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苏联发动中东路侵华战争

——《中华民族头号大汉奸:毛泽东》之一


【导语】:


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第一大汉奸,是“奇耻大辱”的一个方面。


1929—1945年,多灾多难积贫积弱的中国,先后遭受苏联和日本侵略,陷入空前的民族危机之中,国难当头,毛泽东和中共的汉奸罪恶有六大项:


A、1929年苏联发动中东路侵华战争,敌酋斯大林指示中共“武装保卫苏联”,毛是执行这一指令最得力的大将;B、1931年日本发动“9.18”事变侵占中国东三省,毛再次接受苏共的指令,率先进行分裂活动,建立中国的国中之国——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C、1932—1933年,日本发动“1.28”和长城侵华事变,中共公然发动赣州等一系列战役,与日军配合破坏淞沪和长城抗战;D、1934—1935年破坏北上抗日;E、1936年勾结张学良杨虎城,阴谋实现西北大联合,进一步分裂中国;F、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期间,暗中与日本特务机关和汪精卫汉奸政府勾结,出卖情报,接受日本的间谍费和情报费,中共与日军相互保护密切合作,合力打抗日国军。


【正文】  第一章、苏联侵华,中共及毛泽东武装保卫苏联


第一节、苏联发动中东路侵华战争


一、俄罗斯侵犯中国主权,修筑中东铁路


~~中东路地图

 

在中国东北筑一条两端与计划中的西伯利亚铁路相连接的铁路,沙俄蓄谋已久,以便“直接与人口稠密的中国内地各省通商”,进一步掠夺中国。


1896年4月18日,沙俄在武力胁迫的背景下正式向清政府提出,要求中国政府把满洲铁路干线及支线的租借权给俄国公司,而且不能让别的外国人参加。


1896年9月,中俄签订了《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章程》,规定俄国对拟建中的中东铁路有建筑权和经营权,并委派华俄道胜银行承办;铁路股票名义上属中俄两国商民(中国出资5百万两白银入股,与华俄道胜银行合伙经营);八十年为限,期满后铁路及其财产全归中国;自通车之日起,三十六年后,中国政府有权“给价收回”铁路。同时,合同还规定,中国提供筑路地皮,“不纳地价”;铁路的宽度(宽轨)、行车规章与俄国国内的铁路相同;俄国有权免费运兵;俄国利用该铁路运往俄国的货物一概免税等等。


沙俄为了管理中东铁路而成立了俄国东省铁路公司,除独揽铁路经营大权外,又取得沿铁路两侧数十公里宽地带的行政管理权甚至司法管理权。


此约使中国东北主权受到严重侵害,特别是中东路以及沿路地区的权益丧失殆尽。


短短数年,沙俄即建成由满洲里至绥芬河全长1481公里的中东铁路干线和自哈尔滨经长春至大连、旅顺的987公里中东铁路支线。


沙俄为了管理中东铁路而成立了俄国东省铁路公司,除独揽铁路经营大权外,又取得沿铁路两侧数十公里宽地带的行政管理权甚至司法管理权。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沙俄战败后 将中东铁路长春至旅大一段转让给日本。日本称之为“南满铁路”。长春以北的路段则继续被俄军控制,俄国在其沿线的驻军一度高达十余万人。


~~

图片:中东路


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1917年11月8日,苏维埃俄国政府公布В.И.列宁亲自起草的第一个重要对外政策法令《和平法令》,揭露和谴责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的掠夺目的以及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和战争的罪责。宣称:向一切交战国政府和人民建议“立即缔结停战协定”、“立即就公正的民主的和约开始谈判”,立即实现“不割地(即不侵占别国领土,不强迫合并别的民族)不赔款的和平”。1919年6月25日,列宁发布第一次对华宣言宣称:“广义政府愿将中国东部铁路,及租让之一切矿产森林金产及他种产业,由俄皇政府与克伦斯基,及高氏、赛门及租让之一切矿产森林金产及他种产业,由俄皇政府与克伦斯基,及高氏、赛门洛夫、苛尔恰克等贼徒与从前俄军官商人及资本家等侵占得来者,一概无条件归还中国毫不索偿。


