,和平共存。而大陆人民则是因为唾弃专制独裁,要求自由民主而反对中共,一个是在外部的反抗,一个是从根本上反对,难怪有的人对促进大陆民主化抱消极态度,只幻想与中共高层会谈求和了。笔者再次强调,台湾人民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是今天的中共将刀压在你的脖子上,剥夺了你选择的自由,所以今天的当务之急是,只有合力首先实现大陆民主化,才能夺回选择的权利,谈其它都是多余,只考虑到合理性而不去思索可行性,再伟大的理想也是难以成功的。

            这几天台湾还有政论节目提到王丹拿了陈水扁四十万美金,却没有用来资助民运的事,甚至点出北京之春的经理也说没有收到他一分钱,这是事实。当美国之音记者访问提到此事时,笔者的确说过他资助民运与否我不知道,但是北京之春的社长没有资助北京之春,我对此是深有微词的。


(本文笔者是民运刊物北京之春的总经理)



转载自世界日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