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书



在一种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只接纳资本扩张全球化,不接纳普世价值的“中国特色”制度中,“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由于长期对劳动者推行制度性的养老待遇歧视,已经造成了众多中国特色“公民退休权利不平等受害者”,甚至断送了千千万万弱势群体劳动者的养老后路,可谓天怒人怨,万众唾弃。


“低薪苟命”的“退休双轨制受害阶层”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尹蔚民部长曾向全国人民承诺:2014年人社部“着力解决‘双轨制’‘待遇差’问题。”然而,如今的事实证明,忽悠百姓的所谓“并轨”纯系欺世盗名。养老“双轨制”推行以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金替代率已降低到40%,公务员退休金替代率扩大到92%--107%。公务员借机大涨工资、退休金、建年金、发车补,机关事业与企业生老病死待遇都不一样。企业每一次工资微调都大张旗鼓,公务员借各种名义暗箱增收,导致退休待遇差距继续扩大,不少公务员退休金待遇都在万元以上,而许多企业工人养老金只有一千多元,高低端相比差距十多倍。由此造成了一个约八千万人的“退休双轨制受害阶层”。这是当今中国官民对抗最具爆炸性的焦点议题。


8年前,本作者所撰《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一文风靡网络,引发包括《新华网》在内的网络媒体纷纷转载。2014年1月8日,人民日报刊登代表官员立场的《拉平养老金待遇对公务员不公平》文章声称:养老金待遇不能搞简单的“一刀切”,“如果要一味拉平公务员与企业职工的退休待遇,以‘平均主义’偷换‘公平’的概念,将会对公务员产生新的不公。”此文一石激起千层浪,招之网民的一致挞伐。按此文逻辑,机关的劳动(无形劳动)就比企业的劳动值钱。是谁,又按什么标准赋予了“为人民服务”不同劳动形式和等级如此差别的权重?记得曾有一首风靡网络的讽刺诗写道:“本是同根生,贡献也相同,收入差十倍,何以论公平?”如此,公务员们退休可以“高薪养老”,百姓退休却只能“低薪苟命”,其实质隐含的就是红色官本位的等级身份制。


被非人道剥夺权益的“退休无轨受害群体”


尤为严重的是,今年全国人大开幕后,尹蔚民部长做客新华网《部长之声》,回应网民关切时称:“一亿多的人没有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这个范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却刻意回避了人社部依据早已被撤销的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及其衍生文件,剥夺千千万万因各种原因(被劳改劳教、开除、辞退、离职、出国、被买断工龄等),中断过工龄的劳动者的退休权益。这种以“不得减损公民权益”的部门规范文件,非法设置“视同缴费工龄”认定条件,即“工龄归零”野蛮政策,致使众多一辈子为国家工作的老年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使之根本“无轨”进入正常退休通道。如此,较“退休双轨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权益剥夺,绝不仅仅是“待遇差”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待遇的问题,以至于他们陷于“新时代”中国特色“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悲惨境地,由此而形成了一个由政府一手制造出的“退休无轨制受害群体”(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政府非法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行径,如同国家银行拒绝向储户还本付息一样性质恶劣。因此,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此外,还有众多民办下岗教师没有养老保险待遇,也是当局不为历史遗留问题买单的现实冷酷。他们也是“退休无轨制受害群体”的一部分。


“人民政府”在向人民说“不!”


长期以来,那些制定社会政策的官员们无论在职、离职,大都以“人民”的金字招牌当作“免费证券”,在一切社会资源领域“通吃”免费大餐,对民众利益不断挤压。此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曾经一份《调查报告》数据称: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疗养院,每年开支约为500亿元,大大挤占了“人民”的医疗资源。这些医疗资源足可挽救所有因无钱就医而死去的弱势群体老人。由此可见,今日中国,权究竟为谁所用,利究竟为谁所谋?政府屁股究竟坐在哪里?政策天平究竟向谁倾斜?“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人民公仆”们,又为何处处为保障特权做出制度安排?以“为人民服务”为背景的新华门前那些大兵,是为所谓“低端人口”站岗的吗?以“人民”为名的《人民日报》,能为无数被排除于社保体系之外的老人发声吗?全国各级以“人民”命名的法院,曾为公民权利不平等而敲响过法槌吗?


不,没有!上述事实证明:所有“为人民服务”的各种“衙门”都在向人民说“不!”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至今权力傲慢,置法律而不顾,不仅依然维护官民“退休双规制”的严重不公平,更坚持以部门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的退休权益而理直气壮。在如此严峻现实面前,无数陷于生活绝境的“无规制”退休老人向谁伸冤,又有哪个部门能予受理?这正是中共“十九大”提出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背景下,法制极其荒唐,各级政府极不负责,涉及面极其广泛,后果极其严重,也更为急迫的人权问题和民生问题。


这些年来,国家经济发展,对外援助一掷千金,却对国内百姓疾苦如此冷漠。中共“十九大”口号好动人,但句句难兑现。如今,公民退休权利如此不平等,已经涉及了中华民族的大多数家庭。这是对习近平主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不能掉队”和李克强总理所称“医保全覆盖”和“生命是平等的,无论是城镇居民、职工还是农民,人人都应享有医保”承诺的现实否定。


劳动者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诉求


目前,一起“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涉及海内外所有华人的联署要求废除工龄歧视,争取退休权利平等的维权签名由青岛始发,现已扩张至全球华人,千人签名已在媒体公布,并将接续进行,目的是要让中南海听到社会最底层的声音。


在“权力傲慢”的蹂躏之下,沉默还是发声两者之间必须选择。选择沉默,则等同任人宰割的羊羔;选择发声,就是捍卫公民精神。让我们以实际行动,从民间发起推进中国的法治进程,推动公民社会的生成!


劳动者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要求废除“退休双规制”与“工龄归零”恶政,正如公安部曾经推行的“劳动教养”、“城市收容审查”等恶政被废除一样,并不仅仅是受害人的呐喊,更多的还有学者、媒体人与所有公众的合力推动。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争取“退休权利平等”的维权运动也如族权运动、女权运动、环保运动一样,本质上都是公民运动的一部分。这是一场涉及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所有民众的护宪维权运动。


劳动者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的诉求:


中国劳动者大众包括“退休双轨制受害阶层”和“退休无轨受害群体”,都是“公民退休权利不平等的受害者”。中国劳动者大众为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特此向政府提出以下具体诉求:


一、一视同仁地承认机关、事业与企业劳动者的工龄等值;


二、废除一切非法、歧视性的“视同缴费工龄”认定条件;


三、废除事实上的“退休双轨制”,按工龄年限为准据计算基本养老金,按统一标准享受福利待遇;


四、切实向低收入困难群体倾斜,依据不同地区经济差别,大幅提高最低退休金基准。最低不得低于2000元;


五、让所有退休老人权利平等,有尊严、无忧虑地生活,使《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的“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真正成为现实。


争平等,从我开始;维权益,路在脚下。抗争、抗争是获得公民权利平等的唯一出路!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