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风祥:平庸的分析,荒谬的结论

—— 评赵群先生奇文




今年圣诞有点邪门,往年常见的欢乐气氛骤然消失。小孙子要布置一棵圣诞树,几家超市都说没有。一位经理抱怨“本来库里有货,上面突然发话不许卖,只好退回。”我追问这“上面”是谁,经理笑而不答。估计不是商场内部,只能是上级政府部门。



今日不许过圣诞          只缘“拳匪”又重来

 

果然,隔天看到,大学校园公告栏贴出校团委发的《通知》,要求党团员带头,全体同学配合支持,自觉抵制“帝国主义洋节”。接着有媒体报道,东北某地组织群众,一帮大妈高喊“抵制洋货,购买国货,不过洋节,热爱中华”之类口号。这些突如其来的闹剧表演,让我不由想起老毛“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的诗句,稍加修改,变成“今日不许过圣诞,只缘‘拳匪’又重来”,既可形容抵制圣诞的古怪行径,又可对比当年慈禧太后对义和团的耍弄丑剧。老佛爷先是恐惧西洋文化对中国的威胁,试图利用义和团的拳棒咒语与之抗衡,于是尊崇他们“爱国”,鼓动他们杀洋人烧教堂,最终惹恼西方,招来横祸。到败给八国联军进攻之后,又宣布他们是“拳匪”,武力剿灭,成串拉出去砍头。这个鲜明对比,再次验证了芦笛先生的名言(大意):“中国人之蠢在于,即便犯错误也不会犯新错误,老是重复历史悲剧。”

 

正当我为百年史感叹唏嘘的时候,学生接二连三发来新浪网刊一篇“极为深刻的好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203e610102x933.html),题目是“平庸的邪恶——中国群氓现象分析”,近万字长文,署名:赵群,大家都说好,我只得认真拜读。赵文从美国传销公司“安利”在上海遭遇滑铁卢说起,又联系到退休者家人如何骗取养老金,引证外国学者阿伦特跟勒庞,分析中国人的劣根性(愚昧、保守、自私、排外等等)。其实,骗取有医药费和养老金的事情,在国外也不罕见。若制度设计有缺失,钻空子的人到处都有,古今中外皆然。他的结论是:中国国情如此,百姓就这德行,与生俱来,无法根除。先有愚昧的人民,才有专制的政府。要治理这样的人民,只能用暴虐手段。在西方行之有效的民主人权法治等等,在中国都不灵验,云云。

 

拜读中间,嗅出一股怪味。发现它根本不是什么“好文”,而是一篇精心炮制的“奇文”。奇特之处在于,它倒因为果,把人民的愚昧归因于人民自己,而反动政权的荒谬施政,反倒成为被人民“绑架”的牺牲品。文章打着批判“群氓”的幌子,实际在替专制王朝涂脂抹粉,推卸责任,最终起到为反动政权益寿延年的效果。官网起劲推销此文,自有内在原因。

 

联系到最近抵制圣诞的闹剧,觉得它跟当年义和团的胡作非为一脉相承。当年拳匪意气风发,一呼百应,对教堂、教士和教友烧杀抢掠,难道就没有人觉得惭愧?当然不是。京东廊坊一带曾是拳乱重灾区,我下乡四清在那里住过。据老房东回忆,“村里人都知道洋教堂对百姓有恩,兴学校办医院,真叫无私奉献,咱多少穷人受惠?谁还没点良心?可是,朝廷号召杀洋人,谁敢不听不从?明明知道是好人,也得黑着心下手哇,要么你自己就得倒霉。嗨,人嘛,面对生死的时候,良心就叫狗吃了!”老房东的话,才点出中国文化的弊病。为什么有所谓“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的说法?不就是因为专制传统造就并延续了恶性历史循环吗?

 

再看今天这个圣诞,如此怪异,难道是百姓自发行为?背后没有官方的介入和操控?看看重庆“解放广场”驱赶百姓的那些武装警察,再看看小学生们在教室里集体宣誓“抵制洋节”的镜头,这些东西也许能骗洋人,说那跟官方无涉,没有红头文件做证。可是欺骗国人就很难。谁都知道:没有官方指令,小学师生不会“没事找事”;警察更不会披挂上阵,浪费维稳经费,去怒对一群嘻嘻哈哈的“兔宝宝”姑娘。



充当打手固可怜           幕后操控更阴险

 

从今日“反圣诞”联想到当年“破四旧”,更让老关觉得历史倒退,不寒而栗。作为在校大学生,那时候我也参与过文革闹剧。除非你不怕被专政,否则,有谁敢不参与?只不过,因为揹着“反动学生”的黑锅,连红卫兵组织都不敢要我,所以,我没像多数红五类跟革干子弟(即今日太子党)那般猖狂,缺乏那股热情,却有幸旁观了他们的胡闹。

 

比方说1966年“红八月”的“破四旧”抄家打人(包括我亲戚家被抄被打)吧,只要听说谁家被抄,我一定跟着去看“热闹”,争取打听来龙去脉。我发现,原来无一例外,都是受害人所在单位或街道的党组织在幕后操控,他们会主动找到打人凶狠的红卫兵组织,向他们预先“交底”,亮出他们的档案,说明这家人为什么反动?要让他们交代“哪些问题”等等。否则,打人者不过一帮孩子,中学生居多,哪知道谁是谁?家住哪里?怎样刑讯逼供才能整出效果?这些花样,其实都是大人教的。

 

