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为何如此热衷为ISIS洗地?

巴蜀义士

    近日,两名中国传教士在巴基斯坦被ISIS残忍杀害,根据《环球时报》报道:“这些中国年轻人以参加语言学校的名义租住在当地旅馆里。他们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中国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中国外交部也发表声明对于有关中国公民涉嫌在巴基斯坦非法传教事,中方将配合巴政府依法开展调查。

    中国政府不仅没有对ISIS采取行动,解救人质,反而倒打一耙将矛头直指韩国和基督教,并给那两名被杀害的中国公民扣上“非法传教”的罪名,既煽动民族仇恨,让国人痛恨韩国,又抹黑基督教,就差把基督教定义为邪教组织,用心之险恶,令人发指,中国政府这样声明是赤裸裸的反人类言论,因为按照中共的逻辑,当年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因为犹太人“非法经营”,所以惨遭屠杀,责任在于犹太人。早在之前,中共的喉舌《环球时报》就为ISIS洗地到:“目前我们对“伊斯兰国”真实情况知之甚少,很难轻易定性。“伊斯兰国”固然是中东治理失败和美国政策失误的结果,但该组织兴起后,能够在伊叙两国迅速攻城略地,如果没有一点合理性成分,肯定说不过去。目前,西方媒体一味渲染该组织残杀俘虏、斩首西方人质的极端性一面,对该组织的其他侧面却鲜有提及。根据零星获得的信息,该组织在占领区内提供水电、支付工资,控制交通,并管理着面包房、银行、学校、法院和清真寺等。因此,“伊斯兰国”到底是十恶不赦的恐怖组织,还是当前中东政治发展的必然产物,仍很难定论。”

    中国政府何如不顾所谓大国颜面,积极的为恐怖组织洗地辩护?笔者认为原因如下:

    1.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组织,其发家史与ISIS极为类似,中共建政之前到处抢夺土地,建立伪政权,杀害外国传教士,建国之后更是拆毁教堂,迫害神职人员。如果中共谴责ISIS就等于自己扒出自己的黑历史展现到世人的面前,两个组织的行为一比较,简直一模一样,就等于做实了自己是恐怖组织的事实,所以中共无论如何也要极力替ISIS洗地,打掩护,其背后真实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世人,ISIS不是恐怖组织,ISIS和中共早期发家史相似,所以中共不是恐怖组织,但是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无异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2.借此抹黑基督教,一个建立在以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理论基础上的政党,自诞生以来就是所有宗教的敌人,基督教文化长期以来作为西方文明的一个重要支柱,其内涵延伸到普世价值与人权,而西方主要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人权方面对中共施加压力,罗马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中宣布共产主义是违反人类共同思想和经验、并贬抑人性天赋尊严的万恶理论及其行为,现在一如昔日,不能不以沉痛心情,极其坚决地加以摒弃“。所以基督教更是中共的头号敌人,基督教文化对于中共的意识形态来说是致命性的,对于中共政权的瓦解也是具有颠覆性的一股软实力。打击抹黑基督教自然成为中共维稳的一项重要任务,这次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因为传教被杀害,对于中共来说是一次极好的宣传机会,让民众远离基督教,远离信仰,好全国上下一心一意的跟着党走。

    3.煽动民族仇恨,中共在国际上要跟所有国家保持好关系,大把撒钱,以获得国际支持,对于国内则要煽动人民仇恨一切民主国家,以此来显示中国需要共产党才能走向强盛而不是需要民主制度。由于日本之前有过侵华史,中共可以极尽所能大肆煽动民族仇恨,对于韩国就显得力不从心,对于这次中国公民受韩国教会去巴基斯坦办学校,中共自然抓住机会, 开动国家宣传机器,把中国公民被杀的责任推给韩国,以达到煽动民众仇恨韩国的目的。

    1963年普利尼奥.科雷亚.德.奥里维拉在他的研究报告《教会与共产国家:势不两立》一文中指出如果基督徒坚持信念,那么共产国家以和平手段推行他们的邪恶制度的愿望必定要落空,最好只能诉诸武力。这是否能成为基督徒向共产党让步的理由,答案是否定的,面对共产主义的悄然迫近,我们有责任去抗争,正如使徒行传中所说的:“我们所看见所听到的,不能不说出来。”共产党的罪行终有一天会昭示于天下,被共产党扭曲的真相必会被扶正。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