但实际上,这是苏维埃政权在建政之初困难时期的欺骗宣传。不久,便食言而肥。


靳树鹏先生《“保卫苏联”口号的来历》指出:“他们从未打算实施这个宣言,这不过是实施列宁的东方路线(斯大林也提出“勿忘东方”)。俄国内战结束,列宁即“用红军的刺刀对欧洲进行试探”,结果兵败华沙,他们渴望的德国革命也没有发生,又把目光转向亚洲。列宁对中国的策略是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号召、组织和领导东方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1924年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与苏俄代表加拉罕签订的“中俄协定”(即《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及《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关于中东路的条款已与他们的对华宣言大异其趣,规定“中东路由中俄两国共同经营”,实际上还是由俄方人员管理,继续着沙俄时代在我国东北的特权。”


苏联不仅继承了沙俄在中国东北的特权,而且变本加厉,公然违反协定,霸占中东路全部盈利——在帝俄时代,中东铁路的盈利由两国政府分成;从1925年起,苏联却独吞了全部赢利。


苏联扩大侵犯中国主权的行径,激起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愤慨。


二、中东路事件


1928年6月4日,苏联克格勃特务实施恐怖手段炸死了反苏反共的张作霖将军(详见《青年参考》2003年9月4日《张作霖元帅之死档案》等资料)。


1928年12月29日,张作霖之子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服从国民政府。——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张学良的另一正义之举是在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支持下收回中东路的苏联特权。

~~

左图:张学良。右图:蒋介石与张学良


自1927年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中国持续不断地收回外国特权“改订新约”,南京国民政府当时正处在与列强紧张谈判中,对东北地方当局收回中东铁路苏联特权积极支持。蒋介石公开宣称:“吾人对俄政策之目的,首在暴露苏俄侵略之真相。”“如苏俄竟敢公然破坏世界和平,侵略我民族利益,吾人为世界和平计,为民族利益计,当以革命之精神,不惜牺牲一切,贯彻政府拥护国权之主张也。”


1929年5月27日,哈尔滨特区警务处长米春霖接到密报,指称“苏联将在哈尔滨领事馆召开远东党员大会”。张学良(以颠覆政权为由)密电哈尔滨特区长官张景惠,派军警搜查苏联驻哈尔滨使馆,逮捕苏联驻总哈领事……


7月10日,东北当局在中东铁路沿线各地配置军队,没收铁路电报、电话,查封苏联商船公司、贸易公司、火油公司等,将中东铁路管理局叶木沙诺夫、副局长艾斯孟特等苏联高级官员全部免职,令范其光代理局长,解散苏联职工联合会、共产青年团、妇女部、童子军等团体,逮捕苏联人200余名,押送满洲里递解回国。


是为“中东路事件”


   靳树鹏先生《“保卫苏联”口号的来历》指出:


五年前的“中俄协定”明确“两国政府声明中东铁路纯系商业性质”,苏俄却以铁路运营收入支持在中国搞政治颠覆活动。该协定规定“两缔约国政府互相担任在各该国境内不准有为图谋以暴力反对对方政府而存立之各种机关或团体之存在及举动,并允诺不为与对方国公共秩序社会组织相反对之宣传”。事实是苏联的领事馆和中东路铁路局等机构,已经成为苏共在中国策动动乱的据点,这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能允许的,都要采取断然措施的。当时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王正廷说:“要知中东事件之发生,由于俄人在哈尔滨之共产密谋,吾国之驱逐俄人,是驱逐共产密谋之人员,不是要夺铁路。世界各国之对于共产宣传虽有禁有不禁,而吾国法律实在必禁之列。至于倾覆政府,则世界无论何国皆所不容。现俄之对于吾国不特宣传共产,更进而倾覆吾政府。是可容,孰不可容。”(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11卷《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7-1931)》652页


国民党元老胡汉民说:“我们对于中东路局的处置岂是贪图中东路的营业的利益,乃扫除那倾覆我国家的乱党的大本营,乃我国国家和民族至小限度的自卫。”(同上,659页)


无疑,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及东北张学良当局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正当之举。


三、强盗苏联发起中东路侵华战争


斯大林对中东路事件持非常强硬的态度,7月14日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7月18日发表声明与中华民国政府断绝外交关系。苏联解秘档案中有《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92号(特字第90号)记录(摘要)》,都是关于中东铁路问题的决定,如“在报刊上加强宣传运动”,不仅中共的《红旗》和《布尔塞维克》发表不少文章,苏联的《真理报》也连续发表社论。再如“最大限度地动用一切施压和镇压手段”。斯大林确实做到了。(《1929年张学良收回中东路 中共号召武装保卫苏联》2010-11-02 14:27:22 《纵横》))


