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在严打《零八宪章》思潮与重判刘晓波,“30年改革”已穷途末路的政治生态下,却日渐凸显出两匹政治黑马:薄熙来重庆大搞“唱红打黑”运动与汪洋广东“掀起思想解放”与“第二轮改革”。薄汪两雄争锋,扬蹄较劲,已经展示出中共党内的两种主流势力,两个风向,两条道路明争暗斗的发展趋势。例如,最近薄熙来、汪洋都为赢得民意资本,几乎同时发出了对其属下官僚的基本要求。薄熙来称:“干部不能整天围着富人转,疏远困难群众”;汪洋称:“干部要知识转型,不能只靠喝酒招商引资”。具有敏锐政治嗅觉的人,完全可以从薄熙来和汪洋用语的细微区别中,扑捉到不同的政治讯息:“太子党”领衔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主要想争取社会弱势群体的支持;而“团派”主将汪洋的“思想解放”“二轮改革”,则更想借助于知识力量的推动。如此华夏逐鹿,鹿死谁手?已成为判研党内各种势力问鼎中共十八大权力高端,进行前沿交锋争夺战的时代猜想。

薄熙来“唱红打黑”项公舞剑

2009年最后一天,就在律师李庄身陷牢狱,面临审判之际,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率领着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看望慰问了打黑一线干警。2010年第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又刻意在重庆打响了颇具象征意义的万人攀爬缙云山红色活动的一枪,重庆再次红流如海,队伍除了穿着统一发的红衫外,还打着无数红旗,很有一种要新世纪“长征”的政治味道。

记得薄熙来在重庆走马上任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修了一个10 层楼高的毛泽东塑像,并在媒体上炒作;继而薄熙来又在重庆迎接老将军后代“唱红”合唱团全国巡演重庆首演,并亲自推荐27首经典革命歌曲,在重庆市大中小学生中唱响“红星闪闪放光彩……”“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可谓出尽“红色”风头,使重庆这个火炉名城更加红火热闹。

为此网上不少人质疑薄熙来日趋凸现的“左”脸谱。然而,薄熙来近日却和其他重庆市领导何事忠、范照兵考察重庆广电集团声称:不怕人说自己“左”,大有不在乎邓小平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之意。

去年在建国60 年庆典游行中,曾出现了一个抬着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标准像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颇具象征意义。恰好为薄熙来重庆“搞红”作了背书。这也就是毛派公开在网上推举薄熙来为总书记的时代大背景。

前年1月左派网就炒作“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中国工人(共产)党”两党成立,接着刊出了两党《章程》,并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和《告全国人民书》。从这两个新党的一些文告的立场与表述中可以断定,都是有着多年共产党斗争经历的老干部起草的。他们铁心另立新党,充分印证了共产党实际上已经分裂。

毛党最初起源上海,而后发现薄熙来“搞红”火炉名城,遂将重庆比作“延安”,纷纷下渝 。网上有报道称:曾有30多人秘密到重庆,筹备召开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由于他们发文《对30年改革十大失误原因和责任的追问》,直言否定邓后中共各代领导集体的合法性,其挑战意味十分张扬,导致重庆方面不得不对毛党骨干予以打压。

鉴于薄熙来父辈也是文革的受害者,情感上也许并不认可毛权威,但从政治权力传承的渊源上看,他作为“太子党”领衔人,要想窥视未来中国权力高端,是一定要充分挖掘、利用其血统资源的。更何况当今中国贪污腐败,分配不公,官民矛盾、贫富冲突激化,脑瓜精明的薄熙来当然也不会放过政治投资的民意源泉。于是,擅长权力经营的薄熙来便由聚集左派势力与太子党阵营的“唱红”,自然发展到争取普通百姓与弱势群体的“打黑”。

薄熙来“打黑”不仅剑指一些汪洋时代政府与司法官员,令汪洋在重庆的政绩受到质疑,日前又将锋芒指向律师,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被认为是“政治目的整肃运动”。例如,黎强涉黑案件被指控“制造群体性事件向政府施压”罪名,网民认为,是一种“充满政治性威胁的语言,而不是技术性的司法控告”。特别是黎强律师在涉黑案件中揭露刑侦“折磨”所发挥的作用,令重庆当局十分难堪。于是就有了要震慑不能与其保持一致的李庄“律师造假门”事件。此据《南方周末》报道,重庆警方拘捕北京辩护律师李庄案,令为涉黑人士辩护的律师人人自危。准备南下担任辩护人的北京律师宣东接到了将近30个电话,劝他勿去,“他们说重庆警方的做法是给北京律师一个下马威。”重庆一名律师也突然接到项目组警官的电话,劝他“小心点,不要步了后尘”。

