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大声呼吁,“私聊”不起作用
----对挽救刘晓波博士生命之我见

林傲霜

 

中国当代著名的民主人士、理论家、异议作家,“零八宪章”起草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在被当局强加政治迫害以言定罪、非法判处徒刑11年,投入监牢九年后,监狱当局突然宣布:刘晓波博士已罹患肝癌且已到晩期,癌细胞亦广泛转移。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使中国一切追求民主的进步人士无不感到震惊和悲痛。中国的民主进步人士,“六. 四”天安门母亲英雄群体,以及全世界许多民主国家政府领导人,议会议员,许多国际组织,如: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国际特赦、人权观察、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鲁比奥参议员和共同主席史密斯众议员、台湾政府领导人,全世界154位诺贝尔奨获得者,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海外民主运动活动家杨建利博士,异议作家廖亦武、前“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吾尔开希、以及众多香港民主人士均强烈呼吁中共当局应基于人道精神,允许已身患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博士携妻子刘霞出国治病、疗养。有的国家政府还宣布欢迎刘博士前往就医。与此同时,一份关注刘晓波夫妇治病权利的紧急呼吁书,也正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并获得许多人的联署签名。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中共相关当局不仅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2017年6月27日北京外交部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陆慷在回答外国记者关于刘晓波病情及出国就医的提问时,陆慷竟大言不惭地称,“中国是法治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国家应该尊重中国的司法独立和司法主权,不得利用个案干涉中国内政”。如此 蛮横无理令人震惊。而据中共有关当局宣透露,刘晓波被所谓“保外就医” 住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而所住的楼层病室则一概对外“保密”。该医院内、外警戒森严,如临大敌。除患者之妻刘霞极少数亲人外,外界任何人均无法见到刘晓波,甚至不仅不知其所在位置亦无法与之联系。如此“保外就医”,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加以囚禁而已。对于一个肝癌晚期的垂危病人,当局这样不近人情的举措,不仅突显当局的虚弱,对病人更是极不人道的迫害。这是法治国家吗?说此话的人脸皮太厚!

于是在外界广泛置疑与谴责声中,7月10日该院才发布了一个所谓病情通报。通报称:患者今日腹胀加重,腹膜炎,血压下降,急性肾功能不全,不全肠梗阻,肝脏平扫MRI结果提示肝癌病灶增大,门脉广泛癌栓。全国专家组会诊意见认为,患者病情危重。同时通报还强调,上述情况,家属已知情。然而官方的上述说法,立即受到刘晓波亲属的驳斥。位于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7月10日引述刘晓波亲属发布的消息,自7月8日夜晚至今,中国当局一直干扰刘晓波6名在沈阳医院的亲属通信,探望刘晓波​​的要求也没有得到批准。当局甚至将抵达沉阳的刘晓波大哥刘晓光夫妇的手机转至公安的录音电话。家属透露,刘晓光夫妇一直“同公安在一起” 不言而喻是被警方贴身监视。报道又说,7月8日下午,美,德医疗专家见过刘晓波后,中国当局就要求刘晓波家属签署书面声明,同意所谓“转送不安全”的官方意见,但遭家属拒绝。由此可见,干扰刘晓波6名在沈阳医院的亲属通信,实则是为防止刘晓波身边的家属与媒体直接接触。

对于一个病危的肝癌患者,当局对其家属如此毫无人性的骚扰与迫害,实在令人发指。这对刘晓波博士也是一种变换手法的迫害。这难道就是中共官方所谓的“中国是法治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如此满口仁义道德,却一肚子整人的毒招,无疑只能加重刘晓波的病情。恶毒的意图就是想促他早点死。刘晓波是笔者的朋友。 2006年至07年间他在主办《民主中国》网刊时,与我有过多次编、读间的往来通信。 2008年我赴北京旅游,更有幸面见晓波。此君不善言谈,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正如古语所云:“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晓波对问题的见解却是那样的深刻、独到。对人的热情,诚挚更令人至今难忘。就在我们见面半个月后,他们便发布了震动中国和世界的“零八宪章”。如果那次见面竟成诀别,只能是我平生最大的遗憾!因此我认为,刘正在盛年,身体一向健壮。突来的肝癌不能不令人想到,这起码是长期慢性折磨迫害所导致。至于还有无其他~隐情~,则目前虽不敢就下结论。但以笔者在医院多年工作的知识,肝癌是个由肝损害到肝硬化而癌变的漫长过程。为何有关当局这么多年,从无一语发布,而今一宣布就是肝癌晚期且广泛转移,不能不令人疑窦丛生。而中国的政治犯或与政治有牵连的囚徒在监狱“非正常死亡”, 如李旺阳、徐明等早已不是新闻。甚至身手不凡的王立军捕头,进监狱不久就坐轮椅了。令人不能不怀疑刘晓波在监狱中是否被人“计算” 了?不然当局为何如此害怕让他出国就医?为何如此“严防死守” 不让其家属与外界发生联系?

而世界各国在呼吁还病危的刘晓波以自由,让其出国就医时,虽然声势浩大,响应激烈。但也有些人的表现却令人失望。正如著名媒体人长平先生指出的那样:

“在让异议人士沉默,对其支持者消音的同时,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放声全球。习近平比任何前任都更加兴致勃勃地登上各种国际讲坛高谈阔论,中国官方媒体甚至称其要为人类未来指明方向。收买各种媒体,打压外国记者,改变全球舆论,成为中国政府不加掩饰的进攻性策略。默克尔可以和习近平花大把的时间在柏林

动物园谈熊猫,对病危的刘晓波只字不提”。 这是何等辛辣的讽刺!试问尊敬的默克尔总理,你曾在共产极权专制下的东德生话过多年,难道会不知道共产党专制下异议人士的艰危。而且面对一个命悬一线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难道还不如-条熊猫重要?你就任德国总理早期,也直言批评过中国人权状况。而现在却在大把商贸订单和商业利益面前,保持可耻的沉默,而代之以只在“私下”与习近平对刘晓波之事“交换意见”。在G20高峰会上特朗普也据说只在私下和习近平提及此事。这种“私聊” 显然是毫无用处的。老实说,不管默克尔还是特朗普,都只是言不由衷淡淡提及,人家习总正在志得意满,你那几句话,说是“左耳进去右耳出” 都未必,也许只是耳旁风毫无用处。别骗我们了!

对独裁专制者,必须是不留情面,当头棒喝,让他难堪。你强硬,他才可能让步。当然,民主制度是​​优越的无可置疑。但此制度下的每个政客、官员不可能都高尚优良。也有私心重,也有重利轻义见钱眼开的。何况今日中共财大气粗,大手笔大撒币,数字惊人。虽不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但有的人在大量金钱利益面前,不愿仗义执言也难免。但正如前文所叙,仗义执言的人与组织,媒体,还是很多的。正如独裁专制者不可能压服所有的人一样,它也不可能收买所有的人。让我们继续公开为刘晓波奔走呼号吧!别让中国当今这个最优秀、最有良心的学者,在与世隔绝,与自由绝缘的黑暗孤寂中离开这个世界!

 


2017年7月12日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