   1929年7月20日,苏联在黑龙江上扣留中国海城号、宜兴号两艘轮船。

   

21日—23日,苏联在乌苏里江和黑龙江扣留华轮,除航务局被扣5艘外,商船也有5艘被扣。沿江电报线亦被苏方割断。


7月28日,苏军步兵1个团、铁甲车3辆、炮4门,到十八里小站,割断通满洲里电线,勒令中国军警撤退。该站驻军1个排和4名警察,因寡不敌众,于晚7时撤退。  


29日,苏军炮击中国密山县当壁镇。

   

7月31日苏军出动20架飞机在中国军队上空盘旋侦察。


8月6日,中东铁路细鳞河站铁桥石墩被炸坏两个。此后,破坏铁路,炸毁隧洞等事时有发生。


8月8日,苏军百余名携大炮2门、机枪3挺,在鸥浦县街南门外与中国陆军交战,互有伤亡。苏机5架在绥芬河市上空盘旋,鸣“空炮”200余响,在东山陆军防所附近及国界三道洞子各投弹1枚,后又来苏机27架在中国领空飞行数周而去。午后4时左右,苏军百余人占领满洲里红山嘴子。夜间进至三卡(即额尔德尼托罗辉卡伦)。


8月9日,苏军40余人在距萝北县30里之古站设卡两道。遮断交通,掳劫行人。同日苏军300余名及军舰2艘占据距同江90里之胡家柈厂。


8月12日,北兆兴镇三间房、绥滨中兴镇、李家油坊等处被苏军2000余人分头占领。苏军40余人乘小船8只到乌云县柳河屯登陆,打死中方保卫团多人,返回彼岸。


8月13日,苏方用大炮攻击鸥浦县城。14日早县城失守。文书档案被焚毁,县政府迁至呼玛县属金山镇办公。


学界一般认为:1929年8月14日苏军大规模侵入中国黑龙江省绥滨县、吉林省密山县(今属黑龙江省)境,中东路战争正式爆发。


在东线,有三江口、同江、富锦三次战役西线,有扎赉诺尔、满洲里、海拉尔三次战役。11月初苏军集中兵力3万人于满洲里一线。17日,苏军步骑兵在坦克20辆、飞机27架的掩护下,向满洲里一线扎赉诺尔地区发动猛攻。中方军队15000余人经顽强抵抗后被全歼,西线战局出现严重逆转,东北军在中东路战争中遭到惨败。张学良被迫同意以苏联提出的条件为基础举行和谈。中东路战争结束。12月22日,中苏双方在伯力签定《中苏伯力会议议定书》。


中国军队失败了,但是,这是一场勇敢捍卫祖国尊严反侵略的正义战争,虽败犹荣。


四、斯大林还有一大阴谋:赤化全东北


苏联已经对中国东北发动了侵略战争,但斯大林仍然不满足。——北极熊的侵略基因就是贪得无厌。


请看1929年10月7日他给莫洛托夫的一封密信(摘录)——


1929年10月7日于索契


莫洛托夫:你好!


……(2)中国将出现麻烦。顺便说一句,我觉得,我们该转到组织满洲起义的革命运动方面来了。为完成一些偶然性任务,我们向满洲派遣了一些队伍,这当然很好,但这不够。现在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我们要组建两个由两个团建制的旅,主要由中国人组成,向他们提供一切必要的武器(火炮、机枪等),让中国人当旅长,并把它们派到满洲去,给它们的任务是:发动满洲军队起义,把其中可靠的士兵吸收到自己队伍中来(其余士兵遣散回家,预先要解除指挥人员),扩编成师,占领哈尔滨。积蓄力量后宣布废黜张学良,建立革命政权(搞垮地主,吸引农民,建立城乡苏维埃,等等)。这样做不违背任何“国际法”。大家都会明白,我们反对同中国作战,我们的红军战士只守卫我们的边界,不想进入中国的领土,而如果满洲内部发生起义,那在张学良所建立的制度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你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事情很重要……


此信,收录于《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7-1931)》第八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P187。


这是斯大林一篇绝妙的自供状。


显然,中东路战争是苏联帝国主义依仗强大武力侵略中国的不义战争。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