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有感


许剑虹



~~


今年7月7日,是对日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的日子。由于卢沟桥事变只是一个西北军与日军支那驻屯军的局部冲突,规模远不如一个月后在上海爆发,并且投入了中央军嫡系部队的淞沪会战还要大,因此学术界对于到底哪一天才是抗战全面爆发的开始还存有争论。中共当局则主张,对日抗战的爆发之日应该从1931年9月18日开始算起

不过无论如何,以29军37师109旅219团团长吉星文为代表的中国军队终究在卢沟桥上对日军开了第一枪。蒋委员长也还是以这第一枪为契机,领导全国军民同胞走上了全面对日抗战之路,所以站在中华民国政府的角度出发,7月7日还是一个改变了国家民族走向的关键之日。过去不论两岸政府存在多么尖锐的意识形态冲突,都会在7月7日举行大规模的纪念活动

由于大陆已经将抗战爆发之日订在1931年的9月18日,因此今年中共当局举办的纪年活动十分低调唯一一场规模比较大,在南京举办的「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研讨会,似乎目的也是为了统战台湾,而非单纯纪念对日抗战的历史。会上邀请前参谋总长郝柏村将军,大谈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抗日战场上的贡献与牺牲。

郝柏村将军的这番言论,比起他两年前严厉批判中共窜改历史的态度,确实让人有「大幅退让」的感觉。可是郝柏村会前往中国大陆纪念抗战,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今年在台湾主政的,是主张「本土化」与「去中国化」,甚至于歌颂轴心国史观的蔡英文总统所以除了国防部外,中华民国政府没有举行任何与抗战主题相关的纪念活动。

于是在前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的建议下,刚当选党主席的吴敦义于7月7日在台北市一连举办了两起纪念抗战爆发80周年的活动一场是在国立政治大学举办的「纪念全民抗日战争爆发八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另为一场则是由台北市党部于徐州路2号庭园会馆举办的「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大会」 。两场活动的目的,都是要向两岸政府宣示中国国民党不会轻易放弃对日抗战的历史话语权

为了不让北京专美于前,民间收藏家宋绪康先生也在7月8日于台北华山文化创意园区举办了规模更盛大的「救国与殉国:抗战殉国将士暨受难同胞追悼会」。其中笔者参加了7月7日的「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大会」,还有7月8日的「救国与殉国:抗战殉国将士暨受难同胞追悼会」,可以在此向海内外同胞介绍一些我的心得与想法


~~


为抗战史定调

在当今中国国民党籍的政治人物当中,前总统马英九可称得上是唯一一位积极向国际社会、大陆与台湾岛内的独派人士争夺抗战史论述权的。为此马英九于两年前,也就是在他总统任内隆重举办了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活动延续2015年的精神,马英九在今年5月20日吴敦义刚刚当选党主席之际,就建议中国国民党应举办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

不过因为马英九要到台北地检署开庭,所以他只能够参加早上在政治大学举办的研讨会。利用出席研讨会还有在社交网站上发言的机会,他为今年中国国民党纪念抗战的一系列活动立下基调。无论是吴敦义在「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大会」上的演说,还有洪秀柱在网路上针对卢沟桥事变80周年的发言都与马英九的论调八九不离十

那么马英九前总统对本年度纪念抗战爆发的活动,又设下了哪一些的基本立场呢?关于这个部份,可以从三个角度切入,一是针对国际,二是针对大陆,三则是针对台湾。延续他过去担任总统时的基本精神,马英九纪念抗战的根本目的首先就是要让国际社会肯定中华民国抗战对世界的贡献。所以他的演说,最主要的听众还是针对欧美与西方人士。

所以在描绘中华民国抗日贡献的时候,马英九再度引用了英国牛津大学教授米德(Rana Mitter)教授,在其作品《被遗忘的盟友》(Forgotten Ally: China!!!s World War II, 1937-1945)中的序言:「中国的抗战,是在毫无胜算之下,坚忍不拔、奋战到底的英勇故事。中国政府与人民不顾一切,抗战到底,终于战胜强敌,也证明各国新闻记者与外交官一再唱衰中国,认为中国必将灭亡的预言完全错误。」

