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华男儿第一人
--在大华府华人公祭刘晓波会上的悼词

韩连潮

刘晓波在89民运开始时说过这样一句话 : 暴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暴政的屈服和赞美。几十年来,晓波忠实地坚守了自己的底线,直到魂归大海的最后一刻,也决不向中共暴政低头。他不愧是中华男儿第一人!

在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上,有三位得主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获奖,刘晓波是其中最惨的一位。软禁中的昂山素姬尚有外交官造访, 能收阅外国首脑的信件;在纳粹德国残酷统治下的卡尔··奥西茨基也被充许离开监狱返回柏林治病,还被充许接受外国红十字会的探视和外国媒体的采访。然而,刘晓波在最后被监禁的八年中完全与世隔绝,并且连坐到妻子刘霞和刘霞的家人,既使在其弥留之际和离世之后,他们仍不能摆脱大批国保警察的严密监控。

中共对刘晓波的"软埋"谋杀表明它比纳粹更惨无人性。

奥西茨基当年只身站出警告世界绥靖纳粹的后果必将是一场灾难,但各国对其警告置若罔闻,他因此被处以叛国罪。直到二战灾难若干年后,人们才发现奥西茨基的真知灼见。刘晓波为中国人权、民主、法制、宪政的抗争,也是因为他知道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将给中国和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灾难。为此,刘晓波被打成反民族、反祖国、反人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五反份子,后又以煽动颠履国家政权入罪,最终献出自己生命。

我希望世人不要再等几十年、人间悲剧重演之后,才意识到刘晓波的远见卓识,才感谢他对世界和平所作的贡献。

晓波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灵魂不死,他的精神不死,他的思想不死,他的理念不死。让我们一起为实现晓波的民主中国梦而共同奋斗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