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众 “波悲惨案件” 会的

 

楊建利 (翻张维

 

2017714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夜未眠。

 

个悲痛的刻,我要感各位次重要的听。本次听于我们讨论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波的家庭、于我如何斗争以褒他的勇气与牲以及留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波的悲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家的悲,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禁。但是在他之中,刘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200812月到最患病,刘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理默克近平求的情况下,被准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他甚至不被允与前来探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言。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 

 

刘晓波的癌症因523日的一次内出血引起的急诊入院被确诊,此后他住进了位于辽宁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但是,关于他晚期癌症的消息直到六月底才透露出来。在此期间,他的肿瘤从56厘米增大至1112厘米。

 

道称刘波去年做了两次CT检验。两次检验怎么就没能揭示晓波相当大的肝脏肿瘤呢?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疑中国官故意向刘波和他的家庭隐瞒一信息。

 

烈相信中共政故意选择波的癌症不行早期治早在2010年,刘波就疑似罹患乙型肝炎。他的律一直向政府他保外就医,但是中国当局从未允许给予他适当的断与治。在中国,是党的官而不是医生来决定是否准保外就医。也就是,保外就医在中国是一项政治上的而不是医疗上的决定。刘晓波的案件是由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决定的。剥夺医疗导致了刘晓波肝癌的恶化,而其核心实质就是变相的死刑宣判

 

当刘波病情化周知于众之,人家、154诺贝尔得主和各位世界袖呼吁立即放刘波和他到海外接受治。刘波本人也表达了他希望求出国治和死在自由之地。不幸的是,中国治政冷酷的漠些要求。在迫害了他么多年之后,中共政仍然毫不疑的粉碎了他的临终愿望。

 

我相信中共政波的愿望、拒世界允他出国治和死在自由之地的呼吁,是因惧怕残酷迫害的真相曝光于世,那世界媒体将会聚焦刘波,中共政言将会暴露。在中国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看到个一党政国家的真正本政府将失去控制。

 

毋庸置疑,中共政权应波的健康化以及他的死负责但是,世界民主国家中国侵犯人的姑息政策让这些国家成了慢谋杀波的同。如果世界继续中共侵害自己的人民,不地与之密切交往,刘波的悲将重演。

 

主席先生,美国川普政府应该迅速敦促中国政府还刘霞处理她丈夫后的全部权利并允许她离开中国自由选择她未来生活的国度。美国应该那些波的死有个人任者施行国别针对性的与更加严厉制裁。美国可以使用全球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制裁他,禁止他入境美国并且冻结个国家的财产而且鼓励盟国也采取相同做法。美国也当考虑贸易制裁。同美国可以通立法永久性地将驻华的中国大使前的街道更名波广,以褒波的人生与遗产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谢谢。

 

 

 

刘晓波悲惨案件” 听证会补充发言

 

主席先生,我有几点需要充。

 

生死,刘波都体了一个最秀中国人的品。他有迫害者所嫉恨的道义权威,他的、正牲的遗产将超越那些迫害者的行径而常

 

波是一位作家、思想家,是1989年民主运的主要领导者。他在天安大屠之后,在很多其他人离开中国甚至抛弃了民主运,肩起了道与政治的双重任,继续从中国为宪政民主而斗争。他分担了同胞的苦并且做出了巨大的牲,成

 

对世界来说,他代表了所有民主国家拥抱的普世价值,他诠释了为受奴役者争取自由而进行的坚决斗争。刘晓波代表的普世价值与世界各地亿万人民共鸣

 

然而不幸和令人不安的事是,自由世界很多高擎民主与人领导人,一直以来并未尽力支持其他人受益的那些利。如果方式继续和蔓延下去,它最会危及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国家的安全。

 

我不禁要:什么的政府才能冷酷地拒这样一位和平善良的人、一位真相信他没有人的人的临终愿望,准他作一个自由的人而死去 — 有尊的死去!什么的政府才会拒他甚至在弥留之不受监视与他挚爱的妻子在一起!

 

这是一个完全在道德上破产的统治政权。与这样的统治政权打交道,必须要有道德清晰度。有许多应该与中国发展紧密关系的论调。是的,没有人能够避免与中国发展紧密关系,但是民主国家必须全面地与中国发展关系,必须直面这个统治政权的凶残面目,绝不能在人权悲剧发生的时候扭过头去视若不见

 

中国政府不能被当作世界舞台上可信的伙伴,除非它改自己屡屡践踏人行。

 

波的悲惨死亡予我帮助中国良心犯的更烈的迫感。 

 

我相信,如同一些良心犯家属以及被放的人动者所说,中共政权明显在采取一些手段,故意忽略被拘留或服刑的活动人士的健康问题,并虐待他们 —— 包括酷刑折磨他迫服用有害物。

 

我担心更多的人者将会在中国的监狱里惨遭折磨和死亡,如:

 

王炳章、胡石根、朱虞夫、伊力哈穆 土赫提、 扎西旺秀、王全璋、江天勇、唐陵、吴淦、郭雄、刘斌、陈卫海涛……这份名单可以列出很长很长

 

如果我们认为美国和正维护是有意的,美国政府必更多的作来支持些政治犯,并追究无耻地践踏本国人民基本的中国政府与个人。其中的做法之一是大力行全球格尼斯基人问责法案。 

 

都曾希望刘波能早日出,用更多的时间为和尊投入激情与能量...... 有一天,能享受到他斗的果——自由。但是,他走了。

      

我想与各位分享丁路德金被害前夜在田西孟菲斯的演表的句:

 

好吧,我不知道在会生什么。我面前仍是一些艰难日。但是这对我无关要,因我已登上了山

 

我不介意。

 

和任何人一,我希望寿命绵长寿有其意,但是在我并不此担心。我只是想履行上帝的旨意。上帝我登上了峰在那里我放眼望去,我已看到上帝的应许之地。也我复和你起到达那里,但是今晚我想知道,我一个民族,一定会抵达那应许之地!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