非常有趣的是,这个序言也出现在后来吴敦义的演说,还有洪秀柱的网路发言上,可见马英九在抗战纪念的活动上一直都扮演领头羊的角色。有趣的是,1942年仁安羌战役的主角,陆军第66军新编第38师113团刘放吾团长的儿子刘伟民也出席了政大研讨会,所以他的父亲理所当然成为了马英九前总统点名表扬的对象。

好玩的是,吴敦义在他亲自出席的「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大会」活动中也同样提及了刘放吾拯救7,000名英军战友的事迹。只要提到抗日战争,似乎国民党内没有一个政治人物的视野可以超越马英九。或许这正是为什么,他可以让习近平破例在2015年11月7日飞往新加坡,以「领导人对领导人」的方式与马英九会面,而不再坚持党对党谈判的最大主因。

然而抗日战争对于马英九而言,所代表的不只是中华民国对全球人类的贡献而已,那同时也是中华民国同大陆还有台湾的一个历史连接。此时此刻中共尚未停止对抗战历史的扭曲,台湾的民进党政府则完全的漠视与否定抗战,都让马英九不得不站出来捍卫历史真相。无论是共产党还是民进党,任何一方曲解的历史论述如果成真,都将直接威胁到中华民国继续存在的正当性与合法性。

最一举两得的做法,就是把对日抗战与1874年牡丹社事件以来,日本人一系列侵略与殖民台湾的历史联系在一起。由于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确实是因为抗日战争的胜利而告终,马英九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民进党与其他主张台独的政治团体,对日抗战的历史与台湾绝对不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有了抗战的胜利,台湾人才能够在今天当家作主,用选票选出自己的总统来。

而将大陆的对日抗战与台湾的乙未抗战联系起来,也可以用来对抗中共所谓「14年抗战」的论述。藉由把丘逢甲、刘永福、吴彭年、吴汤兴、姜绍祖、简大狮、柯铁、林少猫、余清芳与罗福星等台籍抗日志士纳入抗战叙述,马英九完全可以告诉对岸,今日中华民国有效统治区内的抗战,发生的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效统治区内的抗战还有早了40年。

就算把共产国际指挥的东北抗日联军,还有在国民政府、满洲国与中国共产党三边摇摆的马占山都包括进去,共产党在纪念抗战方面还是很难胜过台湾。更值得一提的,则是马英九运用抗日战争的历史间接质疑了中共在1949年建政的合法地位。尤其是毛泽东在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高喊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那句话,更是直接遭到马英九的挑战。

马英九认为,如果不是蒋委员长领导下的众国军将士抛头颅洒热血,挫败日本军国主义的野心,中华人民共和国绝对没有办法拥有今天的世界影响力。他表示:「国军为国际社会和世界和平做出重大贡献,才是我国能从一个任人宰割的次殖民地,变成世界四大强国、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原因。这才是真正让中国人民站起来,而值得所有中国人骄傲的伟业。」


~~


「一中各表」下的抗战史论述

7月7日举办的「纪念七七抗战80周年大会」,因为马英九前总统要上院的关系,只能预录视讯演说在现场拨放。出席活动的重量级来宾,除了现任代主席林国政与吴敦义外,还有连战与吴伯雄两位荣誉主席。虽然是吴敦义的场子,但是由于他对抗战的历史没有自己的体会,所以在台上的演讲与马英九的吻合度高达100%

由于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在中国大陆,所以许多观察家认为国民党纪念抗战的目的是要与对岸建立共同的历史连结,进而改善与共产党之间的关系。这样的观察不能算错,但是却只对了一半。毕竟对于曾经担任过中国国民党党主席与中华民国总统的马英九而言,纪念对日抗战本来就是他份内该做的工作,与改善两岸或者两党关系而言没有直接的关系。