充当打人凶手固然可怜,头脑空空,年纪轻轻,手上沾血,心理蒙受阴影,一辈子难以洗雪。许多打人者没猖狂几天,自己的老子又被打倒,顷刻成了“黑帮子弟”,沦为被别人抄家的牺牲品。切肤之痛,难为外人称道。但更加可恨的,还是那些幕后指使者,“阶级斗争”的行家里手,包括他们背后的党国政权,还有支撑政权的一整套理论、说教和文化宣传。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理应受到清算。但时至今日,还是一笔糊涂账。

 

我记忆中的红八月血腥恐怖,当以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给毛戴上红袖章为起点和标志。正是毛本人,御赐她一个“要武不要文”的名号,才壮大了他们的狗胆,让北京(乃至全国)一夜之间,沦为阿修罗屠杀场,变成“黑五类”的人间地狱。同理,1967年夏天的全国武斗(杨小凯称“局部国内战争”),也跟江青鼓吹“文攻武卫”,老毛号召部队“支左”,纵容军方向群众组织提供武器装备等精心策划,脱不了干系。那场内战祸延许多省市,死伤无数,除了江青等少数几人,多数涉案的党政军幕后黑手,事后也没受到惩罚。

 

回顾毛左年代的胡作非为,对社会风气和民众心理伤害最大的,远远不是赵群先生夸大其辞的“群氓行为”,而是党政军各级领导的“官氓行为”。且不说上文提的“台前幕后”问题,归根结底那不是“群众闹事”,而是“领导闹事”。就算吃瓜群众什么都没干(或根本没他们掺和的余地),完全由中央决策,各级领导执行,运动群众摇旗呐喊的种种罪行吧,难道还少吗?

 

历次大规模血腥镇压,从三反五反、反胡风集团、镇压反革命、反右、拔白旗、四清、文革中一打三反、公安六条、清查五一六、反击右倾翻案风等等,要求各级按人口比例抓人、杀人、劳改、劳教等,我辈都亲身经历过。这些运动的策划者、组织领导者,到具体执行者,不都是各级领导吗?他们所造成的伤害,都跟老百姓身家性命有关,跟民众的心理伤害、民族文化倒退有关,但没有一件是“群众运动”和“群氓闹事”的结果,都是“政府运动”和“干部闹事”的结果。硬要老百姓承担历史责任,把罪责算在“群氓”的头上,只怕脑壳进了水,不是“糊涂透顶”,就是“别有用心”。



文化改造路遥远       正确引导是关键

 

那么,中国有没有“群氓” 问题?当然有。自私、短视、愚昧、无知、崇拜权威、贪图便宜、不守法,顺民暴民一体两面,媚洋媚外惧外排外一体多面,随时变化,翻脸如翻书,等等等等,可以罗列一大堆。但是,把这些国民性格的阴暗面,说成是中国问题的根源,完全错误。它倒因为果,把专制暴政造成的恶果(弊病)之一,当成了专制暴政的原因所在,属于哭错了坟头。老关不才,愿意对此提出下列三条反驳:

 

第一,这些劣根性不但民众有,官员同样有。恐怕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第二,劣根性的原因,当然来自中华文化劣质性的一面,或者说文化中的糟粕部分,是农耕文化、孔孟哲学、法道儒熏陶、缺乏宗教情怀等多种原因造成的,但不管多么复杂,都跟历代统治者的刻意塑造有关。这正是他们希望的百姓,芸芸众生,因为只有这样的百姓,才有利于王朝永固。至于因此而扼杀民族的生机活力,使中国难以融入世界民族之林,那都是书生之见,并不在帝王家族的考虑之中。

 

第三,如今国门已经打开,世界交往如此频繁,文化的相互渗透与融合是大势所趋,想重新闭关锁国几无可能,中西文化的碰撞在所难免。究竟是劣质的中华文化向外扩张,逐步征服并改造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优秀文化(也就是世界文明的“中国化”),最后让世界人民都变成鲁迅描写的阿Q?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在发扬光大中华文化优秀成分(虽然不多,应该还有)的同时,批判改造劣质成分,学习吸纳基督教文化的优点长处,最终实现中西文明的互利双赢?正如老毛所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这个尖锐问题,正在世人面前严肃展现,何去何从?想必未来数年,将见分晓。

 

另据老关的“隧道眼(借用芦笛语,意为目光狭窄)”观察,赵群所描绘的“群氓”现象,在大陆最重,港澳台次之,海外华人(华裔)较轻。同为华人,为何轻重有别?原因应该不证自明。外在环境的感染熏陶,价值体系与文化说教的引导方向有别,都是原因。老关注意到,中国官方宣传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谓24字方针),几乎罗列了人类文明的所有美好字眼,简直无懈可击,可惜就是做不到,甚至也没打算去做,不过挡箭牌而已。

 

就说“自由、平等、法治、诚信”这八个字吧,宪法明文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那你凭什么不让过圣诞节?你们党员洁身自好也便罢了,人家基督徒怎么办?不让人家过圣诞,就跟不许你们党员过“七一”“十一”一样,等于挖了你们的祖坟。你们说的“自由、平等、法治”何在?你明明是政府下禁令,却不敢公开透明,还要让群众团体背黑锅,党国的“诚信”又何在?如果任由“官氓” 如此胡来,继续误导,只怕“群氓”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邪,哪天走上德、意、日法西斯不归路,也不必大惊小怪。

 

也许老关的论调过于悲观。希望事实证明我不过“小肚鸡肠,杞人忧天”而已。但愿党国宏图大展,“十亿神州尽舜尧”,没有一个阿Q,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

 

上帝保佑!阿门。

 

圣诞节凌晨

于北京家中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