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在上的蔡奇,不知所措的官员

孤身奋战的华涌,饥寒交迫的农民

 

作者:钟邢



笔者按:现在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8日18:00,终于翻过去了,打开油管,看《推视直播台》“华涌在抗议现场”视频,是13分钟之前上传的,我是第21次观看的观看者。两天前的那种身心状态再次出现(见笔者“旗帜鲜明地支持华涌,反对蔡奇”一文,于12月6日下午2:11发出至《北京之春》——笔者注)一股热流,一下一下地往上涌,一团不明物塞满胸腔,要爆炸了,不说出来,就会死去。来不及布局谋篇,斟词酌句,直截了当吧。

 

笔者在前文中区分了驱离运动与驱离事件,1118大火至今,驱离事件整整20天了。本以为在蔡奇上街修鞋后事件已经平息。但华涌的视频告诉我们,事件并没有完。就在昨天中午,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的村民们上街了,他们的诉求是:要取暖,要吃饭。听来简单,但这是基本的生存权。

 

1,为什么该来的没来?

 

天子脚下一把大火夺走了19条生命,按说是件很大的事了。书记总理来一下也并不为过。蔡奇有气可以理解,本来新官上升该由他放三把火的却被这样地抢了先,气头上随口说出什么真刀真枪、刺刀见红的话。谁想手下们当真了。闹了个斧头铲车、夷为平地、震惊中外、惨不忍睹。蔡书记无奈,上街人文关怀了两次,结果仍未把事摆平。区长、镇长、村长们肯定是来过的,但也没能摆平。村民还是上街了。还好,以为武警、军队会来的,结果只来了交警。天冷啊,不来也罢。村民们也散了。但看来事儿并没有解决。

华涌一个画家从一开始就来了,国安国保们干什么去了?华涌连拍带传一做就是20天居然安然无恙。其他应该负责任有担当的记者们呢?华涌的所为和处境明摆着也是可以来的,但20天只见华涌孤军奋战。当然华涌智慧。乔装打扮、百姓掩护,一幅“抗战”场景再现。

执政者、反对者(华涌一直说自己只是一个言真话者)、旁观者该来的没来,现场只有当事者。未免太孤单了。为什么呀?

 

2,为什么该说的没说?

 

一把大火夺走19条人命,该道个歉的。天津大火市长道歉了的,蔡奇为什么不道歉?

把蔡奇和华涌,这两个名字用google搜索一下,结果显示蔡奇的记录条数居然是华涌的400多倍。这当然与蔡奇这名字太通俗有关。但华涌这名字除出现在他自己拍摄的视频外,有关驱离事件的诸多评论中的确未见提及。这与笔者近来的阅读印象一致。

党媒就算了。按说针对国际上的舆论哗然,胡锡进先生应该发个言的。或许笔者眼浊没有看到。唯一说了几句公道话的像是凤凰的       。

而笔者坚持认为,应该把驱离运动与驱离事件加以区分(详见笔者“旗帜鲜明地支持华涌反对蔡奇”一文——笔者注)。如果说,前者在城市治理的方针方法层面尚有讨论空间的话,后者无疑是野蛮、是暴政、是一场单方面实施的战争、是一场惨无人道的集体犯罪。

难道不应该这样认识吗?为什么见不到这样的说法呢?

 

3,为什么该了的没了?

 

站在蔡奇的立场上看待驱离事件,做得如此拖泥带水,不干不净,也是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己经20天了,竟然还有人上街堵路。彰显出执政者们的低智低能。

华涌先生的视频其实包含了非常丰富的内容。比如说,政治氛围上的普遍恐惧状态、底层民众被逼无奈时的无助感和相伴随的拼命气质、反腐败只抓老虎不打苍蝇的后果(现实中苍蝇比老虎对人们造成的伤害大得多!——笔者注)、全面实现小康希望渺茫…………

 

好吧,就此打住吧!恐怕笔者的为什么是永远也问不完的。怎么办呢?

 

 

2017年12月8日于南侧书房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