毕竟中华民国是二战期间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中国国民党又是当时的执政党,无论马英九是党主席还是总统,都没有不纪念抗战的道理。事实上国民党过度纪念抗战,不尽然能改善与共产党的关系。比方说2015年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马英九就因为过度与大陆争夺历史话语权,并且阻止退役将领到北京参加阅兵的原因,一度与习近平闹得相当不愉快

可是对于本土派出身,祖先与抗战没有直接关系的吴敦义而言,纪念这段历史就有着与马英九完全不一样的意义。不要忘记在当选党主席以前,吴敦义为了与主张「一中同表」的洪秀柱对抗,曾发言要求主张「被统一」的国民党支持者搬回大陆去住。这番言论听在力挺洪秀柱的深蓝人士还有大陆政府耳里,很难不把他与本土派大老李登辉连系在一起。

而曾经参加过中国共产党的李登辉,之所以会在当上总统以后与大陆还有深蓝族群闹翻,就是在于他发表了一系列肯定日本殖民统治的亲日言论。甚至在接受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访问时,李登辉还脱口讲出自己22岁以前是日本人。尤其是在李登辉于1996年成为台湾首届民选总统之后,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大幅度减少举办抗战纪念活动的次数与规模

所以对于即将于8月接任党主席的吴敦义,北京当局与深蓝族群都利用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的机会,观察他是否还把发生在大陆时期的中华民国国史与中国国民党党史当成自己的历史看待。因此由吴敦义出面主持的抗战纪念活动,从改善两岸与国共关系的角度出发,确实与过去由马英九主持的纪念活动有不一样的政治意义。

吴敦义的主要目的,还是希望大陆与深蓝族群知道他将继续坚守马英九总统时代「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路线。纵然「一中各表」的路线无法获得中共当局的承认,但这个路线终究还是在《中华民国宪法》的架构下将台湾与大陆界定为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既然大陆与台湾仍是一个国家,仍然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一部份,那么吴敦义自然有纪念抗战历史的必要。

中共是否会接受吴敦义,还有待时间来证明,不过他与连战、吴伯雄两位本土派大将亲自出面,轮流上台表彰20名外省籍抗战老兵的行为,确实感动了现场所有的人。撇开政治意义来看,确实也呈现出了「两岸一家亲」的画面。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在马英九的掌控之中。关于这一点,其实可以从陪同马英九一起出席「马习会」的前国安会秘书长高华柱出席活动,就一目了然了。

有些人认为,就是因为外省籍的马英九影响力还在,才能拖延吴敦义带领国民党往李登辉路线上前进的速度。对此笔者反而认为,正是因为吴敦义来自于与抗战毫无渊源的本土家庭,他反而可能出于向中国大陆与统派人士证明自己不是「独台」的想法,违背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的立场,向中国共产党的论述全面靠拢。

甚至于吴敦自做出「国共合作」共同领导抗战的论述,笔者也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所以马英九必须要预先为整场纪念活动定下基调,不要让吴敦义或者洪秀柱等「继任者」出于自己的政治盘算,或者是对历史的无知而失去了中国国民党主席该有的立场。一切由中国国民党举办的抗战纪念活动,必须要被牢牢锁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框架里面。

依照马英九的论述,对日抗战固然有共产党的一份功劳,但是整场战争是在国民政府领导下进行的。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是林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则是蒋中正。无论是国民党、共产党、青年党还是民社党,都是国民政府领导下参加对日抗战的中华民国政党。做为一个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地位无法与负责整个国家对日作战的国民政府平起平坐,因此不存在所谓「国共合作」领导抗战的说法。

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办法承认当年自己只是国民政府领导下参加抗战的政党之一,所以两岸对历史的解读也就只能「各自表述」。然而无论整个活动背后有什么样的政治盘算,在当今民进党政府完全不愿意纪念卢沟桥事变80周年的情况下,总算中国国民党还算是表达了该有的立场。未来如果国民党重新执政,还不至于失去与大陆争夺话语权的本钱。


