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纽约印象(新移民手記2)

 

                                                    

纽约,美国第一大城市,全球第一经济中心,2010年资产总值813万亿美元,2013年GDP超越东京,世界第一。纽约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全球金融、媒体、政治、娱乐及时尚界。纽约时报广场位于百老汇剧院区——世界的十字路口,全球娱乐产业中心之一,引領艺术潮流。

 

不来纽约,等于没来美国;不到曼哈顿,则等于没来纽约。这个多族裔多元化的大都市,面积789平方公里,849万人口(2014年),聚居97个国家与地区的移民,使用语言800种。若在大纽约城圈范围,总人口2000万。曼哈顿的唐人街乃西半球密度最高的华人聚居区。

 

纽约地铁

纽约地铁四通八达,覆盖全城各大区域,全球最发达的交通系统之一,24小时全天候运行,且免费提供纽约地铁地图,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华人来说,最大的便利服务是自动售票机配备语种选择,内有你一定熟悉的按纽“Chinese”——中文。不懂英文,没关系,照样自己能购票。

 

一上纽约地铁,每节车厢均有大字“New York State,Know Your Right”(知道你在纽约州的权利)。仅此一斑,即令我感受美国人文理念对日常生活的渗透。中国的公共管理还停留于管束阶段,各到各处只张贴禁令、告知义务,绝无可能出现纽约地铁的“反客为主”——告知权利。美国告知权利、中国告知义务,管理意识的直接折射,一目了然的国际差距。美国管理部门不怕服务对象“找麻烦”,只担心你的权利被侵损。中国管理部门却担心你给他找麻烦,不担心你的权利被侵损。一来一去,背后清晰站立管理意识的人文层次。

 

从另一纽约华人区法拉盛开往曼哈顿的地铁七号线,1948年投入运营,许多设施相当老旧(车厢、电缆、桥梁、车站设施等),较之我沪杭穗深各城地铁的“靓小姐”,可谓邋遢“烂丫头”。但绝对安全可靠,实用第一,不求好看,体现人家能用则用的节约理念。当然,车厢虽旧,但干净整洁,并不影响乘坐感受。此外,美国地铁没有中国地铁的“职业乞丐”,好像也说明很多问题。

 

纽约游民

 

从报上、从友人处,得知美国政府对流浪者的服务,令我暗暗吃惊——真正的社会主义啊!纽约流浪者(这儿称“游民”,至少一半以上金发碧眼白肤),一般有四个去处:1、正规收容所;2、市府提供的民宅;3、进住酒店;4、流浪街头。酒店房间因无厨房、缺乏隐私空间,一直被认为不适合收容游民,即人家流浪者还看不上酒店呢。不过,纽约游民入住酒店的比例却有增无减,据纽约市主计长斯静洛(Scott Stringer)2017年4月17日发布的报告,2016年10月~2017年2月,全市入住酒店的游民从5881人增加到7790人,上升了33%。每天为游民租订酒店的费用,从2015年11月的82214美元上升至2017年2月576203美元。纽约市府为游民日付酒店费接近60万美金,听听都吐舌,这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高级社会主义呵!

 

2016年12月30日,纽约气温华氏32-40度(摄氏0.6-4.4度),纽约市府在时代广场附近为游民订了十个房间避寒,每间租金约549美元。政府为流浪者租豪华酒店,人道主义达到如此级别,当然得以经济基础为柱石。

 

社会主义当然不能只是悬挂的政治招牌,中共至今自称“初级阶段”,无非以“初级阶段”的不成熟不完善推卸政府的社会责任。万万没想到:“万恶的美帝国主义”竟达到如此社会主义——为游民租宾馆!

 

纽约住房

 

纽约大多数住宅为“战前”建筑。不过,人家的“战前”不是二战,而是一战(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房子了。但这些房子的设计很有现代意识,公共部位空间充足——门厅、过道十分宽敞,且配备电梯。不像中国房地产商那么“节约”——千方百计提高容积率(建筑面积与绿化面积之比),将公共面积、绿化面积都搞得十分逼仄。

 

纽约房屋的室内设计,各部分既私密又实用,感觉要比我上海带阁楼的三室一厅优越。本人沪居建筑面积150平米(跃层式),按说不算小,但还是羡慕徐友渔先生法拉盛北方大道110平米的“新居”。本人沪居虽大一些,只是一个卫生间,徐先生的“新居”两个卫生间。没想到,人家老美一百年前就想到一户人家有“两卫”的需求!都说建筑设计既是人文理念的浓缩,亦体现兼顾能力。美国建筑设计至少领先中国百年,一处很有文化蕴含的丛结处。

 

购屋买房,在哪儿都是绝对大事。买卖一大,自然“水深”,两眼一摸黑的新移民,一般都得找职业中介。此時,誰都想找“靠得住的”,无论熟人介绍“朋友的朋友”,还是循广告打电话,货比三五家(甚至十家)绝对必要。中介利润不菲(肉头很厚),任何“花言巧语”,都得当心。既要看对方的服务态度,更得看服务质量——报价!与任何领域一样,信息第一。如果太信任“朋友的朋友”,往往会挨“温柔一刀”——自己都不知道!利益面前,中西一样,人人平等呵!不过,美国房屋中介得有License(从业执照),行业规矩比中国大得多,太豁边(出格)的事好像不太可能,购房时各种信息还是相当透明的。

 

美国各行各业的基本规矩是追惩制,信誉很重要,只要被抓住一次“豁边”,信誉就完了,不仅执照没收,有可能这辈子都回不来了。所谓的法治,就体现在这种决不姑息宽恕的严格处罚上。不像人治的中国,再大的事儿,只要“有人”,均可“摆平”。法律是人制订并执行的,中国的人治从根子撬松法治夯土,当然不可能建立真正法治。

 

2010年那句喊疼全中国的“我爸是李刚”,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一个小小副科,其子酒后飞车接女友,河北大学校区内撞飞两名女生,一死一重伤,竟有如此底气:“有本事你告去,我爸是李刚!”一句脱口而出的狂语,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薰陶”出来的。

 

纽约一般公寓,一套百平米Apartment(房龄百年),均价50万刀,大致5000美金/平米。以前没那么貴,最近十多年涨了一倍余。虽然不便宜,还是比京沪穗深中国一线城市房价低一大截。都说只要卖掉国内一套房,便可在美国买体现身分的Single House(独立住宅),还能剩下相当一笔生活费。当然,如果你会开车,又喜欢幽静开阔的原野风光,最好买到郊外,不仅房价为城里的1/5~1/6,甚至1/10,而且蓝天碧云,甩脱都市的囂然嘈杂(法拉盛挨近拉瓜迪机场,甚受其扰,甚不宜居)。宁静中品尝人生,田园中享受童话梦幻感受,至少对笔者很有吸引力。

 

无论如何,买房可是一项很细致的专业活儿,笔者的购房经验得专文介绍。

 

11/24-25/2017

Princeton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