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样渴望人权——在意大利参议院非暴力激进党2017年跨国大会上的书面演讲


主题:文化、价值与原则的冲突:RIGHT OF THE PEOPLE OR HUMAN RIGHTS?


杨建利

(翻译  张帆)


2017年10月28日 罗马意大利参议院


感谢非暴力激进党的朋友们邀请我在本次跨国透明度大会上讲话,我深感荣幸,同时我也钦佩非暴力激进党对讲述真相与促进知情权的承诺。


在中国,一项最基本的真相就是中国人同样渴望人权。我加上“同样”这个词,听上可能有些令人尴尬。真实情况是:中国人民对人权的渴望不仅被中共政权压迫,而且也经常被国际社会或多或少地忽略。我经常被问道:“你经历了这么多,你的信心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我的信心在于中国人渴望人权这一简单的事实上。”


“你是真的相信这样吗?”有些人鉴于中国现状发出怀疑的声音。那么好,让我为您建议如下的实验,以供您自己做出判断:


请设想您在造访中国,随身携带一份《世界人权宣言》,在街上任意选取一些市民,在不受政治干扰的情况下,向他们展示出这份文件,问他们是否想要这上面列出的各项权利。您会期待他们说什么呢?您相信他们会说“不,我不想要这些权利”吗?这不可能。这时候您会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中国人民:没有人想要成为奴隶。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与世界其他人民没有区别。渴望自由与尊严的的确确是普世真理。


中国人很早就开始了对普世尊严、正义、善良、公平、平等、自由与博爱之路的探寻。今天的这一代人,也朝向这些目标做出了一些重要推动。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起来反抗政府的贪腐——而这种贪腐被《零八宪章》称作“腐蚀了人性”——他们同时发出了为了民主与自由的呼声。那位独自站立在一排坦克前面的坦克人的形象激励了整个世界,而我们倒下的兄弟们的精神已经成为激励人们在中国实现这些崇高目标而继续斗争的最伟大的源泉之一。


《零八宪章》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之际发布,旨在明确说出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和建立宪政民主所需要的变革,一经发布,即获得一万四千多位中国公民的联署签名,尽管中共竭尽全力对媒体施行严格管控,互联网却让人们连接起来分享信息。在中国,签名人需要承担巨大的个人风险。但这没有阻止这一签名的持续。


现在,全世界仍在哀悼《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者与组织者、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逝世,110天之前,刘晓波在承受了九年的监狱生活后殉道而死。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是一面旗帜,它将继续把单一的抗议转化为全面系统性转型的长期持续的运动。


有赖于刘晓波这样的勇敢者的艰苦努力和巨大牺牲,人权与民主的概念逐渐在中国普罗大众的心中扎根发芽。《零八宪章》发布之后,草根阶层对这一宣言的支持是迅速和空前的——当然,那些用真名签署《零八宪章》的人们来自于社会的多个阶层。即便如此,中共政权仍试图阻断其传播。


但当政治反对运动有了清晰的方向,人们就会逐渐向共产政权施加越来越强的压力。随着民间力量的成长和平民抗议的升级,共产政权内部不同派系的斗争将会更加明显,一旦外部压力超过临界数量,中共内部各个竞争派系将不得不认真对待公民的声音并且寻求他们的支持以自保。民主转型的突破必将来自于民间,而不太可能首先始于重视稳定压倒一切的根深蒂固的中共政权内部。


没有人能够精确预测疾风骤雨般开启的转型时刻将会何时降临中国。过去几十年中,世界范围内六十多次和平民主转型,几乎每一次都让西方社会感到惊讶。一个原因就是外交官们、学术界和政策制定者们经常忽略学生们、工人们和农民们中间发生了什么,不注意这些国家的零散的街头运动,不注意在专制国家的民间文化心理在发生什么变化。


中国人显然正在面临革命性的转型。无论如何,我们应当保持对我的同胞们的信心,相信他们愿意并能够加入当今自由国家的价值主流。转型的开启也许会在几个月后来临,也许是几年,但没有共同的努力——包括来自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它就不会来临,所以我们必须坚持并且做好准备,保持信心。


“留心观察、增强信心,因为时间正在逼近”,从基督徒的迫害者转变为信仰基督的圣保罗曾经这样告诫人们。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时间也正在逼近,我们必须留心、必须抗争、必须支持,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