薄熙来重庆“打黑”似乎已猎取了不少“民意”,中央政法委宣传教育指导室主任李宝柱,日前发文吹捧他“得民心者,得天下”。此文迅即被政府新华网强档推荐。可见薄熙来项公舞剑的政治动机与运动性“打黑”的用心所在。

汪洋“二轮改革”擎旗通天

在当今中国,可与“太子党”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对阵呐喊,吸引眼球的是“团派”主将汪洋,在广东“掀起思想解放”与“第二轮改革”。新年伊始,广东也有大动作。2010年1月5日,南方日报等广东各大媒体皆在头版头条刊登大幅标题“深刻认识胡锦涛对粤新期待”图片与文章。汪洋在广东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上要求全省干部从“五个方面深化认识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全面贯彻落实好胡锦涛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为此,南方日报特别刊发了《 广东掀起“第二轮改革大潮”民众利益决定成败》文章,并迅即登上新华网首页,大有擎旗通天,借势发力之势。文章开篇就写道:胡锦涛总书记上月在粤考察时对今后广东工作提出了新要求,要完成总书记交给我们的新任务,广东靠什么突破?即要“掀起第二轮改革大潮”破局,加快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领域的改革步伐。文章声称:2009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巨大冲击,广东以解放思想为先导,朗声发出“允许改革失败,不允许不改革”的时代宣言。要“破”中求“立”,一往无前,再创鲜活的新“广东模式”。该文大肆宣传广东改革勇闯深水区:“简政强镇”事权改革试点;“行政三分”改写国内城市“两级政府四级管理”的现状;重大事项不过政协不落槌、政府越权决定人大可撤销等等政治议题。

紧接着,2010年1月6日又有新闻报道:广东省委全会讨论修改的《中共广东省委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实施意见》。文件透露:广东将逐步实行党政“一把手”家庭财产在一定范围内报告制度。文章寓意颇深,汪洋要在新一轮改革中使“广东力争在全国率先建立起有利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以此业绩问鼎中原,领先各诸侯。
记得,前年汪洋就要求广东以“新一轮思想解放推动新一轮发展”,要“杀开一条血路”,引起舆论轰动。广东《南方日报》随即刊发高尚全“持解放思想,推动体制创新”文章。接着汪洋又大言破除“言塞湖”,赚取知识分子与新经济阶层的好感。为此,人民网还刊发《汪洋剑指“言塞湖”振聋发聩》文章。

无疑,汪洋系胡锦涛旗下主将。胡锦涛调任汪洋为广东封疆大吏,体现他期望从经济发达的广东开始探索政治体制突破的布局。由此可见,汪洋担当“团派”大任的马前卒、破冰石角色,较之“太子党”领袖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的份量丝毫也不轻。固然,薄熙来拥有父业子承的血统资源优势,但汪洋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先机。

然而,今日中国公民普遍期盼宪政变革,因为只有在宪政框架里,才有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也才能真正有思想解放和言论自由。对此,汪洋却根本不敢接招。
薄熙来、汪洋对比阅读

去年来,网上风传尤甚的是,薄熙来在汪洋早前经营的重庆地盘打黑涉及了一批公检法官员,引起薄、汪二人矛盾加深。为此,薄熙来邀请汪洋访问重庆,并肩合照,大肆炒作“汪洋祝贺重庆打黑巨大成绩,薄熙来称要学习广东”,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其实,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都是在中共十七大首次当选政治局委员的诸侯大员,俩人在政治上有着共同性,即维护现政权的稳定与传承,是他们的共同心愿。然而,这并未能掩盖他们在同一战场上所代表的不同权力集团与利益所产生的不同路线,和为能在中共十八大更上一层楼的明争暗斗。薄熙来、汪洋上任后为各自的政绩,也都有不少惊人言论及举措。如重庆推出的“股田制”改革,允许农民以土地承包权经营权入股开公司。汪洋回应广东大批企业倒闭传闻时,称政府不救落后倒闭企业。为此两人都曾被温家宝亲自批示拦截。
尽管薄熙来也提思想解放,继续改革;汪洋也讲红色教育,打黑反腐。但这两者却都不是他们发力的主导方向。他俩一个代表“太子党”,为争取工农基础势力,唱红打黑,要校正改革,转身向左;一个代表“团派”,笼络知识分子及新社会阶层,要“解放思想”,“二轮改革”,倾向偏右。但这两批政治黑马都有着后邓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基因。因此,他们都将注定被中共权力传承纽带套上各自的缰绳:一根缰绳是套在薄熙来颈上的“改革开放”,让他“红”不起来;一根缰绳是套在汪洋颈上的“四项原则”,同样会让他“改”不下去。由此也就注定了薄熙来、汪洋无论如何左拼右杀,尽显风流,都难逃“中国特色”的政治宿命,而终将难敌世界民主化浪潮的“普世价值”冲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