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移民问题(新移民手记4)

                                                

邻居小王

 

美国还有一多——“移民多”。由于真正的“社会主义”——政府托底的福利,加上政策明、歧视少、机会多,美国成为世界各国穷人向往的天堂,每年涌入百万移民,还不包括难以计数的非法移民(估计上千万),令各届美国政府越来越挠头。纽约法拉盛缅街那么多针对新移民的律师楼、摊店、派单,一望可知移民业“生意兴隆”。

 

2017年4月10日,我夫妇由西雅图入美,17日飞纽约,租居法拉盛偏街,与北方王小伙合住一单元(共用厨卫)。朝夕相处,很快厮熟,得知他已为“身分”奋斗六七年了,至今革命尚未成功——年底才能“上大庭”。这位九0后北方农村小伙,2010年来美。为了他的洋插队,赴韩国打工的父母交了十万人民币中介费,I签证(留学),也是西海岸入境,然后找律师递申请搞身分

 

在美西,他打工自养,每月能挣三千多美金。一次朋友party,结识一位华裔姑娘,2013年初随她东奔纽约,同时将“移民申请”转过来,大大耽搁申请排期。不料,几个月后与女友一言失和谈崩了,弄得鸡飞蛋打,阿龙阿龙两头踏空——既耽误“身分”,也没了爱情。

 

我夫妇见他高高大大,相貌周正淳朴,外形“很可以”,撺掇他另觅新偶,相互安慰鼓励,共同奋斗打拼。但小王很自卑,告知一番很实在的洋插队感受:1、在美国没身分等于没灵魂,身价甚低;2、自己没什么钱,拿什么去哄人家小姑娘?华裔姑娘都不傻,都明白在美国没钱“万万不能”。3、与其热面孔去贴人家冷屁股,还不如识相点,先努力积攒资本——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王小伙的尴尬境遇使我与拙妻想起八十年代初一部热映大陆的影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讲的是我们这一代农村青年粗糙功利的爱情。1997年,我从杭州入复旦攻博,2000年調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举家迁沪,在大上海呆了20年,很熟悉沪上婚恋行情。农村来沪打工小伙,身分尴尬,还真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很难得到维纳司眷顾。

 

小王打工自养,虽然收入绝对值高于父母,毕竟长年孤悬海外,感情太寂寞太孤单,生活也太不方便,代价太大,加上英语不好…… 根据这位年轻人的实际情况,为他的前途着想,一番权衡后,我们劝他:如明年还拿不到身分,干脆回国算了,犯不着在此硬捱;人生苦短,青春也就这么十来二十年,何苦远离亲人独自孤捱?如有个奔头(读个学位什么的),还值得坚持,纯粹打工度日,实在不太犯着。他有点犹豫,有所触动,但说很难回头了,因为家乡亲戚、同学都以为他在美国发财,好像美国遍地黄金,弯个腰就是百万富翁;再则出来六七年,对中国已陌生,那边情况已不太了解,既不好找工作,也不太适应,回国好像也吃不到什么好果子……

 

看来,他还不甘承认洋插队失败,我们只能替他祈祷了。

 

在美国华人圈,不了解对方底细前,最好别问对方“身分”问题,一不小心会戳到对方伤痛处。“身分”成了一大重要隐私。有的老华侨,来美一二十年,竟然还是“黑”人。

 

移民问题

 

全球大量穷人(甚至中国富翁、贪官)用脚投票,一个个选奔美国,移民人数日增,移民问题增积,美国政府不得不放慢接纳移民的速度,民间也响起“遣返非法移民”的呼声。毕竟,美国人口已非开国时的不到400万,2017年约3.2亿,深知人多难吃饭,并不羡慕中国的14亿人口。

 

对美国来说,当然也有自己的国家利益,不可能托起全球穷人,也无力解决所有穷国的贫困。能保持政庇通道,为亚非位专制暴政国家的政治难民撑开一柄保护伞,已是真正的“国际主义”。如较之我们中国的台湾,至今尙对大陆反共异士关门,差距已不是一点点。

 

那种要求美国对全球负责、得“全心全意”解救全球穷人,本身有违基本法理。很简单,全球各国归美国管辖么?那儿向美国纳税么?美国为什么得对别国负责?得向非纳税人负责?各国人民自然应向本国政府主张各项权益、索要各项被侵犯的人权。人家美国关注你照顾你是情分,并非本分。人道主义、国际主义,也是有边界的。跳脚吁求美国这样那样、要人家必须尽“国际主义”职責,不是愚昧痴盲,便是暗藏私心。所谓法治化,当然包涵各项行为的边界化。

 

来美后,前四个月提心吊胆申请“身分”,顺道熟悉了解美国各条移民通道,发现美国的移民政策相当宽大,至少有人才、职业、投资、亲属、政庇等五条通道。政庇中除了直接的政治迫害,还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计划生育,好像条条道路通罗马。正因为门开得太大,大量申请政庇者涌入,分辨其间真伪越来越吃力。川普上台后,开始收束“政庇”,并已遣返14万余非法移民。

 

美国毕竟不是难民收容所,川普胜选重要口号之一“American First”,提出尽力解决非法移民。可见,大量移民已影响美国,相当一部分美国公民对移民已从敞怀欢迎转向关小国门。你想想,四千余万人吃政府低保,除了巨大财政负担,还影响社会的公平公正——成了“穷人万岁”!一穷就可心安理得啃吃国家福利。这一深层次的负面影响,对鼓励奋斗立国的美国,杀伤力太大。毕竟,四千余万低保者中相当一部分可是就地躺倒的懒汉懶婆。对刁懶滑奸的优容,自然会形成水桶的“短板效应”——流向最低处,成为对勤劳奋斗的压抑,美国各界精英很清楚这一辩证法,很明白得从源头上提高移民门坎,尽量减少“求吃低保者”。

 

当然,从移民政策角度研析美国的人道主义层次、国际主义水准,也是我很有兴趣的一个窗口。

 

初稿:11/24~25/2017;修改:3/12/2018

Princeton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