~~


强化民国精神的「救国与殉国」追悼会

中国国民党并非今年唯一主办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的团体,因为来自民间的建筑师宋绪康先生,也于7月8日在台北市华山文化创意园区举办了「救国与殉国:抗战殉国将士暨受难同胞追悼会」。宋绪康先生来自于清末民初的官宦世家,他的父亲宋训伦与张大千、溥心畲与吴昌硕等民国初年的文人雅士都有深交。

因此在大陆沦陷以后,宋绪康虽然自幼成长于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但却仍然有机会透过父亲的友人接触到真实的「民国文化」。所以后来成为古董收藏家的他,不只致力于搜集民国的文物,同时还希望在台湾、港澳与中国大陆唤回失去的民国精神。多年来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他都出钱出力在海内外举办与辛亥革命、东征北伐还有对日抗战的纪念活动。

尤其是2016年10月10日,也就是蔡英文上台后的第一个双十国庆,宋绪康先生就与中国国民党合作于国父纪念馆举行「我爱国旗嘉年华」活动,试图向国人介绍真正的中华民国。此次宋绪康先生看到蔡英文政府对纪念抗战爆发80周年无动于衷,为了防止中共夺走属于台湾的历史论述权,义无反顾的在台北举办民间性质的纪念活动

这场「救国与殉国:抗战殉国将士暨受难同胞追悼会」,比中国国民党举办的活动更加凸显老兵的重要性。多年来他一直透过海内外友人,造访散居两岸与世界各地的近百名抗战先进,并请这些老人将「中华民国万岁」与「自由中国万岁」等激励人心的口号写在黄色纸板上。藉由此次举办「救国与殉国」特展的机会,宋绪康将这些纸板展示在世人面前。

透过展现抗战老兵们的心愿,他试图将「中国人有资格过上民主共和生活」的理念,传递到全世界炎黄子孙,尤其是年轻一代知识份子的脑海里。宋绪康先生坚信,台湾的中国人没有必要因为拒绝接受中共的统治,就去接受日本右翼的「大东亚战争」史观。台湾人同样也不需要为了反对台独与「皇民」史观,就一面倒地去认同中共的抗战史论述。

举办追悼会与特展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要让既反对中国共产主义也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中华民国国民,在抗战爆发80周年的这一天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不过宋绪康先生终究还只是一位民间人士,要举办一个如此大规模的纪念活动还是要依靠中国国民党与新党等泛蓝政党的协助。唯有得到政党的支持,这个以抗战为主题的纪念活动才能够吸引人潮。

宋绪康先生知道,现在的新党无论立场还是史观都已经偏向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论述,但目前泛蓝阵营里70%的政治人物都与对岸有联系,不可能因此就不请他们出席抗战纪念活动唯一的例外,是公开打出五星红旗,主张接受「一国两制」的中华统一促进党,被宋绪康要求只能以个人身份参加追悼会。因为在宋绪康看来,捍卫中华民国是纪念抗战的最基本底线。

与国民党举办的纪念大会一样,宋绪康举办的追悼会也替参与活动的23名国军抗战老兵准备了表扬状由于这些表扬状在6月底就已经准备完成,在上面签名的自然也是当时还是党主席的洪秀柱而到现场颁发表扬状给老兵的,也理所当然的是洪秀柱而非吴敦义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曾经反对洪秀柱「一中同表」主张的马英九与吴敦义都没有出席本次活动。不过马英九的手下爱将,前驻美代表沉吕巡大使,还有想参选台北市长的罗智强都出现在会场。

本次活动,由前国防部长伍世文、沉吕巡大使与代表新党的林明政依次上台发表演说。其中沉吕巡大使的演说最为精彩,从外交官的角度细数国民政府抵抗日本侵略的努力。其中他提到了参加李顿调查团(Lytton!!! s mission),阻止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承认满洲国的顾维钧,还有在日军攻打菲律宾时宁死不屈,拒绝向汪精卫政权效忠而被处死的驻马尼拉总领事杨光泩

