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人权活动人士Ever Can在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代伊力哈木发表的答谢词

 

尊敬的各位议员、各位朋友:


感谢您,杨建利博士,感谢您的友善! 


我非常荣幸地在这里代表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领取这一宝贵的奖项,他还在中国的监狱里,而他的家庭成员无法来参加这个颁奖典礼。


我现在领取的这一奖项标志着对他的人权工作的认可,对基于相互尊重的共存的认可,对汉族、维吾尔族与其他被视为平等公民的各族裔之间民族和谐的认可。

 

我现在领取的这一奖项标志着继续合作,标志着为了实现我们共同的目标而团结起来。

 

在这一历史时刻,请允许我引用那些各民族为坚持本民族民主价值与人权自由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先驱们的话。

 

圣雄甘地曾经对他的人民说:

 

“……有一个问题是你们对英国人的态度。 我已经注意到在人民中存在着对英国人的仇恨。人们说他们厌恶英国人的行为,人们把英国的帝国主义与英国人民混为一谈,认为这两者是一回事……我们必须摈弃这样的感觉。我们与英国人民并无争端,我们要与他们的帝国主义作斗争。当我必须要启动我人生中最重大的斗争之时,我不能对任何人怀有仇恨。”

 

马丁路德金说过:

 

“……而在一百年之后,我们必须面对黑人仍然不自由的悲惨事实,一百年之后,黑人的生活仍然惨痛地被种族隔离的镣铐束缚而瘫痪……一百年之后,黑人仍然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遭受苦难,发现自己在祖国被流放……”

 

纳尔逊曼德拉说:

 

“我们的斗争是针对真实的而非想象的困苦……其特征是贫穷与缺乏人的尊严……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已把我的生命奉献给非洲人民的这一斗争……我坚持了建立一个民主与自由社会的理想,为了让所有的人都在其中和谐生活并拥有平等的机会。这是我渴望为之终生奋斗和见证实现的理想。但是,我的主,如果需要的话,这是我准备为之牺牲生命的理想。”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都见证了伊力哈木的斗争恰恰就是为了实现这些理想,见证了他为了他的人民的权利、自由与尊严而牺牲的一切。伊力哈木写道:“……从历史上看,汉民族与维吾尔民族都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然而,我反对虚假与蓄谋策划的民族和谐。使用行政手段将不同的民族群体捏合在一起,其本质是使用暴力培植分裂,而以宽容为方法来鼓励多样化则将通往相互的和谐与联合。与之相反,统治当局长期以来在竭尽全力播种仇恨与不满……”

 

在他被捕后,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在评论中把他描述成“维吾尔民族的纳尔逊曼德拉”,胡佳和其他中国知识分子——包括你们,都证明着不断增长的公众认可——中国汉族社会对维吾尔问题的认可。比如,胡佳曾说:“我们为土赫提教授而感到由衷的自豪,而且敬重他的特立独行。他在维吾尔人与汉人之间培养理解的决心和他对和平共存以及对中国自由民主未来的信念激励着我们。”

 

杨建利博士,在此我想重申您在伊力哈木被以无期徒刑投入监狱之时发表的评论:“我担心这一判决将会烧毁两个民族未来和解的桥梁,但是我们比以往更加坚决地与我们的维吾尔兄弟姐妹们并肩战斗,为了实现他们的同样还有我们的自由与尊严。”

 

我坚信,人的意志比任何事物都更坚强。如果人的意志在那里,和解的桥梁则会易于重建,任何力量都不能将其永远烧毁。您的组织颁发的奖项是公民力量致力于达到此目标的又一个善意佐证。我们所有人都将共同努力消灭仇恨、搭建和解的桥梁,以实现我们的可敬的民族的自由,实现相互尊重各自民族宏愿基础上的共存!

 

感谢大家!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