沉吕巡大使另外还提到,不久前以112岁高龄在美国纽约去世的顾维钧夫人严幼韵正是杨光泩的遗孀,而且还是联合国首批的女外交官。由此可见中华民国这106年的历史上,真的出现了许多令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望尘莫及的外交才子与才女身为马英九前总统最仰赖的驻美代表,沉吕巡大使的演讲也利用抗战的历史将中华民国与台湾大陆还有国际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

其中来自台南盐水,抗战爆发初期担任中华民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黄朝琴出面阻止在中国注册的广源轮轮船,将2,000吨废铁运往日本的事迹也被沉吕巡大使提到了。他希望以黄朝琴的故事,证明当年还是有不少本省籍同胞响应蒋委员长的号召,投入了祖国的对日抗战。并不是所有的本省人,都跟民进党讲的那样把自己当成皇民。

紧接着在沈吕巡大使后面上台的,是新党的青年代表林明正。本省籍的林明正,不只是统一立场鲜明的大中国主义者,而且看待抗战史的观点与中共当局高达100%的一致他不仅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对日抗战的中流砥柱,还经常引用大陆方面的资料质疑蒋中正与国民政府的抗日决心。基本上他的意识形态,与宋绪康先生是南辕北辙的。

由于林明正「红统」的旗帜太过于鲜明,很多原本坐在位置上聆听演说的人看到他上台,就二话不说站起来离开了会场。林明正可能也明白现场支持蓝色的观众还是比红色的多,因此在演说中刻意减少了对蒋中正与国民政府的批判,也没有特别去强调令人刺耳的「国共合作」主张。相反的,他把炮口对准了日本右翼与民进党,以民族主义口号挑起现场观众的激情。

等到现场民众的情绪被挑动起来以后,林明正再把吴思汉、李友邦与林正亨等前往大陆参加抗战,却在50年代遭到蒋中正下令枪决的台籍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名字喊了出来。表面上他似乎与沈吕巡大使一样,是在强调台湾与中国大陆的抗战联系,可实际上还是泼了蒋中正一把污水,把中华民国政府形容为屠杀台籍抗日志士的法西斯政权。

林明正下台后,则由洪秀柱前主席上台,向23名抗战老兵颁发表扬状。而在向随陆军第71军88师工兵营勤务连参加滇西大反攻,高龄108岁的晏绍武老先生颁发完纪念状后,她居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这个极为感人的画面,因为洪秀柱已经失去了党主席大位的原因,在现场似乎没有被大多数的摄影师们所捕捉到

或许是眼前的老兵让洪秀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是晏绍武从清朝末年走到今天共108年的人生历程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惊叹的时代沧桑,笔者还是被她掉眼泪的画面给感动到了。或许洪秀柱对抗战的历史不像马英九一般有那么深厚的研究,也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论述,不过她对抗战老兵与中华民国的情感比起吴敦义而言,可能还是真诚许多的。

当然对于这一整年来国民党激烈的内斗,洪秀柱与吴敦义两人都脱离不了责任。相信在纪念完抗战爆发80年以后,两人的势力也还将继续斗争下去不过在参加完了两天的纪念活动以后,笔者仍真诚的希望国民党领袖们能看在参战老兵与阵亡将士的面子上,携手团结起来抗衡想要把中华民国送入历史的中国共产党与民主进步党政府

无论是吴敦义还是洪秀柱,都要明白他们所代表的政党看在众多主张维持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但是又希望祖国能早日迎来宪政与民主制度的中国人眼中还是唯一的希望。与其继续这样没头没脑的斗争下去,倒不如相互合作来向大陆人与台湾人证明,在极权专制主义与民族分离主义之外,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还是有第三条道路可以选择的。

~~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